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義大利巨人之旅TDG勇敢征途(2)承先啟後

0
494

2017義大利巨人之旅TDG勇敢征途(2)承先啟後—第1-4段賽道開賽起點前

「TDG是人生極限的體驗與不斷的修行!」

去年我看了大陸選手女子第一人完成2014 TDG珊瑚寫的賽報,我一直都很喜歡珊瑚的文采,其中什麼內容我都不復記憶了,只有一件事,我記得特別清楚,她說她上坡穩定,下坡絕不衝快,以至於到了後段,那些下坡衝很快的選手,不是膝蓋出問題,就是起水泡,她還可以穩穩無傷的跑回終點。

就這樣,我一直提醒自己,TDG的前兩段就當熱身,下坡千萬不要衝過頭!記得這是一場339公里的越野賽,爬升30000公尺,限時150小時,有太多的變數。

官網公告賽道分成七大段(但實際上都遠遠超過公告的距離與時間)

1)Courmayeur— Valgrisenche,50K,D+3996m

原本早上10點開賽,但今年大家都要配戴GPS,所以在入口處檢核GPS的攜帶狀態,延誤一些時間,前一天下了雨,氣溫轉低,今天立即轉好,我還在排隊人龍中直接脫保暖衣,早晨很冷冽,等下一出發有3公里的公路要跑,還是穿長袖排汗衣一件就OK了!

感謝艾薩克在台灣截圖TDG直播開賽前畫面,鼓勵我以這樣的笑容奔回終點

依舊等待出發的時刻,感動萬分,此去不知會如何?!起點前匯聚了激動人心的勇氣,我們都是勇敢的生命鬥士,起點滿滿都是加油的人群,慷慨激昂。

10點20分起跑,熱血奔騰,站在起點感動著,這是我的濫觴,此去漫漫長路不可知,陽光鼓勵我們無懼,跑過庫馬耶街道,兩旁滿滿的加油聲,讓人動容,堅定的信念遍佈身心靈,開始平靜下來,就連此刻敲打文字(10/7早上9:50),閉上眼睛如臨現場般的激動。

第一段高度圖就是三座高山,2571m、2857m、2829m,起點Courmayeur高度1224m,第一座山就是要爬升1300m,不難,因為剛出發,對於義大利山區覺得很新鮮,很感動,所以心情很放鬆,第一座山下山是下到La Thuile中站(18.6K),只有大站在網路即時網才有IN和OUT的時間,中站只有到達的時間。

第二座高山前,感謝大陸跑友鄒宏江拍攝

第二座高山有湖光山色,甚是壯闊,開始特別覺得最後海拔100-200m都非常陡峭,所以翻過隘口的另一面也感覺暴露感很大,我在爬第二座高山(Col Haut Pas,29.4K),竟然先左大腿內側大抽筋,我馬上補上鹽膠囊,沒多久換右大腿,我有嚇到,因為賽道開始才第一段,是那種整條肌肉在拉扯,越陡越抽,我不得不停下來調整按壓,這樣好幾次,所以我覺得第一段的第二座高山特別難爬,下山也沒發作了。

Promoud補給站(2017m,33.4K),高山上的補站曠野寄情,杏果乾特別好吃

反觀第三座山是下降800m再爬升800m,就沒這麼難爬,在下山時,天漸漸暗下來了,跑到Planaval(43K),我的SUUNTO手錶放在背包充電,以為到了!沒想到還有7公里,結果這7公里在公路旁的山徑,上上下下真的有磨練到身心靈。

第一段幾乎選手都跑走在一起,TDG小黃旗飄揚在賽道上,雄赳赳氣昂昂的,夜晚發亮的陪伴著我們。

第一段的難度,就像谷關四雄賽,東屋八唐,50公里,爬升5000m,約是這樣的比喻吧!TDG就是要谷關四雄賽七趟。

手錶測得52K,D+4500m左右,花費時間是12h49’(9/10早上10點20分開賽)。

到達Valgrisenche(1800m)已經晚上11點9分,非常冷,我沒打算睡覺,就吃東西壓壓驚(笑),加穿保暖衣,將隨身行動補給品補上,將黃色大包寄回,看到工作人員在對另一名選手抽檢強制裝備。

2)Valgrisenche— Cogne(50K-106.2K),53.5K,D+4141m

賽前做功課,第二、四、六段賽道,是公認比較難的賽道,賽段最高的山Col Loson(3299m,93.5公里)也是在第二賽段。

Chalet Epee補給站(2366m,58.2K)和瓜大一起在這喝熱茶吃甜果派,進補站前已穿上風雨衣與雨褲禦寒。

第二段也是三座高山要爬(2854m、3002m、3299m),而且是扎扎實實的下到低點再爬,也就是Valgrisenche(1800m)上到2854m,下到1738m,在上到3002m,下到1654m,再上到3299m,最後下到第三大站Cogne(1531m,106.2K),超過1000-1600m的爬升。

