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環台是種感動

0
2056

作者:林冠妤

出發的前幾天,好像全世界的人都無法理解為什麼,我,一個高中女生,會想要跟著「救世要跑」跑步環台。

我的班導跟我說:「冠妤啊~妳確定嗎?考試考不好也不要這樣想不開啊!」

我的同學跟我說:「跑步環台?喂,妳是腦袋被考壞掉了嗎?跟我們去看演唱會啦!」

我的媽媽跟我說:「唉,妳是女生欸。這麼熱去跑步,曬那麼黑以後嫁不出去怎麼辦啊?」

到底是為什麼要跑,其實我自己也說不太上來。曾經環台過的人都知道,環台不只是一個計畫,那是一個信念,一種用熱血實踐夢想的方式。而跑步環台,需要的不只有體力,還要一點點的瘋狂,加上百分之百的勇氣。

06

就這樣,七月一日那天,我和我爸就莫名其妙的跟著大家,開啟了23天的旅程。

雖然後來我只跟了四天,在這漫長的四天裡,每天除了跑還是跑,天氣之酷熱難耐還有膝蓋和腳踝傳來的隱隱作痛讓我每分每秒都很想放棄。不過望著跑者們的背影的時候,我忽然明白了,到底為什麼要跑步環台呢?經過了好幾天,跑者們原本潔白的衣服都和著汗水矇上了一層洗不掉的灰,原本輕盈的步伐漸漸因為疲勞而變得沉重。身體的不適與疼痛固然是無法避免的,但他們總能在短短的休息時間把自己調適到最好,然後帶著愉悅的心情再向前邁進。

05

他是始作俑者,「救世要跑」的發起人,劉品賢。

很多人都問過他為什麼會想要跑步環台,當然我也問了一樣的問題。一開始,品賢哥哥只是蠻不在乎的回答:「啊就吃飽太閒嘛。」後來他才把整個「救世要跑」的誕生史說給我聽。

品賢哥哥說其實影響他最深的人是國峰教練,好久以前他曾看過國峰教練在2008年時跑步環台的報導,但當時的他還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對於跑步環台只是覺得很新鮮,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直到接觸了鐵人三項後,他開始覺得,說不定有一天他也能夠跑步環台。到了今年年初,他動筆寫了企畫書,以節能減碳為訴求,卻四處碰壁。就在他萬念俱灰的時刻,環品會像救星般的出現了。然後就有了今天的「救世要跑」。

品賢哥哥還說,為了要環台,他們可是辛苦的集訓了三的半月。每天都要練跑,跑到腳很痛,卻看不見具體的成果,實在很令人灰心。但現在,「救世要跑」已經正式開始,他的夢想也一步步的正在達成。雖然跑起來腳還是和練習時一樣會痛,但不一樣的是,他很開心。

04

他是教練,徐國峰。

國峰教練的招牌表情是靦腆的微笑,跑步的時候就算很累或腳痛也完全無法從表情上看出來。一路上教練很擔心哥哥們的身體狀況,一直要他們只要有不舒服就要趕快說。

教練曾在2008年時完成過一次跑步環台的壯舉。「那為什麼還會想再跑第二次呢?」我想,跑步環台那麼累,一般人跑過一次之後,應該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的人都不會想要再跑第二次吧!但剛剛好,教練就是那百分之零點零零一的人,他給了我一個出人意料的回答。他說:「跑的時候腳痛是必然發生的,那種痛是跑在多次都無法習慣的。所以我會想要再跑第二次,大概就是想再仔細回味那種痛的感覺吧!」

03

一路上最搞笑,問題也最多的人,施禹同。

「你還好嗎?」「呃…很累。」禹同哥哥的狀況似乎不太好,跑步的時候表情很糾結。「那你跑到現在感覺如何?」「等我跑完,我以後就再也不要跑步了!絕對不跑了!」禹同哥哥很正經的說完,大家都笑了。

02

他是現任東華鐵人隊隊長,個子最小,卻隨時都在肚子餓的羅譽寅。

01

他總是掛著大大微笑,人超級nice的莊茗傑。

23天的旅程結束了,結束的時候,竟然有種依依不捨的感覺。踏進終點的時候,忽然間有種感動,我想,這種感動大概有點難用言語形容,也許要親身體驗過的人才會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