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an Sandes的原汁原味百英哩越野賽

0
158

Ryan Sandes讓許多人跌破眼鏡,因為他贏得了 2017 Western States 100英里賽。

2017年6月底在太陽壟罩下的加利太浩湖國家公園山峰,瑞恩‧桑德斯(Ryan Sandes)與其他368名來自世界各地的跑者聚集在一個積雪覆蓋的山脈基地,即將開跑西部耐力賽。

數日之前國家公園山頂上曾有一場暴風雪,但在這個星期六,跑者正在加緊準備。他們不會讓艱困的天氣變化阻止他們挑戰這場超馬賽,而且也肯定無法阻止瑞恩對求勝的執著。

Runners starting the Western States 100 © CORINNA HALLORAN

「這不是最難的超級馬拉松,」Ryan 說:「但是一當你走出去,它會殘酷不留情面地吞噬你。但這場比賽有一些神奇的東西。」

原汁原味

西部耐力賽被稱為原汁原味的,因為它是歷史最悠久的百英里超級馬拉松。大部分的路線只能透過騎馬、搭直升機或是以雙腳前進。賽事路線通過溪流和河流、高地雪山後下落到塵土飛揚的峽谷。跑者爬升超過17000英尺(5110公尺),下落22970英尺(7000公尺)然後到達奧本高中的賽道。更可怕的是,跑者必須在不到30個小時內完成,大概是四個馬拉松的距離。

Ryan Sandes running alone in a dry field © DEAN LESLIE/ THE WANDERING FEVE

然而,如果你想贏得比賽,你必須願意冒險從險惡之境逃出來。「多年來,它具有超級競爭力,」Ryan解釋說:「從一開始你就已經不在你的舒適區了。你必須把自己一點一滴地努力榨乾,而且有些狀況很快會出錯。」

你不只是需要奮力前進,還需要適應酷熱,2017年的西部耐力賽在全天高於攝氏37度、濕度為80%的環境。你也需要管理你的胃和頭腦。一旦發生某任何一個狀況,意味著你的比賽已經結束了。而2017年也不例外。

Ryan的旅程

Ryan Sandes running at sunset near Table Mountain © DEAN LESLIE/ THE WANDERING FEVER

Ryan指向挑戰西部耐力賽不是新念頭了,很早時期他就有這樣的念頭。大概五年前,Ryan首先提出想要取得該賽事著名的美洲獅獎杯。2012年瑞恩的第一場比賽是他生涯中最好的一場比賽;整場比賽他非常穩定、不苟言笑、表現優異,但是在最後的賽段,當提摩西‧奧爾森追過他(奧爾森隨後打破賽會記錄)。這只是令人心碎的場面之一,如今依舊歷歷在目。

接下來的幾年,奪下美洲獅獎杯成為Ryan的夢想。每一年他都希望奪勝,但每一年總有不同的狀況,一年是他的腳踝,一年是他的腸胃,還有過度訓練症候群,Ryan不得不審慎思考評估。

Ryan at the base of Squaw Valley © DEAN LESLIE/ THE WANDERING FEVER

從2012年至今的這段時間裡,Ryan曾有過一個夢想:「在兒子還沒出生之前,我夢想著贏得西部耐力賽冠軍,並與我的兒子一起邁過終點。」從那時起,這個夢想燃燒著Ryan的鬥志,直到他重返西部耐力賽並贏了。

Ryan Sandes atop Cape Town’s Table Mountain © DEAN LESLIE/ THE WANDERING FEVER

在2016年耶誕節之後,Ryan開始加強訓練,引進新的訓練方式,讓他在比賽當天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壯。居住在開普敦海濱城市,Ryan無情地訓練自己。

Ryan Sandes on a watt bike with altitude mask © DEAN LESLIE/ THE WANDERING FEVER

為了高海拔訓練,Ryan使用高海拔訓練面罩和功率飛輪。他在蒸汽房裡訓練耐熱,並積極地進行速度訓練。但他也確實有所犧牲,為了陪著才剛出生的兒子一起,他不是前往高山上進行典型的WS100訓練,而是選擇了離家近、方便練跑的開普頓桌山。

