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輩子的長路─ Bart Yasso 踏上退休之路

0
1026

為美國跑步雜誌《RunnersWorld》耕耘超過三十年的 Bart Yasso,即將退休,轉向另一個人生跑道。

已經超過六十歲的 Bart Yasso 從五公里到超級馬拉松都有豐富的經驗,他的跑步生涯途經七大洲世界各地,他的出現激勵了每一處的跑者們。

Bart Yasso 不只是一名跑者、一個編輯,也是知名訓練方法亞索八百(Yasso 800)的發明者。亞索八百的規則淺顯易懂:以3:30為目標的馬拉松跑者,先以3:30的時間跑完800公尺,再以同樣的時間3:30跑完400公尺作為恢復 (800m快 + 400m慢,快與慢的時間比為1:1)。在賽前數周開始每周安排一次亞索八百訓練,從一開始4趟次 (800 x4) 開始,逐漸增量至 (800×10),賽前兩周停止訓練。

Bart Yasso 的故事,從上一個世紀開始。

1977年秋天 Bart Yasso 只是一個21歲沉溺在香菸、啤酒的年輕人。有一天他心血來潮穿著牛仔褲、一雙老舊的Keds鞋,跑步前往一英里遠的一間酒吧。當他到達的時候,喝了兩瓶啤酒做為慶祝後才回家。儘管這不是一個很具激勵性的開始,但至少是一個開始。而這短短的一英哩路,也永遠改變了他的人生。

原本 Bart 的運動就是散步遛狗,追逐著鬆開頸帶的狗兒而取樂。而那些散步最終變成了跑步,並享受在黎明未起之前自我的時光。他的大哥 George 對此也非常鼓勵。甚至在1980年帶著他到賓夕法尼亞州摩爾鎮參與10公里路跑賽。雖然對路跑賽仍是懵懵懂懂,卻也是默默地跟著大哥前往。

最終 Bart Yasso 以40分鐘跨過終點線,並在240人中排名第40名。他的心裡似乎被激起了樂趣。

從這一次開始 Bart Yasso 開啟他征戰各地路跑、馬拉松賽事的熱情,透過跑步這項運動讓他積極參賽世界各地的競賽,從一英哩的競賽到146英哩超級馬拉松超過上千場比賽。

最左1991年派克峰馬拉松; 1988年羅德爾種族; 2001年羅馬馬拉松賽; 1989年Badwater Ultramarathon; 1982年紐約市馬拉松賽。照片由BART YASSO提供

隨著年紀增長與競爭優勢的下滑,他慢慢地不再追求與大會計時器的挑戰,而是願意花更多時間結識新朋友、觀看賽場、路線風景。在此之前的許多歲月,手錶總是決定競賽的成敗。

1990年 Bart Yasso 剛完成了Lake Waramaug 以6小時11分80公里超馬賽奪下第三名成績,不久後出現了萊姆病症狀。就診後一開始被誤診是流行性感冒而沒有多加注意。沒想到1997年他前往吉利馬扎羅山登山時再次出現了病症,最後送醫才確診是萊姆病。

從往吉利馬扎羅山回到美國之後, Bart Yasso 歷經一段漫長的治療療程,試圖從萊姆病中復甦回來。因為三個月以後他將挑戰一場目標破三的芝加哥馬拉松,儘管過程非常辛苦,但最終他以2小時59分30秒通過終點,終於取回了一些信心。

儘管如此,但萊姆病仍沒有遠離他,而是隨著時間靜靜地腐朽 Bart Yasso 的身體。幾次進出醫院後,他再也沒有回到以往的體能水平。儘管每周跑步的里程下降了,速度下降了,但他仍然參與著跑步活動,並感受到其他朋友們的支持與鼓勵。身體的病痛並沒有使他遠離跑步,是讓他與跑步更加密不可分。

槍響開跑之後,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路線與不同的目標,有時競賽充滿了各式各樣的障礙。沒有完整平坦、順利的的道路。當 Bart Yasso 跑步時滿懷著目標,他想跑贏哥哥、以及參加波士頓馬拉松賽,想變得更快想贏。努力訓練、規劃課表,大部分時間都是為了訓練與競賽為主要重心。

但健康問題卻不斷地使他重新定義『跑步』在生活中的角色。「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旅程與進步,因為我們投入這項運動是有不同的原因的。但是我在跑步的一生中最大的共同點是能夠聆聽身體的聲音,並不畏懼暫時離開。」Yasso表示:「暫時離開不只是因為受傷或生病而被迫,而也有當你渴望嘗試新東西的時候。」

Yasso短暫離開跑步的時光,是專注於 IRONMAN 超鐵賽,以及騎自行車到全國各地旅遊,這些過程給了他一輩子的經歷與擴大了視野,再次啟動他的活力。不跑步的時光,可以重新審視自己為什麼開始跑步這件事。

Bart Yasso 的第一次馬拉松競賽,當年只有三百多人參加,女跑者也相當地罕見。當他決定退休的時候,才想起當年一場10公里競賽的回憶。21歲的他沒有目標,菸酒不離身,沒有大學學位──直到跑步這件事帶領了他。

「這是我最喜歡跑步的原因,多年來持續保持著一貫的態度。它引領我們去夢想、實踐辛苦訓練後的成果、挑戰自我勇於冒險。對許多人而言,站上起跑線就必須懷抱勇氣。跑步是一種勇敢的行為,教會我們去克服自己的侷限,而讓我們更覺得潛力無窮。」Bart Yasso表示。

多年來飽受萊姆病症狀、關節損傷問題折磨的 Bart Yasso 將要高掛跑鞋退休,退休後的日子他期許以更多的時間顧慮自身的健康:「我即將成為一個為生活奔馳的跑者,所以每一公里對我而言都格外謹慎。往後的日子不會躁進。」

多年來征戰世界各地的雄獅隨著年華老去,被人稱為跑步市長的 Bart Yasso 在受訪時表示:「我保證我仍會參與跑步的社群與活動,但是我不打算每年參加45場比賽,不會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旅行上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