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在前,無懼 ─ 記2017橫台超馬所感

0
1260
照片來源:運動筆記/王武楠

文/林家禧(2017橫越臺灣賽246KM總排名第二名)

賽事在晚上8時台中港出發。開始不久已是橫風橫雨。我穩定的前進,到了約45公里,暫進首位。冒險?腦海裡出現了Scott Jurek在斯巴達松賽時追著第一名波蘭跑手的想法: One in front after 25 miles was self-destructive but very, very determined. The same man leading after 50 miles was insane – or he wasn’t as inexperienced as I had thought, Either way, he was dangerous. 那我呢?Am I dangerous? Am I be determined?

到達埔里,跑了80多公里,還是平路,十分期待即將來臨的斜坡。比賽時沒有什麼好想的,疲憊時亂了步伐,就提醒自己要控制呼吸,「Rythum and form,piece by piece , switchback by switchback」大多是Scoot Jurek 《Eat and Run》的對話,總之就是Sometimes you just do things!

一路上坡,一面期待與阿瑩(太太)碰面。11時多來到清境國小,我比預期遲,但終於見面還是很開心。6年前阿瑩坐上墾丁列車,陪我跑了第一次100公里路賽,高雄到四重溪,至今難忘–就在今天。原本橫台我打算自己來,但她堅持一起來,讓我很感動。

跑到鳶峰附近,遇到張智銘大哥,他在這裡一定幫助了不少跑手。

照片來源:中華民國超級馬拉松跑者協會

下午3時多,終於來到《破風》裡那幾個經典髮夾灣,好開心好玩呀。到了昆陽,大會人員說上面就是最高點了。我抬頭一望,那不就是我縈牽夢掛的武嶺?「幾多公里?兩公里吧。」「真的假的?」走吧。辛苦阿瑩幫我撿垃圾,還有剛才的片段全都拍下直播了,下次要留意一下。20多分鐘後,終於來到了全段比賽最高點– 武嶺。心裡興奮,叫了一聲,下坡似乎快了一點。

到了小風口,溫度為負2度,晚一點真不敢想像。這段開始,已因腳脛傷而步伐減慢。來到關原已經5點多,告訴阿瑩要先回去太魯閣了,天黑山路不好走。(她們之後經歷了伸手不見五指的濃霧,花了近3小時才返回酒店)。我穿上了當時認為最保暖的衣服,但忘記了戴手套,手指也凍冰了。

一路西下,通過碧綠,慈恩,新白楊,部份地方濃霧深鎖,伸手不見五指,旁邊就是壁立千仞,馬路防撞攔亦見被撞鬆脫,跑者或車輛都必須小心前進。這路段亦較預期寒冷,稍一停留超過3分鐘,就會身體發抖。腳還是痛,一路行行跑跑,預計跟後面兩位跑手應該有一段距離。

照片來源:中華民國超級馬拉松跑者協會

227公里 天祥。雖然只剩19公里,打算多吃食西,保留體力。當我吃了三口麵,一度光影接近。OMG!是井上!他突然出現,大家都嚇一跳。他問我是第一次名嗎?我立即起身喝完咖啡,說聲我先走了。咖啡因加腎上腺素急升,令我出現了「戰或逃」的狀態,我作出一個極為錯誤並致命的決定,用高速去跑。那種速度,應該接近開賽時的速度了,腳痛的地方好似不痛了。直到兩公里後,腎上腺素用盡了,身體的疲憊和痛楚再次侵襲,我因勝負打亂了自己的節奏。我走著的等井上來到,跟他說聲:You are so strong. 他也作了相同回應。

這裡學到的教訓就是,超馬,必須時刻謹慎,那怕你是第一名,還是只欠10公里就要完成,一個致命的決定,你甚至不能完賽。

To run or to die. 經過一段高體能消耗,身體疲憊,睡意更濃傷上加傷。多次坐下,扶著閉目休息。但每次不能多於1分鐘,一停下來就冷。有時倦了用走,我告訴自己,你不可能靠走路完賽:一.你會凍死;二.你要再走好幾個鐘。你要阿瑩在終點等你幾個鐘嗎?你要白費她整天的努力?走吧。Rythm and form. Piece by piece.

來到布洛灣,井上已走16分鐘,合理。他只是保持慢慢的跑,沒有急,值得學習。還有9公里,大會問我要吃止痛藥嗎?我說不用,我可以的。

來到太魯閣峽谷,穿過一條又一條隧道,我終於來到了東西橫貫公路的牌坊。兩公里後到達終點富世社區。時間為32小時25分,總第二名。

由45公里開始,獨走了180多公里,最後還是輸了比賽確實可惜。但無可否認,井上實力比我強,心態較穩定,這是我應該學習的。

在這裡要多謝大會設計了這個風景美麗的賽道,雖然可惡,但確實有挑戰性。多謝大會工作人員和志工,在惡劣天氣下為跑手提供協助。我特別要多謝劉惠龍大哥和鍾鎮宇大哥,在賽後幫助我返回酒店;也要多謝盈樺和郭老師;多謝父母在家照顧兩小兒;當然,要多謝阿瑩,在山上奔走整天支援,為我提供極大的支持和力量。

明年?再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