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義大利巨人之旅TDG勇敢征途(3)承接啟後

0
347

(一)藥命效應

我準備了胃藥、臭藥丸、止痛藥、綜合感冒藥、皮膚藥膏,這些都是以防不時之需!後來小凱送機也帶來了四種藥,這是以前高山縱走養成的習慣,因為在山上突然發生什麼身體狀況,是沒有藥房可以買藥的,必須自己先照護自己,抓住更多的時間,才有辦法讓別人來幫助你。

先用夾鏈袋裝好,再用2號夾鏈袋分裝,其餘放在黃色大包包中

全程我只吃了胃藥和綜合感冒藥,胃藥是第二段走完要出發前往第三段,晚上10:52出發,當時覺得胃糟糟的!調整後吃一顆胃藥,結果一直到Rif Sogno 2534m(116.7K)補站就吐了!

這是賽事中第一次吐,深夜低溫身體寒胃寒,在補站趴著睡20分鐘讓身體暖起來喝熱湯才走!有緩和,證明是深夜寒冷造成。

我是在第二段賽道開始咳嗽,卻是第五段才開始吃感冒藥,因為前面天氣好,所以時好時壞(主要我是怕吃感冒藥影響越野狀態),到了第五段才真的是叫低溫酷寒,夜間山區寒氣逼人,冷到覺得子宮輸卵管都在冷,咳嗽加劇,覺得不吃綜合感冒藥可能支撐不完!才時不時吃一顆!

也是自己咳嗽,就會注意的進補站或山屋,都有此起彼落的咳嗽聲!長時間在高山行走,風寒是在所難免的!因為溫度變化劇烈(白天20幾度,入夜山上是負度數),加上我們免疫力下降!

至於止痛藥,是賽後聽瓜大說的,我覺得要適時在第五-第七段吃!我覺得是策略,因為我沒吃,後來狂下坡下到股四頭肌都快爆炸了!痛苦的狀態真的是接二連三,不客氣的一直來。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東西:護唇膏!除了補給很認真的補,護唇膏也是一路上都有在補,這是高山縱走養成的習慣,高山紫外線+冷風一直吹,嘴唇很容易曬傷曬裂,加上又要吃東西,嘴唇破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所以到了終點,全身上下只有嘴唇沒事(笑),護唇膏不是藥沒有它也很要命!

去年的冠軍在今年最後剩30公里棄賽,我們賽後都覺得很不可思議,覺得再怎樣都跑得完,為什麼要棄賽?!後來才得知,原來他是被醫生判定肺炎,禁止他再繼續參賽!超長時間超長距離的越野賽,真的要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二)保命裝備

所謂的裝備,是在你沒有狀況,天候條件好,裝備就只是裝備,但是當你遇到多變化的天候氣溫,及身體有狀況(或超長距離越野賽),這些好用的裝備就成了秘密武器,甚至是救命利器。

1)越野鞋
賽前就有看到大陸跑友分享,去年跑者80全程只穿一雙厚底越野鞋!

我是穿一帶二,穿ColumbiaMontrail的CALDORADOII全地形野跑鞋開賽,狀態超好,中間兩段換H牌(讓腳點地換位置),最後三段再穿ColumbiaMontrail的CALDORADOII全地形野跑鞋到底,沒有起水泡,最主要是要感謝全程好天氣,只有第六段下幾小時的雨!幫助我順利無水泡腳無傷完賽。

2)襪子
出國前特地打了通電話給吳醫師和素貞姐,聊一聊注意事項,還有想聽聽他們倆的聲音打氣,吳醫師特地提到帶多一點的襪子去,每一大站換一雙,身上也要帶一雙!尤其若遇上下雨,勤換襪子是不起水泡的利器。

在第五大站Gressoney S.J.(205.9K),我換了一雙裸襪(低於腳踝的),一直滑下去!賽道上拉了兩次,還好我身上有一雙襪子,直接就在黑夜山徑中找一塊石頭換襪子!

Col Champillon(2707m,293K,第七段賽道)

3)頭巾帽子
這次TDG帽子在前四段好天氣全日照非常有用,後面三段溫度變化大,頭巾是秘密武器,遇到高山低溫冷風一點吹,我將圍在脖子的頭巾往上拉,一緣扣住頭頂,包住耳朵,再罩上風雨衣的帽子,另一緣拉起來遮口鼻!相當保暖,相當足夠!最後三段賽道最冷,頭巾真的是保護頭耳鼻口的利器。

Col Malatra(2936m,319.4公里,第七段賽道)

4)手套
全程只用兩副手套,3M工作手套,因為全程拿雙杖,怕手磨出水泡,到了第六、七段太冷,換防水保暖手套,這是我去年為了參加UTMB,這是其中的強制裝備:防水手套,今年在TDG派上用場,登山用品社買的!

