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有你救了我 我不會放棄跑步

0
3251

四個月來,凱爾‧伍茲(Kyle Woods)積極地為他第一場半程馬拉松做準備。這位24歲的小夥子六年前加入軍隊中,但他跑過最長的距離約為八公里。但今年,凱爾與其好友們決定更進一步:他們想要參加馬拉松比賽,更具體地說是2020年的洛杉磯馬拉松賽。

照片來源
照片來源

直接參加全程馬拉松不是個好決定,凱爾他們決定先嘗試半程馬拉松賽,五月五日參加了科羅拉多州的半程馬拉松賽。這群好友們依循半程馬拉松的訓練,長距離的訓練上有多次17公里的長距離練習。

比賽當天早晨,凱爾‧伍茲覺得有點疲累──前一晚他只睡兩個小時──但他沒有覺得異常。事實上,他已經準備好挑戰第一場初半馬。

比賽過程順利地來到19公里,凱爾開始覺得疲倦,他跟朋友走了一會兒。但離終點就不遠了,於是他們跑了起來,並以2小時19分52秒跨過終點線。

「我感覺很累,這種情況並不常見。」凱爾在事後受訪時表示:「當我跨過終點線時,我直覺發現有些狀況出錯了。」凱爾告訴朋友他需要坐下來,他感覺突然眼前一片黑,不久後被救護車抬走。事後凱爾經過朋友轉述才知道,他心搏停止跳動長達12分鐘。

照片來源
照片來源

凱爾倒下那時,UCHealth EMTs即刻趕到,施行心肺復甦術並注射腎上腺素幫助他的心臟重新跳動。EMTs甚至使用了AED刺激他。

恰好與此同時,UCHealth的心臟病專家Brad Oldemeyer布拉德‧奧爾德邁耶也剛完成比賽。他聽聞了一旁的騷動,即刻趕到並幫助救護工作。

「凱爾得到適當、良好的心臟急救。」布拉德‧奧爾德邁耶表示。

由於現場施救得宜,凱爾‧伍茲心跳再次啟動。被送進救護車的他,在送到醫院之前就恢復了意識。醫療團隊的迅速對應幫助凱爾挽回他的生命,而此次的經驗也讓團隊們區分比賽疲勞與一些更嚴重的問題。

這個問題是潛在性的,有一些年輕、健康的跑者,他們可能有潛在的心臟病問題。但不會出現外在徵兆、或是在一些常規檢查中發現異常。

照片來源
「我的生命是他們給我的,」凱爾表示:「他們真的挽救了我的生命,如果不是他們,我不會在這裡。」 照片來源

「心臟異常的典型症狀較難發現,」布拉德‧奧爾德邁耶表示:「在馬拉松或半程馬拉松比賽期間,有些人會在跑步過程中覺得心臟有點不適,這很難說明是甚麼時候開始的,這可能是一種心臟病徵兆。」他解釋所有跑者都有因運動而出現的症狀。但要密切注意不同的徵兆,這些徵兆在勞累期間不一定出現,但症狀會隨著時間推移而惡化。如果你突然呼吸急促或是異常胸痛,你應該與醫生討論心血管風險問題。

凱爾在醫院進行一周的觀察與測試後,醫生仍然不確定是甚麼造成他心臟驟停的情況。只能猜測或許這些來自於遺傳因素,所以他的家人也會接受檢查。

照片來源
照片來源

「我的生命是他們給我的,」凱爾表示:「他們真的挽救了我的生命,如果不是他們,我不會在這裡。」

凱爾‧伍茲在心臟植入了除顫器,如果相同的事情再次發生,除顫器可以幫助他心跳恢復原本的節奏。在醫生的評估下,凱爾可以恢復原本的訓練。在與拯救他的EMT團隊碰面致上感謝之後,凱爾依舊把目標指向洛杉磯馬拉松。

「我仍然期待參加LA馬拉松賽。」他表示:「我很幸運能來到這裡,我不會放棄跑步。」

參考文章:runnersworldcoloradoanucheal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