才剛爬山沒多久,瓜大從後面走了過來,原來他在第二大站Valgrisenche,洗澡睡覺,我們結伴一起走,瓜大說他前一個月的練習量是月跑量4-500公里,總爬升超過20000m,我有點心虛,因為5月換職場,工作壓力大,月總爬升不足,還好有拉月跑量,一起走就聊天,第一座山黑暗中看到有殘雪。

下山後,瓜大在補給站後就先走了,第二座山早已天亮,下山有湖泊,我在山徑上將保暖衣脫掉,太陽出來後,氣溫上升的很快。還在山徑草原上看到選手悠閒睡起覺。

Eaux Rousse(1654m,81.4K)補給站

第二座山下到底的補給站是Eaux Rousse(1654m,81.4K),正值中午,補給完上山,發現前面的女跑友在山徑上講電話,我也打開了自己的手機,有訊號,第一時間打給小利(line的免費電話),出國前,一缸錢幫忙我們買的電話卡(Orange Holiday Europe),歐洲國家使用,14天期,10GB(1750元),其實在9/5-9/20出國這15天,是用不完的,電話卡要在歐洲國家開卡,我們民宿有WiFi,TDG高山上是無收訊的,但有電話卡是非常安定人心的。

我一聽到小利的聲音,就哽咽了!call out是力量的來源,也是發現自己的脆弱,之後只要下到平地,我就會善用call out的力量。

第三座山Col Loson(3299m,93.5K)全程賽段最高的山

第三座山是白天到達,氣溫沒這麼低,但下山還要13公里多,一樣是妳以為快到大站了,還要再多跑好幾公里才到大站的概念,我是在第二段入夜後開始咳嗽的,也只有在這個賽段的第二座山下山翻腳刀一次,真的非常幸運。

這樣的玻璃屋是直升機空運過來的,通常是在過隘口的位置,有志工及兼醫護站,賽後瓜大說他有睡過玻璃屋,我聽聞時,覺得可惜,怎麼沒睡過呀!到了賽段第五、六、七段,我想睡遍山上的山屋(笑)。

第三大站Cogne(1531m,106.2K),各式各樣的食物,當時我心情超好,吃東西滑手機洗澡睡覺花了三個多小時才出站。

實際59.02K,D+4345m,花費19h25’14″(9/11零點18分出發)

3)Cogne—Donnas(106.2-151.3K),46.6K,D+3348m

夜走我很有經驗,一個人走,一點都不會害怕,雖然賽前爬升練得不夠,但我很慶幸自己有三周連續夜訓的練習(7/28、8/5、8/11),所以就算夜晚出站都不會怕,夜走時,我常會錯覺以為是走在南湖大山、谷關七雄或北大武山,前面有小凱,後面有Timmy,越是這樣想,越是踏實。

第三段賽道開始產生幻覺幻聽,幻覺是夜走看地面,石板會產生許多圖樣,幻聽是老聽到後面有登山杖鍍鍍鍍的聲音,我會讓上坡選手先走,結果回頭沒人!

第三賽段是這七段賽段高度圖相對簡單的,一座高山Col Fenetre(122.2K,2827m)要爬,只是最後要到達第四大站Donnas,有眾裡尋它千百度的崩潰感,正巧又是日頭赤焰焰,很是折磨人心。

第三段在Chardonney(1450m,133K)進站前有個胖胖的志工搖著超大的牛鈴,有趣的是旁邊的音響放著牛吐氣(嘶嘶嘶)的聲音,一直以來,我都很喜歡牛鈴被搖動的聲音,當作激勵,但當掛在牛脖子上,我都會納悶的質疑著,長期掛著牛鈴,牛會不會重聽?!(真的啦)

到達Chardonney(1450m,133K)恰巧是早晨,心情很好,又熬過一個夜晚了,只是休息之餘,看到一個選手在這裡主動跟工作人員說要剪選手手環,我不曉得是什麼原因?!我心中有點難過,剩下的200公里,其實每個人都要更堅強才行,一出站,冷冽的氣溫,綠草遠山大景,鼓勵我無懼前行。

一直到第三段結束,我還是覺得非常享受,白天看奧斯塔的大山大景,晚上看滿天星斗,身心靈狀態都還是在可以控制範圍內,看自己沿途拍的照片有跡可循。

因為第四大站Donnas,在小鎮繞跑很遠很遠,一公里又一公里無止盡的找,正中午,我在這站喝了一杯冰啤酒,胃口很好吃了不少東西,肉片、鮪魚罐頭、水煮蛋、優格、各式果汁……,出戰前還補了防曬BB霜,照鏡子才發現眼屎、淚痕、臉微腫,甚是狼狽,也是全程唯一補一次防曬。

