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一個月都戴著馬拉松完賽獎牌

0
3393

你有沒有嘗試過每天帶著馬拉松完賽獎牌長達一個月的經驗,這會帶給你不同的社交體驗?作者嘗試了一個月的時間戴著完賽獎牌,就如同社會實驗一般,讓他對人性有了新的見解。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在參加了波士頓馬拉松之後,我跟其他人一樣戴上了完賽獎牌,許多人稱呼完賽者是英雄,儘管我知道並非如此,但我仍想試著假裝扮演一下。

之後,當所有跑者在幾個小時後、或是第二天把獎牌高掛收藏起來之後,我仍然將它懸掛在脖子上。

如果你身在波士頓,配戴獎牌的前幾天會顯得很酷。這像是一種象徵:在其他人都恢復原本模樣時,配戴著完賽獎牌似乎彰顯波士頓馬拉松的偉大。甚至在我週三返回紐約的大巴士上,司機也格外注意到我脖子上掛著如醫生聽診器的黃銅圈。他說:「我們巴士上有波士頓馬拉松的完賽者耶。」

回到紐約三天之後,問題就開始了。我去了7-Eleven買啤酒跟午餐時遇到熟識的店員,他問我:「你今天剛比賽?」

「沒啊。」

「你一直戴著它?」

「你不覺得這樣很酷嗎?」

店員沒有回應我,但他可能正忙著給店內的其他事。

在那一回之後,每當有人問起這塊獎牌時,我試著解釋,遇見最多的回應是『喔~~』表示他們理解我想表達的意思,卻困惑我這麼做的想法。這個簡單的『喔~~』單音隨著時間推移而有所不同,在第12天之後到達高峰。那時我可以理解這分成三個階段:理解這層困惑、憐憫以及慎重。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這些反應將我的社會實驗帶入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局面:證明人們本質上是善良的。每個人都能忍受我的廢話。確實他們吃了一驚並因此感到困惑,甚至有點擔心我,但因為大家都太善良,沒人會淡化我跑完波士頓得到優越感這件事。沒有一個人要我把獎牌從脖子上拿下來。

甚至有些人避開了『喔~~』的三部曲階段,直率地向我表示祝賀,彷彿我才剛完成比賽。三個星期之後我在快餐店遇到了某個服務人員,他認出我身上的獎牌問我:「你跑完波士頓馬拉松?」我一點頭,隨即他跑到櫃台旁跟我握手擁抱。我幾乎要淚流滿面了。

在某些地方,人們會質疑我:有真的需要這麼做嗎?但在朦朧、舒適的酒吧,我得到更多的讚美:「我喜歡你的項鍊。」儘管他們不能認同我痛徹心扉的長跑競賽,但仍稱讚我堅持的耐力表現。

至今已經六周了,我降級到僅僅隨身攜帶獎牌,並隨時期待一個好建議或是個有趣的回應。說實話,人們對於馬拉松完賽者的好心慷慨似乎沒有底線(儘管他們會有所困惑)。但你若沒有這般實驗精神,完賽後48小時就該把獎牌掛在牆上就好。否則之後發生的事都挺怪異的。

內容來源: MATTHEW MEYER, AS TOLD TO MATT ALLY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