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人之花─汪旖文的凱旋之路

0
3626

102年全運會銅牌,在2008~2010這三年期間參加國內鐵人三項賽事二十餘場,幾乎全數奪冠。2014年Wings for life World Run台灣站奪下女子優勝、在海內外各地跑出三鐵佳績、以及IRONMAN Taiwan 5i50賽事封后、有著『鐵人之花』美名的汪旖文,去年在106年全運會以代表臺中市身分完成鐵人三項賽之後,淡出專項競技賽,開始她的人生探索之路。

代表台中市出賽全運會的汪旖文,圖片來源:頂成有限公司 Salloy Co., Ltd

從小受著父親汪士林的引領、加上耳濡目染的環境,汪旖文很小就接觸到游泳、自行車與跑步,對她而言不只是一項運動而已,也是獲得自我以及家族認同的方式。熱愛鐵人三項的汪士林,是台灣最早期接觸KONA夏威夷世錦賽的第一人,由此不難想像他對子女殷殷期盼的心意。在這樣的氛圍下,汪旖文打小就開始接觸運動與訓練,那是她鐵人之路的開端。

「小時候以為自己是個吃不胖的瘦子,」汪旖文大笑:「五專時期沒有再進行大量的游泳訓練,也亂吃亂喝,才知道自己要吃胖其實很容易。」

小時候像是被刻意安排參與訓練,乍聞之下似乎是被禁錮在籠子裡,伸展卻得不到自由。好不容易隨著青春期的到來以及讀書時代的課業繁重,家人也不再嚴格要求她參與訓練,汪旖文似乎從中得到了自由,但這樣的自由,卻也使得原本建立好的規律全數破壞。

求學之路,汪旖文笑說她自己荒廢了好幾年,不再像國中一樣每天早晚規律訓練,原本以為多出來的時間會好好唸書,但當時也無心學業,倒是常跟同學打球或逛街,或是去圖書館看閒書,生活似乎也沒有比較好。課業沒有顧好、身心也莫名地走樣。彷彿人生的路沒有明確的目標。荒廢的好幾年她胖了不少,重拾運動是為了要減重,為此她設立了一個跑完全馬當作20歲的成年禮 (2003年太魯閣馬拉松4小時整完賽)。儘管刻苦訓練的時光不是全然地美好,但她能感受到那些時光是可以牢牢抓在手上,有一個目標可以依循與挑戰。重啟拾回規律運動的習慣,當汪旖文開始恢復規律的生活後,彷彿生活中的一切又慢慢地平穩且快樂。

汪旖文的平日訓練

「如果說一開始接觸鐵人三項是刻意安排的的,」汪旖文說:「成熟之後,忘懷不了那些在賽場上熱血奔馳的時光,才知道是我選擇了它。」

2017年自全運會後畢業的汪旖文,她很懷念在賽場上與老朋友較勁、互相勉勵,以及面對賽事過程的點點滴滴。當別人讚頌她的豐功偉業時,汪旖文總是謙虛地笑一笑,對她而言成績只是訓練過程的累積,但不代表一個人的價值觀與成就。原本只為了爭取凸台而做的努力,現在已經內化成有目標的挑戰、以及熱愛這個充滿樂趣、正面的大環境。

曾經的她是被鐵人三項的鎖鏈鎖住,但當成熟與見識寬廣後,才明白鐵人三項不是一條鎖鏈,而是她向這個社會表態的自我形象中的一環。她不僅深深地被鐵人訓練所著迷,也期許為走上這條路的人們,提供更好更大的力量與熱情。

「透過運動科學的加乘效果,訓練可以更有效率,生活也不會因為過度疲勞而受到影響。」

強大的進取心驅使下以及想感受外國選手的訓練方式,汪旖文是台灣第一位自費出國前往海外受訓的運動員。2012年自行前往海外受訓,首先前往澳洲黃金海岸在知名教頭Col Stewart訓練與日本菁英女選手Kiyomi Niwata (三屆奧運選手)一同受訓兩個月。2014年則經由另一位世界知名的教練Darren Smith推薦去了澳洲布里斯本加入以菁英青年鐵人為主體的鐵人俱樂部,在教練Warwick Dalziel下進行長達兩個月的訓練。

加上曾經在左訓中心受訓的日子,人生中遇到不少的教練與陪伴訓練的好夥伴包含田偉璋、Craig Johns…等,每一位教練都曾經教授給她運動知識以及一些觀念。儘管她默默地自掏腰包出國學習,但其認真與努力感動了許多贊助商包含ZIPP輪組的台灣代理-頂成有限公司、浩捍實業股份有限公司,NIKE品牌及台中銀行,在她回國後給予後援與支持,這一切的感謝是汪旖文難以言述的。

隨著融合海內外的經驗進行訓練,過去幾年收穫豐碩。而在成為競技選手成熟期的汪旖文,也開始對是科學也是藝術的運動訓練有深入的著迷。

她提到訓練與生活上的矛盾:對方便性而言,下午可能完成跑步後,再去游泳池練習,訓練後洗個澡再回家,對生活的方便性很高。但就訓練效果而言,應該把講究高技術的游泳排在訓練的第一餐,而不是第二餐或第三餐,因為已呈現疲憊的身體會很難把游泳的動作技術做好。而這訓練課表的安排,除了受訓者本身的追求外,也要考慮生活作息以及便利性等考量。

汪旖文在賽場上與鐵人同好合影留念

「休閒運動員跟競技選手是不同的訓練模式,最好的做法是以身作則並因材施教。」

隨著越來越多人邁入鐵人三項競賽,從競技型選手到休閒、純屬愛好的運動員,戶外運動已經成為時代的主流之一。她談到美澳日的鐵人選手普遍都很早起床受訓,約莫五點半就要開始訓練,但歐洲地方的選手則是七點起床後才開始訓練。不同的生活型態,意味著訓練步調的靈活度。有些選手的訓練三餐會格外集中,而有些選手則是盡可能把餐與餐之間的休息時間拉長恢復等等,順應著受訓選手的生活因材施教才是最好的做法。

在WFL全球路跑台灣站奪下優勝的汪旖文,前往國外參賽

「能做的事很多,但想做的事很少。」汪旖文:「想把這些年我的收穫,讓有意耕耘者得到分享。」

從競技型選手退役後投入職場,卻發現自己對運動圈子的不捨與對後進的支持。即使沒有訓練、參賽,她也時時刻刻關注著每一位參賽的競技選手以及素人運動員。她能做的事情很多,但想做的事情卻很少,與其成為一個職場上的上班族,反不如把自己曾經得到的經驗與知識提供給其他運動員。她重視到的不只是一份賺取酬庸的職場工作而已,而是一份基於使命感的社會責任。

睽違去年的蟄伏,今年(2018)將回到運動場上與大伙一起努力。未來的汪汪,除了持續推廣更多人參與運動外,也將執教鐵人三項訓練、肌力與體能訓練教學,期許將更多收穫的知識分享給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