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小覷的野獸山徑100公里挑戰!

0
594

準備前往會場

每次大賽前當週一定忙的不可開交,已然成為慣例,好處是不會想東想西,出發會場的前一小時,才開始把裝備裝袋,還好常在跑山裝備都在身旁,匆忙的搭上勝傑便車再去宜蘭接家偉,3人就一路聊到會場了,睡前把預先準備的椰子油和奶油加入了小7的大熱美雪克一下,就當作起床後的早餐,把兩人帳搭在小貨車的車斗上,短暫的睡了4小時左右,還好有入眠,2點10分起床,換好裝喝完,防彈咖啡,在吃了有點多餘的雞肉卷,終於要上場了。

5/27凌晨3點半比賽開始(清冰拍攝)

3點半的長城溪會場,喧鬧的氣氛像越野同學會般,出發後忙著GPS錶的導航開啟,沒有跟著人群衝出,因此有了一個不喘的心跳節奏,跟著人群在前1公里的小農徑鑽,跑出了馬路後,開始往前跑,看到的大多是50公里組的號碼,少有80和100的,遇到認識的就打招呼,跟著80公里雲豹組泛泛哥跑了一小段,然後又在上坡的產業道路遇到了野男學長建宏哥,就進入聊天模式,在往粽串尖山的山徑上與學長聊起了復興美工和當兵的時光,涼爽的清晨跑起山來輕鬆不少,但左腳掌在踏地的某個角度居然有點卡,就謹慎的下腳應對,肚子裏的早餐也有些撐,應該一杯防彈咖啡就夠了,到了CPA喝了可樂吃了些水果(蘋果、鳯梨),胃口好好,左腳踝癢了一陣子,打開襪子檢查一下,看見咬痕和血,但沒看到兇手,就不管他了,應該不是蛇咬的。

前50公里路線

往獅仔頭山還是一路和學長邊跑邊聊也遇到汪大哥,稜線上風很強勁,呼呼的吹著,跟著前方日本集團的腳步(有100、80、50)三人前進,就讓他們開路了,下竹坑山,又在這迷路了一下,還好人多,路條很快的被找到,我切回主路後,剛剛的集團都跑光了,獨跑到CPB,到那裡又遇到泛泛哥,我裝滿了後背包旳水袋,吃了一塊塗滿俄羅斯蜂王乳的土司,滿足的離開,疑?路標又不見了,循著前年的印象溯溪前進,遇到好多找路的外國跑者,我就逆流而上,直到看到有人山壁旁的小徑移動,我才切回主路徑,然後就是一段段的涉水上到加九嶺鞍部,這段遇到速度相當的黑狗大哥與婉君,他們很客氣的讓我當開路先鋒,往逐鹿山的稜線上,是一座座的假山頭,又陡又要攀爬,真是費力,直到逐鹿山我們合照慶祝一下,再來的下坡,我就一路狂飆獨走了。

溯溪完準備進加九嶺鞍部(清冰拍攝)

終於爬上逐鹿山了

到了CPC遇到一缸哥(他中棄了),小聊一下,我又開啟了好胃口模式,喝了碗熱粥和芋頭,跑者都跑光了,小戴説我是來吃夠本的呀!天空開始降雨,他提醒我熊空山那段會很泥濘,進入山徑後開始下大雨,穿著阿傑牌雨衣,一路往蚋仔尖爬又遇到蜿君和黑狗大哥,過了熊空山,一路的泥濘下坡,根本是泥漿趴,大家都成了小泥人,我玩的很開,就是當泥漿溜滑梯來玩,一路往下滑,就這樣搞的全身泥濘回到終點,前50公里大約花了13小時17分,趕緊下到溪邊把全身的泥漿洗淨,換掉上衣和鞋子,帶上雨衣和頭燈、登山杖,蝦頭恰吉哥和飄丿哥招待一隻大雞腿讓我外帶,下午5:27開始後面50公里的路程。

謝謝一缸哥的拍照

前進熊空山(林明德大哥拍攝)

完成前50公里與恰吉哥(右)和右拳(左)合照(陳水蛙大哥拍攝)

再出發

出了長城溪森林遊樂區,到對面的馬路,跟著布條經過民宅,被住家的狗吠了幾聲,穿梭在水溝旁的小徑,大口咬著雞腿壓壓驚,然後又穿越公墓,哇哩咧,還好天還沒全暗,然後在石門內尖山稜線上孤獨的走著,肚子便意也來了,天黑前在路旁就地解決掩埋,舒服許多,開著頭燈拿著單支登山杖前進,或許是不習慣拿著杖走山,速度變慢很多,前無跑者後無追兵,下了山徑跑了一段自行車道,終於在天橋上看到一名跑者,到了CPL只慢了他1分鐘,可我上了廁所,問了一下補給志工,原來我是100公里的第5位進站的,隔了10分鐘再出發,我又看不到人影了。

