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攀向巔峰到未竟雄心 許績勝的驛傳之路(下)

0
534

圖文來源:張烽益/台灣驛傳促進同好會

有關日本大學在夏季都進行「夏合宿」的移地訓練,許績勝認為,這對於團隊的向心力集中有很大助益,而且移訓的地點,通常也會有其他學校也在集訓,彼此之間都會相互打聽,教練之間也會交流,因此會有競爭性產生。更重要的是,移地訓練,由於離開了每天的學校訓練環境,轉換成鄉間野外,會有新鮮感,消除平常長期訓練的倦怠感,對成績提升有大大幫助。

許績勝指出,他在2010年帶領代表參加廣州亞運選手,到熟識的日本大塚製藥夏合宿訓練地點,與他們共同集訓。由於大塚捐贈很多經費給該訓練基地的地方政府,讓他們開闢與維護場地,包括:室內體育館、標準田徑場、越野跑路徑、3K與5K的草皮跑徑以及有里程標示的一般道路。這些優質的訓練環境,吸引了許多學校與實業團選手住宿訓練,同時也會有家長前來,也創造了偏遠鄉鎮的繁榮與商機。

許績勝曾詢問大塚製藥的河野監督,大塚一年投入三億日幣成立陸上競技部,培養二十五位長跑選手(10女15男),國家有任何的減稅優惠嗎?不然大塚為何要投入鉅資?河野監督說,並沒有任何減稅優惠,幫國家訓練國手是義務與榮幸,這是企業應有的社會責任。也因為日本有很多企業投入長跑選手的培訓,讓大學生畢業之後,無後顧之憂,才能夠繼續在實業團開花結果,這對於選手運動生命的延續與投入運動生涯發展的意願都有很大鼓舞作用。

許績勝大四時,就開始面臨到底要繼續念書還是要繼續跑步的抉擇,當時成績已經快破全國紀錄,體能正在巔峰。本來要直升研究所,指導老師小橋教授,都把推薦函寫好要送出去了。但許績勝面臨年滿二十八歲,不能再以大學生身分參加國際與日本國內比賽的困境,而校方也因此將停止生活費與獎學金的提供。因此心中就盤算乾脆先到實業團賺兩年的錢,然後再回學校繼續念研究所拿學位。

佐川急便的磨練

由於許績勝大三時,在全日本大學驛傳一區拿到了區間賞,知名度一下子大大提升,因此大四的時候,已經有佐川急便、豐田汽車、NTT這三家實業團主動前來探詢入社的意願,另一方面,教導許績勝日文的西牧老師,也積極要引介到旭化成。不過,許績勝最後決定選擇佐川急便,是因為,這些大實業團陣中強將眾多,入社恐怕不會受到太多關注,而佐川急便剛成立陸上競技部不久,成員人數不多,但成績也還不錯,應該會受照顧。

1992年進入佐川急便實業團之後,許績勝每天與一般職員一樣,必須定時上下班,一個星期內要上四天班(周一、二、四、五上班),練「兩餐」,早上六點訓練完之後去上班,中午休息之後,一點到兩點再工作一小時後就下班,下午三點後開始又訓練。周三與周六是全日練習練「三餐」,周日則外出比賽或休息。工作內容是最基本簡單的傳票key-in,如果隊員外出比賽,也可以由他人代勞。

在實業團也是集中住宿在一棟宿舍的單身套房,如果結婚者,就有房租津貼可在外租屋。除了每月的固定的職員薪資之外,還有各種津貼,這些津貼多寡都是依照成績表現分等級論功行賞,出外比賽如果成績優異,另有獎金。許績勝以他在1995年創下台灣全國紀錄的別府大分馬拉松為例,他當天出賽,佐川急便就發給10萬日圓出場費,該次他創下PB與全國紀錄,總名次不是很好只拿到第六位,但還是發給80萬日幣的獎金。因此,在實業團完全是依照成績給獎金,有這樣的環境,選手當然都是全力打拼。

許績勝進入實業團的磨練之後,成績開始大爆發,從紀錄統計上來看,1993年是許績勝生涯最顛峰的一年,許績勝的五千公尺PB14:24、一萬公尺PB:29:12、半馬PB1:04:05,都是在1993年那一年所創下,也就是他進入實業團一年多之後,體能有了另一層的突破。這導致,許績勝原本設定兩年後就回校念書的計畫,隨著他的成績不斷的進步,有了改變,他決定繼續跑下去。接下來許績勝的雄心壯志,瞄準馬拉松跑進2小時10分。

