不要著急慌張、學習等待,千葉真子的馬拉松分享

0
1378

在田徑一萬公尺一展長才的千葉真子小姐,其實在轉戰馬拉松項目時,曾經也有迷失方向,痛苦的時期,但在其中她所學習到是 「不要著急慌張、學習等待」的重要性,這個精髓也能夠套用在每天的工作與養育小孩上。

照片來源:NB running

早上起來掃落葉累積自己的紀律,在年輕的時候學習忍耐是非常重要的

中學的時侯,我原本是待在網球隊的,但國中三年級的冬天,因為接力賽隊伍人數不夠而被邀請加入,這讓那時的我體驗到田徑接力賽的有趣之處。

真正認真開始田徑競技是從我進入立命館宇治高中開始,練習非常的嚴格,記得練習開始的第一天,我不但全身肌肉疼痛,腳也長了非常多的繭,當時我還曾想自己是否走錯方向呢! (笑)

雖然一開始的目標是成為學校的接力代表隊選手,但一年級的時候不要說是上場,就連候補的機會也都沒有,只能在賽道旁幫忙加油。因為我的體格比較嬌小,而且受傷問題很多,高中時期我是一個被忽視的配角,但即便如此,還是能撐過嚴格的練習,突破每一個目標。而這些努力與之後的奧運,到現在都是連結在一起的。

高中畢業後進入企業的實業團隊伍「旭化成 Asahikasei」,我覺得可能是隊伍的練習課表很適合自己吧!全力跑步訓練與消除疲勞的慢跑,依據課表每天更換,也因為在這樣的練習下,本來潛藏的田徑才能被開發出來。

當初想過要以全馬做為在實業團的目標,但是任何選手都不可能突然就能夠跑 42.195 公里,需要花時間循序漸進的練習,從 5K、10K慢慢地增加距離,意思就是說一萬公尺只是前往馬拉松途中的一個階段而已。

高中畢業後,一萬公尺的成績快速提升,僅僅一年半的時間就入選為『亞特蘭大奧運』的日本代表,第一次參加國際大賽就是奧運,只能說真的是非常幸運,而且最後能拿下第五名且跑出預期之外的記錄,都是我一開始沒有想像到的。

「奧運裡面住著魔鬼」這句話經常被提及,我也是如此。在比賽前夕心理也是充滿恐懼,一旦有空閒的時間,就會不停地往壞處想,因此為了忘記比賽的事情。在選手村內我藉由在房間內不停地玩遊戲來轉移注意力,另外這也是我第一次出國,當我在電梯與松岡修造……等有名的選手擦肩而過時,心裡也是非常緊張。

當我踏進跑道時,恐懼感就不可思議的消失了,可能是亞特蘭大體育場的觀眾看台非常的大的關係,四百公尺跑道就顯得非常小,但我告訴自己跑道與自己平時練習的時候不是一樣大嗎?雖然這是當然的(哈),但當我這樣想時,心理也就不那麼恐懼與緊張了,能夠以平常心面對比賽,想想自己付出了多少的努力練習,只要像練習時一樣,跑出平時的自己就可以了!

因為抱持這樣的想法,結果拿到第五名的成績,雖然是第一次參加國際比賽,但能夠第一次就是奧運且留下了好的成績,這也讓我終於變得有自信了。

長距離的跑步是「痛苦但快樂的」 自己也在此發光發熱

不管是一萬公尺還是馬拉松,不斷重覆長距離訓練是痛苦的,我經常在跑步中途想停止腳步,但同時也會想,如果沒有痛苦,快樂的感覺也就不這麼深刻, 正因為經歷過痛苦,在通過終點時的快樂是更加鮮明的,所以我覺得長距離的跑步是「痛苦但快樂」的運動。

一萬公尺等於四百公尺的跑道繞 25 圈 ,我常常會被問到「妳是自己計算跑了幾圈的嗎?會不會跑到忘記啊?」我回應他們在跑道旁有佈告板,沒有問題的。但當我在跑步時,我都會盡量不去看佈告版。『還有 20 圈、還有 15 圈!』當我這樣想時,跑起來就會變得更加辛苦,反而一段時間不去看佈告板,當我再次去佈告版時,發現只剩下 5 圈、 3 圈時,當下就能夠更加賣力的去跑了。

在眾多的運動競技項目中,我還是覺得跑步是最適合我自己的項目,當然,也許當初如果選擇別的運動,可能也不錯,但能夠同時將自己所擁有的速度、持久力與韌性發揮到極致的,也就只有長距離跑步了!

能夠站在與選手同樣的角度思考比賽──「教練 小出義雄 魔法」的秘密

在我與小出義雄教練相遇的 2001 年到 2005 年期間,他在我的馬拉松之路給與了非常大的影響。小出義雄教練的練習課表是世界第一嚴格的,多的時候一天會要求我們跑 50km、60km以上,但在另一方面,他也是會說「反正不管怎麼樣都是痛苦的,那不如開心快樂練吧」的人。在電視上就像大家所看到的,他是一個常帶著微笑,非常和藹的人,每天早上會透過選手表情表示關心,比如說「欸!真子妳的臉色有點差喔!怎麼啦?」是一位察言觀色超級一流的教練。

小出教練絕對不會以高姿態的方式看待選手,與選手溝通都是對等的。「一起加油吧!」他就是以這樣的姿態面對選手的教練,從來也沒有對我發過一次脾氣,就算比賽輸了也不會罵我,但他會說「真子,對不起,我沒有盡到拉妳一把的責任」之類的..,但其實對選手來說,被罵反而心裡會比較好受,面對小出義雄教練這樣的對應,選手在回去之後反而會想要更加的努力練習。小出義雄教練非常擅長激發出選手潛力,也就是這樣的「溝通能力」造就出「小出義雄 魔法」!我覺得一般企業的主管也是如此,透過像這樣與部下好好的溝通,讓工作變得更加順暢也是很好的。

