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者的住居──應我一生的志業

0
2730

我跟跑步長期保持緣份,小幫手和我的第一間房是跟一對跑者夫妻買下,雖擁有三十年的歷史,但前屋主保養的相當好,七年前他們入住時裝潢連牆壁內的電線、水管都換過了。基本上我們就是衝著他們裝潢大改而買,還有客廳那面採光。就我個人而言,廚具才用七年,我便找了清潔專業人員的電話,油垢、鏽垢清一清還是能繼續使用。小幫手會覺得廚具有裂縫,而油垢、鏽垢很難清理的完全乾淨,要請裝潢師傅來全部換掉。然而,不是沒有經費更換,是我認為廚具才七年應該是不需要變成垃圾,而小幫手會覺得廚房是她常會出現的地區,屬於她的人生重要領域,希望換成自己喜歡、舒服的環境,我依舊保持堅持自己意見,但也不反對更換的態度,好險裝潢師傅也建議她不要把廚房牆壁改成馬賽克磚,要不然以後可難刷了。

13221689_1110442185683407_8666986010698037089_n

目前還有很多地方意見不同,「反正地板都是用貼的,幹嘛還要換?」、「但有一點掀起來,灰塵卡在裡面很難清理。」、「是掃地機器人清又不是妳清?」,我們彼此意見不同,但最後還是決定要全部更換,因為小幫手說我覺得值得的事也花很多錢去做。 賓果,正中紅心! 確實我最多花費是花在跑步上,除了出國比賽,移地訓練、買書、買器材又辦分享會,反正跟跑步有關的事情我還挺願意投資,也是為貪圖個『‎我做我很爽』的感覺,或許,換廚具以後小幫手做麵包也可以有這種感覺吧?之前有和小幫手討論過,我期待有天能在台灣蓋出一座高地訓練站,她說臺灣都是高山哪來的高原?

我很直覺地反駁:「台灣的高爾夫球場都能直接剷平一個山頭了,技術上不是問題。我不需要18洞,9洞大小就好。」,她很驚訝我會這樣說:「這樣水土保持怎麼辦?」,我又開始催眠她NIKE的奧勒岡訓練中心的田徑場中間也種很多樹,怎樣跟怎樣的田徑場與大自然結合,講的好像奧勒岡中心我設計的一樣。

13179195_1105004639560495_8402522590678347738_n

臺北市立大學天母校區的田徑場,因為維修只有四處補丁還上過新聞,運動員反映在補丁的跑道上跑起來感覺實在很差,足底感覺有時會跑到硬的、有時候跑到軟的,影響到速度訓練的流暢度 (場地材質關於到跑步經濟性),但就學校與廠商的合約而言,跑道還在保固時間內,所以廠商來維修就是把有問題的部分挖掉然後補一塊新的,也聽過某些行政人員說過:「跑道還能跑啊,為什麼要全翻修?」

想到這裡,成為我不反對小幫手換廚具的理由,畢竟我進廚房頂多煮水沖咖啡跟煎荷包蛋,可能無法深入接觸,而忽略了別人的感覺。

在跑界也有這種現象,一方覺得跑步就是休閒活動,跑步健康快樂就好,為了追求成績進步弄傷自己很不值得。另一方就覺得要不斷精進自己跑步能力,可能過程會受傷、會失敗、會被DNF,但在錯誤中學習與改正,才能更了解跑步之道。對競技跑者來說,跑五分速怎麼可以說自己是Runner?應該稱為Jogger,在美國傳說四分速才能被稱為Runner,在臺灣大致上只要能寫跑步心得就可以成為Runner了。

但那又如何呢?因為跑步對我來說就是專業、事業與一生志業,生在田徑場、死在跑道上,體內流著橘紅色血液 (近年流行蒙多跑道也就改成藍色血液了),用一輩子的時間耗在跑道上,連婚紗照也要在跑道上拍攝。當然,在田徑場跑道上拍婚紗也直接被小幫手打槍了,但她卻可以接受在青山學院、東洋大、日体大、早稻田的校園中拍婚紗,箱根驛傳的魅力還真是可怕,而且立命館在關西也不是他們的錯啊。

人與人之久不同意見這是必然的,但主要還是需要同理心,用對方的角度去看整個事件發展,當然同理心需要很多經驗的培養,就像我也會因為有民眾在跑道上散步、遛狗還大便,而感到無力且很不爽,但如果我以對方的眼光來看,就會發現就從小到大的教育觀念而言,田徑場一直等同大眾休閒區域,像是個橢圓形有畫線且可以挖砂堆城堡的公園,而非專業的區域,我想應該不會有人可以白目到隨意進入台北城市舞台遛狗、遛情侶,或是上台練跳土風舞。腦中想到狗大便跟選手會跟跑道鞠躬敬禮的衝突畫面還饒有趣味的。

13237782_1111674658893493_5599176679542948168_n

花了幾天我漸漸想通,也是有點被小幫手說服啦,所以愛情一定是盲目的(蓋章),阿哩勒~~不是啦,前面鋪梗說了這麼一大段,就是希望大家多多發揮同理心,因為新家要裝潢了,只要有任何廣告、代言、商業合作,歡迎寫信到 trulyman42195@gmail.com,一切好談,歡迎合作

 

張嘉哲的官方粉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