照片來源:台灣驛傳促進同好會
未竟雄心 亞特蘭大奧運破2:10計畫

1992年,許績勝進入佐川急便, 一直到1998年退社的六年半期間,與之前在名古屋商大時,把全隊競爭力提升到史上最強一樣,許績勝又再度把佐川急便拉抬到隊史的上最高峰。佐川急便陸上競技部創設於1987年,一直到1990年大家正喜(1966年生)的入社,陣容才稍有規模。

許績勝入社後猶如如虎添翼,佐川急便開始進入隊史的黃金時期,1994年首度跑進元旦舉行的全日本實業團新年驛傳拿到第14名。1995年未能通過關西地區的預選,不過在1996年元旦的實業團驛傳,佐川急便在大家正喜與許績勝兩位處於巔峰狀態的選手帶動之下,拿下了隊史最佳的第七位,這史上最佳紀錄高懸至今,成為佐川急便隊史上的傳奇黃金時代。

1995年兩位佐川急便的王牌,分別締造了個人PB。許績勝在二月的別府大分馬拉松創下2:14:35的我國全國紀錄,大家正喜在三月的福岡馬拉松以2:09:33拿到第三名,兩人都達到了進軍1996年美國亞特蘭大奧運的A標,都確定入選國家代表隊同時進軍奧運。

佐川急便因為有兩位選手分別代表兩個國家同時參加奧運,引爆了效益極大的媒體話題,佐川急便的企業品牌知名度大增,要交寄快遞的民眾,紛紛改交給佐川急便寄送,營業額大增,估計因此增加了一億日元的獲利,而佐川急便二話不說,也發給了許績勝300萬日幣的出場費,行前更為兩人舉行了盛大的歡送會。

許績勝認為亞特蘭大在八月時氣候炎熱,與台灣接近,且路線高低起伏蠻大的,只要跑進2小時12分,應該會有奪牌希望。但是許績勝有更大野心就是要跑進個位數,2小時10分這個天險。當時剛創下2:14的許績勝,體能狀況極佳,因此自信滿滿,與跑出2:09的大家正喜相互激勵下,許績勝正一步步朝向sub-2:10前進。

意外的轉折

許績勝當時認為,他這輩子的巔峰就是現在,機會只有一次,錯過就沒有了,為了在奧運一舉突破2:10,許績勝進行了最嚴格的強化訓練。許績勝在不斷加強訓練之下,想不到左腿膝蓋開始產生劇烈疼痛,任何按摩、針灸等物理性治療都無效,後來到醫院照X光之後,才發現是左腳膝蓋有先天性缺陷:「先天性膝蓋骨分裂症」。

這種症狀如果是一般人的話,在成長過程中都會逐漸癒合,但是由於許績勝做為一個長跑選手,不斷的鍛鍊苦練,大腿肌肉不斷地強化,本來要癒合又會因大腿上方肌肉強化又將分裂的膝蓋骨拉扯開。

當時醫師評估如果要徹底根治,就必須動手術開刀,不過一旦動手術,將來復原癒合將超過一年以上的時間,復建完能否回到以前的強度,尚在未定之天。如此一來,前進奧運夢想將隨即破滅,因此許績勝決定不動手術,積極養傷,就這樣前進了1996年的亞特蘭大奧運。

告別夢想 是為了更長更遠的夢

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馬拉松項目,許績勝跑出2:23:04(第57名),雖然這是台灣選手在奧運馬拉松的歷年最快成績至今,而同屬佐川急便的隊友大家正喜則跑出2:22:13(第54名)。但是這個台灣最有可能突破210的歷史時刻,就此暫時劃下句點。

兩年之後,1998年,許績勝放棄了當時佐川急便提供他月薪45萬日幣,且可以轉任社員一直到退休的職涯保障。許績勝說,很多人笑他很傻,放棄高薪回台。

但是許績勝沒有明說的是,他毅然回到台灣擔任教職培育青年選手,恐怕是他心中的鬥志還繼續燃燒著,那個他前進奧運跑進2:10的未完成青春夢想,已經成為他的一生懸念,他回台默默耕耘培育年青新秀,就是希望台灣有朝一日有人能接下他的棒子,完成他那未竟的雄心壯志吧!

延伸閱讀:台灣馬拉松傳奇 許績勝的驛傳之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