5)薄風衣
這是我覺得最好用的裝備之一,Columbia的薄風衣,賽道前四段,晚上我加上中層衣,再穿Columbia的薄風衣,山頂也OK,因為最怕上坡穿太多,裡頭流大汗,太熱我也爬不動,這件Columbia的薄風衣輕巧,可以收納在腰包裡!非常值得推薦,我是穿回終點,你們一定不曉得,我過了一個極寒冷的夜晚和清晨。

6)中層衣/保暖衣
其實TDG一路上就是穿穿脫脫,要習慣這樣的方式,千萬不要嫌麻煩,白天太陽出來了,氣溫上升很快,中層衣要脫掉,否則流太多汗,爬高山易電解質流失加上冷風一吹,體溫下降,是很危險的。

中層衣穿穿脫脫,保暖衣是第七段要過最後一座高山Col Malatra(2936m)積雪大山前的山屋Rifugio Frassati(317.4公里)才穿上的,你們看看這一路上,天氣多好!我都在想是我和Maggie 兩個晴天娃娃(笑)。

第一賽段第二座前,感謝大陸選手鄒宏江拍攝

7)登山杖
本來參賽100mile的越野賽,我都不用登山杖的,因為這一場是338.6公里的越野賽,爬升超過3萬公尺,確定抽籤抽上,我開始練習用雙杖!凡事都是熟能生巧。

最好在自己的登山杖上作記號,我有看到選手在登山杖上包上彈性繃帶!大家都習慣放在山屋外頭,再出發時再拿,我的全程沒有被人誤拿(我也覺得沒有人會誤拿這麽短的XD)!Maggie 的被人誤拿走了!所以還是做上記號比較保險。

高度爬升30000m,上上下下,雙杖真的可以省到力,只是前兩段手臂因長時間拿雙杖,會痠,之後應該是轉移了!上手臂精實了起來。

8)冰爪
我全程背著冰爪,並在第二大站開始,時不時有在抽查,我親眼目睹,因為遇到天氣太好了!全程沒有用到冰爪。

第四大站Donnas,有個大陸跑友吉米跟我抱怨說,這個大站也太遠了吧!我咬跟著苦笑,及他不想背冰爪了!太重了!我馬上跟他說去年和我與瓜大都有看到補給站在抽查裝備,你若一旦抽查沒有,馬上失格!我口氣嚴厲的要他全程背著!

在大站,有親友相伴的跑友像個寶,我們全都要自己來,我每每一到大站就先吃東西,因為大站真的都要繞跑好遠!其實一到大站都恍神!非常疲勞!

第五賽段,過Rif Alpenzu(1788m,210.9K)

(三)我的微睡眠.想像微睡眠呈現夢境

「頭腦簡單的人,想法也是簡單的!」

在很早之前,看TDG影片分享,提到參加TDG,微睡眠是很重要的,但所謂微睡眠到底要睡多久?!因人而異!一般是落在20分鐘到兩、三個小時間。

其實在賽前一次高山夜訓,逆走中央尖山時,我們有在南湖山屋睡一個小時,一個小時起來之後,精神百倍!覺得很夠!到了TDG才深切體會到,深層疲勞是真的會累積的!尤其賽事已經到第五-六天了!身體狀態都是極限,我還是大站只睡一小時,怎麼夠!

我又很天真,覺得第二、四、六段賽道比較困難,那就第二、四、六段賽道完的大站再睡,於是一、三、五段賽道完休一小時左右,第二、四、六段賽道完,洗澡加睡(1h-1h20’)約休息三小時。

以下就是沿途中無法控制的微睡眠紀錄:

人可以100mile越野賽不睡,但超過100mile就是未知旅程,未知狀態,不能用一般常理看待,我的第一段夢遊段就發生在在第四段Donnas到Gressoney-S.J(151.3-205.9公里間),上到Rif Coda(169公里,2224m)山屋,一進去志工就問我要不要睡覺?!我當時不想睡,但這段吹了好久的冷風,這段就是以為看到香港夜景的綿延稜線,我太有自信了!後來發現腦子和身體呈現不同反應。

第四賽段的日出

節制地在山屋趴著睡20分鐘,遇到大陸跑友漁人碼頭,我們相約一起下山,等他睡飽15分鐘(我先到),我加件中層衣,我們就下山了,瞌睡蟲就這樣找上來,我一直想睡覺,還是強忍著,恍神非常痛苦,還好一路是下坡,到Lago Vagno(175公里,1679m)山屋前,前是一座小山,又在這個補給站趴著睡20分鐘,一直到微微天亮才走。

之後一路都是美景,奇石怪磷,清晨在高山上吃到臘腸當早餐,就這樣每當我熬過了一段無法控制的高度疲勞,老天爺都會賞我美景,內心痛哭流涕。

「封閉的想法,產生開放性的結果(笑)。」

第二次神奇的際遇就是第五段Gressoney-S.J到Valtournenche(205.9-239公里間),極度想睡的記憶都是發生在大段的後段,Champoluc(221.8公里)是類似室內體育館,我坐在椅子上,再拿個椅子把腳抬平,靠著牆上閉眼睛睡20分鐘,再出發,這個補給站補給品陽春,我還是喝了熱茶加餅乾再出發,黑夜非常冷,我一直念咒語,還是沒停的往上爬,走到Rif Grand Tournalin(230.3公里,2535m),志工問我要睡嗎?!我特地問了下一站還要多久?!帥哥志工說上Col di Nana要一小時,Col des Fontaines要三小時,我還特地問你確定嗎?!高高的帥哥志工,還說那是他的時間準沒錯!口氣堅決,要我放心!(當時我有笑出來)

