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趙紫玉老師2017橫台賽賽後感

0
1268

來自中國的趙紫玉,日前在2017橫越台灣賽246公里拿下了第三名的佳績,人稱趙老師的趙紫玉,目前也是華僑大學的教授,更是中國超馬的領軍人物。這次針對橫越台灣賽,我們也提出了一些問題向趙老師請益。

這次橫台賽賽前有做什麼特別的準備嗎?例如特別的體能訓練或是飲食調整。

趙:由於是第二次參加橫台賽對情況比較了解,所以沒有特別精心的準備。但是我3月份參加了4場比賽:

  1. 南京100公里超級馬拉松
  2. 村跑20公里
  3. 重慶國際馬拉松
  4. 金華百公里越野挑戰賽

關於體能訓練和飲食這兩方面,體能訓練我是沒有的,我從跑步5年多到目前為止,從來沒做過任何專項的體能訓練,飲食方面因為我的胃口比較好,所以我不拒絕任何食物,基本上魚肉蛋蔬菜我都是很能吃的,也都大量的攝入。

 

問:今年和去年的橫台賽最大的差別在哪?有印象最深刻的部分嗎?

趙:這次橫台賽跟去年相比差別蠻大的,差別主要天氣的原因,比如說起跑時所有選手冒著雨前行,然後在中間合歡山和武嶺這一段又是低溫寒冷,尤其賽前又下著雪,到了海拔3000多米實在是非常寒冷,還好我是準備了羽絨服,像很多其他選手因為失溫紛紛棄賽,這些選手可能是沒有做精心的準備。

在武嶺下山過程中,我記得在將近200公里左右前後,大霧瀰漫能見度非常低, 這對我影響是非常大的。我因此在200公里的換裝點還休息了2個半小時才重新出發,這次比賽從選手之間,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就是我跟日本選手井上真悟之間的故事,我們之間其實在途中大部分時間都是在一起的,我發現他今年的狀態跟去年相比也是有下降的,但這選手的意志力非常堅強,執著的精神堅持永不放棄,最後拿到冠軍,也非常祝賀他。

他中途都是一直跟隨著我在跑,我大部分時間還是處於領跑狀態,所以賽後他來跟我說:「趙老師對不起我一直緊跟著你,很抱歉!」我也回覆他選手們跑在前或跑在後這很正常的沒事兒!

問:這次橫台賽碰到最困難的部分是什麼?如何面對和處理?

趙:這次比賽我在賽前都做了精心準備,我看了天氣變化也從裝備上進行了一些準備,所以對我而言最困難的問題也就不存在了。譬如說陰雨天我就前面穿沖鋒衣(註)保持身體乾爽,沖鋒衣很管用防風又防雨。經過武陵時天氣很低溫,我就準備輕薄的羽絨服,這也是很管用的,我從合歡山到武嶺這羽絨服就一直穿到終點。

由於我是有近視帶著眼鏡,大霧會影響我的視線,能見度也比較低,所以我採取的策略就是休息,等大霧散開一部分,比較能辨認路面時才繼續參賽。我中間在200公里休息了2個半小時才又繼續參賽。

(註)沖鋒衣:顧名思義就是衝頂時所穿著的衣服,是戶外運動愛好者的必備裝備之一。一般的沖鋒衣表面織物裡面附一層PU防水塗層,以實現防風、防水、透氣等要求。在大陸很多比賽都把沖鋒衣列為必備品項。

 

問:橫台賽收穫最多的是在哪個方面最能吸引你再次參加的部分是什麼

趙:橫台賽我收穫最多的是每年可以去欣賞沿途的美麗風光,每年藉由橫台賽我可以為漸凍人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每年去參加橫台賽就能跟台灣的跑友多多交流,促進兩岸之間超馬跑者之間文化和思想的溝通以及賽事經驗的溝通。

最能吸引我再次參加橫台的部分,就是我很想拿一次橫台賽的冠軍!現在連續參加兩次了,我覺得我拿冠軍的機會都是有的。所以明年爭取去參加並精心準備,爭取和日本的井上以及香港台灣的高手進行切磋,爭取發揮自己的長處,精心準備力爭能拿到冠軍。

照片來源:中華民國超級馬拉松跑者協會

問:從這次橫台賽來看,可以比較一下台灣選手和中國選手的差異嗎?

趙:橫越台灣這個比賽在中國的宣傳我覺得還不夠,因為大家對這比賽不是特別的了解。例如這次大陸的選手是三男一女,除了我以外的三位選手他們對橫越台灣賽道是不熟悉的,對賽道狀況也不清楚,以及路標標示也不清楚,這對他們是棘手的問題。所以他們先後也出現了問題,大陸四名選手只有我一個人完賽,其他三個人基本上都退賽了。

那我們還有一個女選手叫肖靜,她最後全程基本上跑完了,但在太魯閣裡面她迷路了,迷路之後結果她上收容車了,實際她應該諮詢一下往哪跑,這是她沒經驗。 結果一上車就給她拉到終點了,這相當於她也沒完賽,這是很可惜的事情。

我們還有一個選手潘中華,他在比賽前才匆匆忙忙到達台中,到那可能一個小時不到就起跑了,所以他是非常緊張非常匆忙,所以沒有做好全面性的準備,最後也沒有完成比賽退賽了。

還有一個蘭福生,因為中途迷路,這也是對自己自信心受到很大的打擊,主要是路標不清晰,他對路況的判斷比較模糊,這都是我們的一個弱項。

從這裏比較的話,我覺得台灣選手更專業,因為台灣選手跑超馬經驗比較豐富,包括怎麼去進行賽前的訓練準備,以及專業的補給。沿途中發現台灣選手有私人補給車輛,從這方面看是比較充分的,我們大陸選手是沒有這個待遇和也沒這條件。

我想很多關於超馬方面,我們大陸選手應該多向台灣選手學習,我想借助我將來在大陸推展超馬,邀請台灣選手來大陸參賽,我帶領大陸選手到台灣參賽,這樣互相促進,然後使我們兩岸的超馬運動能達到很好的融合,也使我們的跑友能夠互相的交流,促進超馬運動在中華地區有個非常大的發展,也在國際超馬領域起到表率作用。

照片來源:中華民國超級馬拉松跑者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