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陽的42公里世界行】

沒有中樂透,但有幸在世界各地到處跑,希望有生之年跑遍天下,體驗各地馬拉松的風土人情。著有《42公里的風光》,個人部落格:somewhere
intheplanet.
blogspot.com

最近的馬拉松破格經驗:

  • 2010泰國布吉馬拉松:人有三急但沒有帶紙巾,被逼徒手解決
  • 2010洛杉磯馬拉松:36公里停一停,吃吃免費牛肉飯
  • 2010布拉格馬拉松:舊城廣場跟愛人求婚
  • 2012南韓邊境非軍事區馬拉松:拍照拍得太多,被南韓軍方認為「有可疑」而多次遭留難
海外馬拉松十二問

海外馬拉松十二問

Runner’s World有一個專欄叫I’m a Runner,每期都請來自各界別的跑步人,用QA的方式分享跑步心得。 本站的興趣是海外馬拉松,出國跑步的朋友愈來愈多,但坊間媒體講「海外馬注意事項」,往往由精英運動員的角度講述,對求快的朋友有用;但對追求體驗與享受賽道風景和氣氛,只希望時限內完成的普羅慢腳,可能是想學
大阪 馬拉松 記行.流動的饗宴

大阪 馬拉松 記行.流動的饗宴

世界不同的 馬拉松 比賽,如人間各種不同的餐廳。渣打馬拉松有如大學飯堂,這裡總是人頭湧湧、桌面杯盤狼藉,餐牌如渣馬T恤般十年同一款,職員也沒有甚麼好態度,但大家沒有其他選擇、被逼要幫襯。 快、快、快是這裡唯一的準則,吃得快、好世界,巴不得盡快吃完這碟螢光汁撈豬扒飯趕下一節課,大學飯堂,並不是來享受的。 倫敦、紐約、柏林
Boston to Big Sur之旅 (一)

Boston to Big Sur之旅 (一)

我常說自己很幸運,上月有機會參加波士頓馬拉松,完成了一生人必做的一件事。最難取號碼布的波馬也去了,連同兩年前的東京馬拉松,世界六大馬拉松我已跑了兩個,集齊六大馬拉松的獎牌,再也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了! 讀者大概會問:「莊曉陽好似好鬼慢,點解有機會參加波士頓?」其實,波士頓馬拉松並不是只有快腳才有機會參加,慢腳一樣有得玩。
香港渣打馬拉松的悶局

香港渣打馬拉松的悶局

不知道台灣的朋友,有沒有留意香港一宗新聞,商人王維基先生投資的香港電視,不獲政府發牌廣播,違背通訊局的建議,但特首梁振英以行政會議保密為由,拒絕公開不發牌的原因,已投資九億的王維基,只好忍痛把大部分員工裁掉了。事件亦激起民間強烈反彈,決定宣布後的第一個星期天,十二萬人上街示威,而隨後的七天的晚上,更有數千人至一、兩萬人
在太平洋的邊緣上跑──美國加州大蘇爾馬拉松

在太平洋的邊緣上跑──美國加州大蘇爾馬拉松

香港和台灣的跑者很少到美國參賽,一來路途太遙遠、機票太昂貴,香港跑者還需要申請美國簽證!申請過美簽實在相當麻煩,單是填表已要花整個下午,還要大清早到領事館排隊。 我上一次申請美簽是參加三年前的洛杉磯馬拉松。那次比賽是應K-Swiss公司邀請的(當年的洛杉磯馬拉松是由K-Swiss贊助,現在已換Asics了),領隊之一是
2014波士頓馬拉松報名攻略

2014波士頓馬拉松報名攻略

“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 you stronger.” 明年的波士頓馬拉松將是全球的焦點,很多跑者希望參加下屆波馬,見證這個歷史最悠久的比賽,如何從恐怖襲擊中浴火重生。 明年的波馬於4月21日(周一)舉行,籌辦比賽的波士頓田徑協會(Boston Athletic Association已決
2013吳哥窟馬拉松

2013吳哥窟馬拉松

每名跑者心目中總有一些必去的比賽,通常不外乎波士頓、東京、長城、撒哈拉。我其中一個心願是跑吳哥窟馬拉松,只是參加吳哥窟馬拉松較參加波士頓更難,因為吳哥窟根本沒有全程馬拉松,除非我自己辦一個。 經驗跑者可能說:「不是嗎?吳哥窟每年十二月有辦半馬拉松耶!」不過,我從來提不起勁參與,因為說服不了自己,山長水遠飛到外國,總不可
香港版Shoe 4 Arica(送鞋到非洲)

香港版Shoe 4 Arica(送鞋到非洲)

去年年底收到運動品牌Patagonia代理的電郵,說希望「送一雙跑鞋」給我試穿。Patagonia在香港算是新的品牌,所以想做些推廣。我於2008年中開始寫跑步,總算有人「賞識」了,覺得這位姓莊的人,可能有多一點點影響力? 不過再問該代理,是從甚麼渠道認識我,他說:因為看過你在一本體育月刊,寫過一篇介紹滑雪場的文章!該
令人窩心的印尼峇里馬拉松(下)

令人窩心的印尼峇里馬拉松(下)

六月十六日舉行的峇里馬拉松,即將截止報名。我年初寫了上集,差點也忘記寫下集,若台灣跑友六月臨時有假期,不妨考慮參加這個比賽? 很多地方的馬拉松,例如泰國、摩洛哥、土耳其和香港,馬拉松比賽與群眾、與社會割裂。在比賽當日,跑者在路上跑、居民如常生活,你我天各一方,打氣的民眾絕無僅有,居民一臉茫然、甚至怒視你,嫌你們吃飽飯無
漫談波士頓馬拉松

漫談波士頓馬拉松

人世間最可惡、最惡毒、也是最喪盡天良是攻擊一個偉大的馬拉松比賽。若倫敦爆炸碎了和平的秩序,波士頓馬拉松爆炸則摧毀了地上的天堂,向最善良的人宣戰。說馬拉松是天堂,因為這個世界沒有疆界、沒有階級、也沒有自私和猜疑,每一條街都是免費的觀眾席讓你隨時投入,無論你是富可敵國,還是一介草夫,起跑線上都是平等的。沿途兩旁的群眾,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