後段50公里路線

上馬祖山的山徑,雖然高度才280m,但走起來真不輕鬆,拿著雙杖前進,地面的石板舖面真滑,移動的好慢而且睡意也開始來了,有一陣子邊走邊打瞌睡,滑一下就嚇醒,爬升雖然不多但是走的好慢呀!下了青源山,終於追上一名百公里的外國人,我下坡較快,又前進一名了,這段路上,只要有住戶的地方,野狗真的還不少,只是通常是被我嚇跑,沒在怕的。往南天母山的陡爬坡又開始打起瞌睡,晚上10點多,爬上爬下的步道真叫人累到不行,到了山中湖CPM後,與80公里組分道,聽說80公里組只有泛泛哥一位還在跑,這時SUNNTO GPS錶也沒電了(設定30小時模式,可能開導航較耗電),只能靠手機的離線地圖導航,爬上文筆山後的下坡不久,後頭傳來熟悉的聲音,是謝佩哥,我終於被追到了,可見我速度掉了很多,有伴之後,一路同行,可以幫忙找路條就心安不少,一路就和謝佩哥邊走邊聊。

在CPR補給站,睡意很濃的我們小歇10分鐘,再出發後,居然已經清晨4點半,天都快亮了,好消息是天亮後視線較佳,可以走快一些,壞消息是路線辨別難度增加不少,後50公里的路線指標大部分是小反光面,大條的反光布很少(聽說被移除了很多),晚上有頭燈照明,還算方便辨識,但天一亮就慘了,還好有謝佩哥相伴,兩個人可以一起找路,但無限輪迴的上上下下路線,彷彿掉入無間地獄般,像被詛咒似的沒完沒了,爬上爬下,意志瀕臨崩潰,天亮後晨起的登山客也多了,下了大尖山,有一名登山客迎面走來說前面有一名我們的同伴在路邊休息,經過他時(日本人)跟他問候一聲,可能語言不通,看他在調整裝備可能休息一陣子了,我們繼續向前,前面只剩一位日本和台灣跑者了,又是翻山越嶺終於回到了山中湖CPM補給站,之後只剩將軍嶺和天上山。

後半段一路陪伴的謝佩哥

最後一座山頭-天上山

花了29小時53分,終於回到終點了

謝佩哥也回來了!

剩最後這一段7.5公里的路,本想要和謝佩哥一起進終點的,他說要調整一下速度,要我自己先走,我想説就是順走即可,就自己注意樹上的小反光片,一路前進,可能快結束了,精神又來了,上坡快走下坡又跑起來,有幾次走錯路又被謝佩哥追上,上到最後的天山上(429.75m),視野超好,拍照留念後,就一路快跑回終點了,在豔陽下回到終點早上9點23分,花了29小時50分,終於跑完了總爬升7600公尺(前51公里/爬升4100m,後49公里/爬升3500m)的100公里,真是累壞了,最後台灣黑熊100公里組只有4人完賽(最後路上失聯美國人自己走回終點,共5人完賽),我拿下100公里的總三,也如願拿到台灣黑熊木雕獎座和手工紀念刀座,感覺比跑完246公里橫台賽還要累,謝謝petr用心規劃整理的野獸山徑路線和志工們的熱情服務!還有過山蝦大師兄余勝傑的便車專送和蝦頭陳恰吉的美味的烤肉,謝謝廖輝哥讓我搭順風車到鶯歌火車站搭車回宜蘭。

終於拿到跑山獸的紀念刀了

很不簡單的100公里野獸山徑

官方成績

4隻完成100公里的台灣黑熊

佩服跑山獸Petr路線規劃的能力,從頭到尾上上下下,考驗跑者的腿力和下坡技巧,前50公里以原始山徑為主,真的夠野,山徑也很美,如果想到日本跑UTMF這路線是很好的訓練場地,後50公里大都串聯人工步道,但也不輕鬆,尤其經過前50公里野獸的蹂躪後,後面的50公里真是舉步為艱呀!只是許多銜接的路徑,布條綁的不多(多是小反光片),找路有些辛苦,需離線地圖輔助。

賽事完的裝備整理

自己夜間山徑的移動速度太慢,登山杖的使用技巧還有待加強,倒是在黑夜中沒有恐懼感,也不怕狗,這次身體運用燃脂為主的動力系統,發揮的不錯,沒有飢餓感,在補給站的胃口也很好,有時吃的太多,MERRELL 的AGILITY PEAK FLEX在前50公里提供很好的抓地力和保護性,後50公里我換上ALL OUT CHARGE適合多元複合地形的鞋款,也很合適。DUMUN 台灣黑熊的褲子,從頭穿著到結束,中間有到溪裏沖洗掉泥濘,這次完全沒燒檔的問題。UD的越野水袋包,好揹又好拿補給,好包一個。自身的補給帶了RUNIVORE 奇亞子能量棒(吃了3條)、薄鹽堅果(夏威夷豆、腰果、核桃)、愛身健儷的e+能量飲和濃縮補水飲,過程大致是利用上坡邊走邊吃補給,吃完補充水分,到補給站會吃水果,把前置的軟水壺裝滿運動飲料和奇亞子,後面的水袋只裝水,會喝點可樂提振精神一下,凌晨有到小7買杯咖啡和茶葉蛋,適當的小憩很重要,這次晚上太多時間在打瞌睡,反而前進的沒有效率,下次要調整一下,上半年的賽季正式結束,下半年可能會跑一場馬拉松、一場超馬或超野,平時就跑跑山,整理一下賽道,準備超野宜蘭和超野新竹的賽事!

#merrell
#DUMUN台灣黑熊
#CHARMING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