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破分齡組半程馬拉松紀錄 沉溺酒癮的長青跑者

0
2056

當他看到終點計時,湯米‧休斯開始衝刺。努力抬起胳膊揮舞雙腿,跑了最後一百公尺。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跨過終點之後,好消息隨之而來:湯米‧休斯以六十歲之齡在半程馬拉松世界紀錄上取得了新成就,他在9月12日英國安特里姆海岸半程馬拉松賽上以1小時11分09秒打破紀錄。那天晚上他吃比薩慶祝,隔天早上,他再度跑了33公里。

你只為六十多歲還能跑出佳績訝異嗎?你更應該訝異的是他曾經一度走近死亡邊緣。湯米休斯說道:「如果沒有跑步,我可能就已經下葬了。它使我留在這個星球上。」休斯有很多身分,奧運選手,四個孩子的爸,一個電工,同時,他也是戒酒者,而且對坦承沉溺酒癮毫不忌諱。

要談最低點,就先從最高處開始談起。1992年巴塞隆納奧運,湯米休斯在摩洛哥馬拉松以2小時13分59秒成績獲得參賽資格,但同時,疲勞性骨折困擾著他。那年的馬拉松賽是奧運最後一場比賽,隨即就是閉幕式,所以只要在2小時45分後完賽的人都會被引導到場外的終點。休斯承諾自己:「絕對不要被引導到場外終點。」最後,休斯在人群與大螢幕下進入奧運體育場,以2小時32分55秒排名第七十二名。

湯米的一生都為了成為奧運選手為目標,當他進入巴塞隆納奧運終點之後,人生似乎有些改變。他說:「在我腦海中我達到了巔峰,之後,我就失去了動力。」奧運後的他從事電工工作,並在2008年的貝爾法斯特馬拉松比賽以2小時28分38秒第六名完賽。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沒想到五十歲出頭,他發現一些不安的改變。陸續出現零星的情緒波動,讓他思緒走向黑暗的方向。「我陷入嚴重的抑鬱症,開始大量喝酒。我會去喝個幾周,然後全神貫注的訓練,但是情緒波動一再出現。情況越來越糟,最後我連續幾個月都在喝酒。」平常周間工作,他每個晚上都會喝完一整瓶伏特加,隔天把自己拖下床去工作。但當他沒有工作時,情況更為惡劣。

休斯把一切戒酒的功勞歸功於伴侶安妮,她幫助他面對心中的惡魔,並在困難時期、其他人都放棄了的時候,依舊陪伴他。戒酒的過程非常辛苦,幾度讓他掉入谷底,也讓彼此承受許多痛苦。

有一回,安妮帶著休斯前往醫療中心,經由血液檢查發現他的血液中鈣水平異常高,這是由於甲狀旁腺功能亢進引起。「如果沒有被發現,幾年後我的骨頭會變得非常脆弱,可能無法走路。」他說:「喝酒反而讓我因禍得福。」休斯在2018年9月動了手術切除腺體,幾周後他代表愛爾蘭參加西班牙世界半程馬拉松大師錦標賽取得銅牌。

「從那之後,事情就變好了。」他說:「越來越好。」

照片來源:outsideonline
照片來源:outsideonline

他一路參加馬拉松賽,在鹿特丹馬拉松以2小時30分15秒完賽,甚至在去年與長子在法蘭克福馬拉松合作完成了最快的父子檔成績,湯米休斯以2小時27分52秒完賽,長子伊恩則以2小時31分30秒總和4小時59分22秒。湯米休斯甚至跑出了分齡組的世界紀錄。

「對我來說,這是最大的成就,」湯米說「比奧運還大。」

這些年來,湯米休斯的訓練沒有太多改變,備賽期每周跑步192公里,其餘時間則降到每周96公里。日常訓練是早上跑16公里、晚上跑16公里,周日則是27公里到34公里的長距離跑。每周一次參加Termoneeny Running俱樂部活動參加田徑賽。他不監視自己的心律或時間,而是憑感覺奔跑。

「如果我覺得需要休息,那就休息。」他說:「我不能太嚴苛,因為會過度訓練。但是身體仍然可以忍受,這很棒,這是令我驚訝的地方。」休斯定期做力量訓練,一些重量訓練、仰臥起坐及核心訓練。而且他的飲食讓人耳目一新,不服用任何補品,只在長距離跑喝些運動飲料補充電解質。

自從2018年戒酒成功之後,湯米沒再喝過一滴酒,這使得他的身心都狀況更佳:「我曾經把很多身邊的人拖下水,我希望我早點戒酒,但我無法重寫歷史,只能展望未來。」他沒走過正規的治療療程,他認為只有自己才是復原的關鍵。

他表示到上癮可能是一種變形的影響,在生活的某個區域消失了,然後就出現在另一個領域。正如他斷絕了酒癮,而對跑步上癮。休斯強調他對運動的態度是正面且健康的。「人們可能覺得我跑步上癮,因為我不停地訓練、訓練。但是是因為我有一個目標。」

時至今日,他已經六十歲了。生活始終如運動員般進行。過往他勤奮地工作,一周七天,現在的他只偶爾為女兒做生意。儘管芬蘭曾經提供一個高薪工作,但他權衡了這會影響訓練,因此拒絕。「你必須思考:我真正要的是甚麼?」他說:「我有足夠的錢支付帳單,而且我致力於跑步,所以我想堅持下去。我喜歡這件事,並以此為主。」

文章來源:runnersworld

【延伸閱讀】

活到老跑到老 59歲Hughes跑出2:27的關鍵秘訣

持續訓練菁英表現 向長青組運動員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