Ryan with his newborn son, Max © DEAN LESLIE/ THE WANDERING FEVER

2017年6月24日

這一天,所有的焦點都是在斯闊谷滑雪渡假勝地與西部耐力賽。他們所注視的選手是27歲來自亞利桑那州的27歲越野跑頭號新星 Jim Walmsley ,而不是 Ryan Sandes。過去的表現使得 Jim Walmsley 非常受到矚目,他被稱為是破賽事紀錄的代名詞,面對西部耐力賽也不例外,儘管 Jim Walmsley 沒有贏過任何一場百英哩賽事,但他仍吹噓說他不僅只要贏得冠軍,還要在14小時內獲勝。

Ryan Sandes and Jim Walmsley starting WS100 © CORINNA HALLORAN/ RED BULL CONTENT POOL

而 Ryan Sandes儘管被媒體們認為是前十強的好手,但絕對不是第一名的水準。他不在媒體的鎂光燈焦點下。

Ryan Sandes running in the trees © CORINNA HALLORAN/ RED BULL CONTENT POOL

「我想居下風時會有很多危險。進入比賽狀態後,我不是太擔心 Jim Walmsley ,他顯然是一個驚人的運動員和跑者。」Ryan Sandes說。

Ryan Sandes in Western States 100 © CORINNA HALLORAN/RED BULL CONTENT POOL

Ryan Sandes與Jim Walmsley跑在一塊,但年輕的美國好手很快就撼動了 Ryan Sandes。他問Jim Walmsley目標是14小時內完成賽事嗎?

「他說『Yeah, baby』,而我回應他『Cool』,因為我知道在比賽當天幾乎是不可能的。我猜想他要嘛就能發揮神奇的表現,或者是飛蛾撲火。」

Jim Walmsley at an aid station © CORINNA HALLORAN/ RED BULL CONTENT POOL

預想到 Jim Walmsley 可能會出現任何狀況這個念頭後。Ryan Sandes確信如果 Jim 發生任何事情,他會保持一個安全的距離。當里程數來到78英里的Rucky Chucky 河道時,吉姆開始出現腸胃不適的問題。

Attempting to cool down Ryan Sandes © CORINNA HALLORAN/RED BULL CONTENT POOL

跨過 Rucky Chucky河道,Ryan Sandes 以穩定的速度保持領先,但隨之而來也是越來越多的擔心。他想起歷史重演的過去。Ryan Sandes不得不更刻苦、撒手一搏以贏得勝利。「一旦我超過 Jim ,我立刻意識到比賽是進行中的,我必須盡我所能,不能再重蹈覆轍。」

Ryan Sandes looking like a zombie © CORINNA HALLORAN/ RED BULL CONTENT POOL

「每次我以為我是首位時,都會狠狠地被打個耳光。通過終點之後,我支離破碎了,感覺不舒服也受傷了。從一開始我就明白這會是艱難的一天,但這是我職業生涯中最大的勝利,這是一個夢想成真。」Ryan Sandes說。

Ryan Sandes, 10 miles out from finish © CORINNA HALLORAN/ RED BULL CONTENT POOL

對Ryan Sandes而言,這場賽事的勝利與其他賽事有不同的意義。2012年那一年他正值強盛之年時孤身一人,而五年後的2017年他有了妻子與兒子,他的人生已與過往不同。2017年西部耐力賽事不只驗證他是強大的跑者,更重要的是成為一個強大的父親。

Ryan Sandes winning WS100 © CORINNA HALLORAN/ RED BULL CONTENT POOL

贏得比賽是職業運動員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成為父親的 Ryan Sandes卻有不同的視角。它不再只是一場競賽,而是一種自我期許,也為此帶來了新階段的成功。

Ryan Sandes在16小時19分37秒奪下2017年西部耐力賽。在那裡有他的妻子和兒子,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包括從6歲起就成為摯友的影片製片人萊斯利(Dean Leslie)。

圖文來源:ReD B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