第四大站Donnas(330m,151.3K)

實際52.52K,D+2697m,花費13h40’31″,(9/11晚上10點52分出發,又是晚上出發><)

4)Donnas—Gressoney S.J.(151.3-205.9K),51.6K,D+4107m

Donnas出站是炎熱的下午兩點,第四段有8座超過2000公尺的山,上上下下,剛開始是繞著葡萄園前進,一段山徑接腰繞公路,一段山徑接腰繞山徑(當然是照片提示XD),Sassa是一間山徑上的餐廳,過Sassa是陡上的放牧山徑,牛隻要回家,牛鈴聲不絕於耳,忽遠忽近,我還有雅興錄影,一段牛鈴聲,開始天黑,我已經佩戴頭燈了。

Sassa(1398m,164.9K)

我是在Sassa(1398m,164.9K)前往Rif Coda(2224m,169.3K)路上,耳邊一直響起去年文孝在分享會上的提醒:不要摸黑走第四段!其實根本由不得我呀!可是像我這樣上坡走的慢的人,有選擇的權利嗎?!

入夜後氣溫降得非常快,亂石區腰繞緩坡,彷彿走好久,上到Rif Coda(2224m,169.3K)前風超大,看到美麗夜景,一時間以為是在香港比越野賽,稜線上冷風一直吹,非常冷,還好撐一下,就到Rif Coda(2224m,169.3K)。

一進Rif Coda(2224m,169.3K),志工就問:「Sleep?!」我當時不想睡,就在食物區窩著,山屋有暖爐,我趴著睡20分鐘,看到大陸跑友漁人碼頭,我們結伴下山,讓他再睡一會,我加件保暖衣,所以前前後後就算沒躺下來睡,也花一兩個小時,賽後瓜大說千萬別在Rif Coda睡,超冷的!我反而是因為沒睡,遇到第一次夢遊恍神期,到達Rifugio della Balma(2040m,178K,補給站旁是一個大湖區),一路恍神,後悔沒在Rif Coda睡,山徑旁有荒廢的屋舍,真的很想進去睡,又怕像台灣一樣,有些山屋是不乾淨的!

Rifugio della Balma(2040m,178K)沒有床,我又趴著睡20分鐘,醒來還在邊吃筆管麵邊打瞌睡,這兩段是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恍神期,在清晨時離開Rifugio della Balma(2040m,178K),一路上就是感動激勵人心的高山遠景,每當我熬過一個痛苦的夜晚,TDG就賞我美妙的大景,讓我又有能量往前,覺得不虛此行。

還吃到石板上煎的臘腸當早餐,當時覺得十分幸福,不是人人都吃得到的,因為若是晚上經過,志工大媽休息,就沒機會吃到,也拍不到Crena du Ley(2311m,184.8K)隘口的白天景致。

Crena du Ley(2311m,184.8K)隘口一路下山,美景撫慰人心,都是高山石塊區。

Niel是非常熱鬧的補給站,在小鎮間,志工問我要吃什麼?!我看了坐在長條木椅子的選手在吃有肉醬的料理,我指了指,也想要一份,有點像小米粥混蛋白上頭鋪一層肉醬,非常好吃,補好水,我帶一根香蕉走。

看似剩下13公里到第五大站Gressoney S.J.(205.9K),溫暖的太陽讓人懶洋洋的,提不起勁,行進緩慢,我在爬坡時夢遊。

我從台灣帶了一個500ml保溫瓶,在第四賽段我戴上了保溫瓶,這個策略是對的,確實的帶給了我三次溫暖時刻。

第五大站Gressoney S.J.(1329m,205.9K),我的胃口還是很好(笑)

第四大段跟官網公告的距離和海拔,差了快10公里爬升差900m。

實際60.92K,D+5039m,花費26h49’2″(9/12下午2點13分出發)

很久以前我就有這樣的體悟:所謂的高度圖,就是你跑完才看得懂的。我是跑完TDG做的功課比賽前還多,為了要精準地把賽報寫出來,賽前看曾華峰的書,網路上的YOU TUBE影片,都很抽象,是不至於像瞎子摸象,但確實也遠遠超出我的想像,我這裡指的是賽道困難程度(懸崖峭壁),及自己多天賽的身心靈狀態(後段高度疲勞、低溫)。

Col della Vecchia補給站(2184m,187.2K)

這是一場真的具有危險性,極獨立性(大多數時間夜走又獨走),超長時間超長距離的越野賽,對高山爬昇沒有狂熱,請勿跳坑!這是一場Mountain hiking !

賽道相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