就領我到旁邊的山屋,要脫鞋、脫風雨衣、雨褲,帥哥志工問清楚我要睡多久?!我答:「half an hour」,他拿個手電筒領我進有床的空間,一落再一落,是正方形再長方形空間,黑暗中就好像進去異次元空間,光束中會發現很多選手窩在上下舖的床位中,場景真的超現實的,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摘了帽子運動眼鏡,束馬尾的髮圈一拉,就窩進被子裡,前幾分鐘還可以感覺腦細胞活躍,沒多久就被喊起來,帥哥志工人超好,我說要睡30’,他就準時把我叫醒,坦白說睡醒再出發很痛苦,但該睡不睡,在賽道上彌留更可怕!而且還是大冰箱中。看到新加坡選手花錢買吃的,我窩著把風雨衣、雨褲穿著,越野鞋穿著,到有暖爐烤火區喝熱茶吃餅乾,暖胃再出發。

「所謂的微睡眠是你以為很理智的控制你的睡眠,但是身體反應卻反映出非常感性的生理反應!」

第六段賽道是發生在最迷你的山屋Bivacco R. Clermont(261.3公里,2705m),就一張桌子,兩張椅子,一進門左手邊就是料理桌,右手邊是12床的床位,專人管理床位,一邊上下舖各3床。

一進門,我就不想出門了!溫暖的像自己的家,一路上都是筆管麵,這裡也只有筆管麵原味或番茄醬,但是可以點餐加熱,有貼心的兩個廚娘志工在服務選手。

才坐下來,大陸選手葉子和Ben正好要出去,他們說他們可以睡的站他們都會睡,我問都睡多久?!睡20分鐘!我在這先睡了20分鐘,管理床位的志工叫我起床,我任性地說:再20分鐘(唯一賴床的,也要恰巧有床位),這裡是睡醒要走,又賴了10幾分鐘,溫暖的山屋真的是溫柔鄉呀!

反倒是Oyace(1463m,274.4公里,還有一座山Col Bruson,2508m,280.9公里要爬才到第七大站)的行軍床都滿了,我到是清晨,吃東西趴著睡20分鐘,就出站了,清晨連路旁的草都結上硬硬的霜。

夢境與潛意識是真實事件嗎還是在夢境?!就是想盡辦法克服自己想睡覺的念頭,微睡眠有膠囊感。

最後一段我睡了兩個地方,Bosses(308.6公里,1525m)這個站是跑十來公里的林道,繞了好遠才到,在打卡處的旁邊,像展覽館還是美術館的空間,二三樓放行軍床,專人管理床位,就是會有人叫你起床,床位吃緊,我睡30分鐘,感覺已經不足,也沒辦法,回到帳篷吃東西,遇到香港女選手吳益華大姐,提醒我在Merdeux(316公里,2250m)有個早上8點的關門點,我差7公里多,幾個小時。

最後積雪山頭Col Malatra(319.4公里,2936m)前有個山屋,Rifugio Frassati(317.4公里,2537m),一進去超多選手躺在木板地板,一問之下,原來床位要等,我問要等多久?10分鐘!我就等了,還特地問這裡是Merdeux嗎?!志工說是Rifugio Frassati,我知道我安全過關了!

也是進去睡了之後(上下舖),我才知道自己有多累!志工搖搖我喊:Wake up,我搞不清楚他在說什麼?!黑暗中我不知道自己身處何處?!志工連喊5-6聲,我才意會到自己在山屋,是在義大利比TDG。

發現自己的熟睡與深度疲勞後,在積雪山頭Col Malatra(319.4公里,2936m)看到瑰麗的日出,我很慶幸自己在山屋睡了一覺,才有機會看到讓人感動的凍鼻子日出,又是最後一段,賽道剩下不到20公里,百感交集。

在最疲勞的時候,看到最瑰麗心動的日出,上天自有安排,內心早就痛哭流涕,感謝老天爺。

賽後想想,這真的是一個很有趣難忘的經驗,這個過程很像鐵人三項開放性水域的游泳,因為無法控制,隨時而來想睡覺的念頭,因為無法控制,會恐懼但也接受,每每回想都回味無窮!

「我們每次都是要在不同的記憶裡面,尋找到相同的記憶!」

感謝科技發達,手機拍攝有記錄時間地點,感謝自己再怎麼疲勞,只要跟自己說下次不知道何時才能再來,還是會耐住疲勞酷寒的拿出手機記錄!坦白說,不容易!我是指分神拍攝這件事,尤其是在後四段賽道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