轉向馬拉松的的痛苦 在黑暗的隧道中徘徊尋找光線

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獲獎、1997年雅典世界田徑錦標賽銅牌,對運動員來說是一個很好的迴響,在奧運與世田錦標賽比賽,日本女子田徑代表在田徑項目奪牌是從 1982 年「人見絹枝」選手以來的壯舉,我也突然變成大家所注目的焦點,因為本來高中時期是默默無名的選手,所以也有人說我就像是彗星一般出現的天才選手,但是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天才,正因為高中時期撐過嚴格的練習的努力與累積,才讓我在 20 歲前後,隨著身體的成長,田徑的長才才能開花結果。

一開始雖然是一萬公尺項目的選手,但最終馬拉松才是最適合我的項目。在雅典世錦賽結束,我轉戰馬拉松,但轉換跑道過程並不是這麼簡單。比起一萬公尺,馬拉松的練習量是完全不同領域,因為這樣,身體產生從來沒有過的疲累感,在疲勞沒有回復的情況下持續的練習,這也跟受傷有所連結,但也不是說這樣就害怕練習,如此進退兩難的煩惱持續了非常長的一段時間。

忘記一萬公尺的榮耀,抱持從零開始的想法擬訂訓練,帶著不能失敗的決心迎來 2003 年的大阪國際馬拉松,當時跑出自己的最佳紀錄 2 小時 21 分 45 秒,並在同一年的巴黎世界田徑錦標賽獲得銅牌。1997 年到 2003 年六年的時間,就像是行走在黑暗隧道當中徬徨地尋找出口,但如果我在這期間放棄了馬拉松的話,也就不會有現在的自己。

引退的最後一場比賽是2006年的北海道馬拉松,在這場賽事我曾經多次贏得優勝,我非常善於跑這條賽事路線。在最後一場比賽前,我在手腕上的魔術貼寫上「謝謝」,表達對一直以來支持我、為我加油的有關人士,以及粉絲們的感謝!當時沿路上響起的熱烈掌聲,一直到現在我都還忘不了。

馬拉松跟工作、養育小孩非常的相似

馬拉松是可以讓一個人成長一倍,甚至兩倍的競技,就我而言在一萬公尺的時代,對於練習或是比賽的結果總是非喜則憂的。自從開始跑馬拉松後,我變得比較不會著急,學會「等待」。原本每天練習的就像是分散開來的點與點,逐漸的這些點也能夠連起來畫成一條線,隨著能力的增長,未來的目標也就變得越明確,因此接下來我所訂定的都是中長期目標,而非短期,並努力朝目標前進。 跑馬拉松競賽,練習格外重要,但與其並列的人生經驗、智慧、精神力…等人類的綜合能力也都同等重要,所以我覺得馬拉松就像是「成熟人士的競技」。

這也像商業人士會說的話不是嗎?年輕的時候只在意明後天的結果,但隨著年紀的增長,開始會想退休前想完成什麼,因此完成目標的時間會拉長,目標的大小也會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就語意上馬拉松跟養育小孩也非常的相似,我現在是兩個小孩的媽媽,每當小孩不聽話、搗蛋的時候心底也會很煩躁、失去耐性,但是也不能每一件事情都生氣啊!轉個念頭,想像小孩長大後的模樣,現在所遇到的問題也都只是小孩成長的一部份而已,這樣一想就能夠好好地「等待」小孩的成長了。

首先先要跨出第一步 給準備要開始跑馬拉松的朋友

在這個時代,馬拉松已經是休閒運動的熱潮,每個星期都會有比賽。我也經常被賽事主辦單位邀請作為VIP跑者。在過去跑馬拉松的人是非常稀少的,看到現在盛況有種恍若隔世一般的感覺。

我覺得這跟 2007 年開始的東京馬拉松有很大的關連,這場賽事點燃了人對於運動、健康的重視。跑步不僅可以讓身體變得健康,還能夠維持體態,而且透過跑步,人的心可以變得有元氣、可以結交朋友,讓每天的生活變得正面,所以這也是我經常跟大家說的「跑步是一個可以讓人生變得更好的運動」。

想要準備要開始跑馬拉松的人,首先就是要跨出你的第一步。跑得慢、距離短也沒有關係,先走出第一步,很快的,就會想要試著跑看看了,當然增加距離或是想拿到更好的成績這就因人而異。穿著時尚的跑衣,或是享受跑完、練習後的啤酒,什麼理由都可以,最重要的就是踏出你的第一步,但是請不要過分勉強自己,練習過量造成受傷或是肌肉疼痛,反而會帶來反效果而無法持續運動,所以任何事情做到八分是最剛好的,不要想得太困難,希望你們先從一個星期跑個一兩次開始喔!

如果一個人跑覺得寂寞的話,我推薦可以加入跑團,有同伴的互相扶持,持續就變得比較容易了。我現在成立了自己的跑團「千葉真子 BEST SMILE 跑團」,每個月會在市內不同的地方跑步喔!

2020 年東京奧運,希望自己可以選上聖火傳遞的跑者,在1998年的長野奧運,那時與小朋友們一起拿著聖火跑步,令人感動到很想再經歷一次,所以接下來我也會一直持續的跑下去。

日本長跑名將 千葉真子將於五月五日來台,在台北馬拉松世界舉辦名人見面分享會。已報名的朋友們可以好好期待唷。

分享會活動訊息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