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出無聲世界 許樂盼為身障群體發聲

0
474

神情專注、抬起腳跨過一個又一個的欄架,目光中只有眼前的終點線,聽障跨欄好手許樂撐過傷痛低潮,跨過兩個高強度國際賽事,用自身經驗鼓勵大家克服迷茫找到自己的熱情所在,「不管我們是聽障或是一般人,我們生活中都會遇到很多困難,套用我很喜歡的那句話,一切都會過去的,人生很長,最重要的是找到你喜歡、找到快樂的事,那才是最重要。」

攤開許樂的成績列表,除了多次改寫世界聽障跨欄紀錄,也在許多聽人賽事站上頒獎台,近期更在成都世大運以第 16 名的成績跨入準決賽,即使未能挺入決賽,努力超越自我的態度讓世大運特別專訪撰文刊登於官網上,讓更多人看見許樂,現在她期望透過自己的故事,讓身心障礙者可以看見更多的可能性。

許樂被診斷出聽力障礙時,需自費植入電子耳,加上後續的保養是一筆不小的支出,現在電子耳已有健保補助,而許樂也感謝現在有科林助聽器的贊助!圖片來源:身障運官網
許樂被診斷出聽力障礙時,需自費植入電子耳,加上後續的保養是一筆不小的支出,現在電子耳已有健保補助,而許樂也感謝現在有科林助聽器的贊助!圖片來源:身障運官網

父母五年堅持換許樂一輩子

許樂在兩歲時被發現雙耳重度聽力障礙,當時網路才剛始發展,資訊十分稀少,許樂父母為了讓她學會說話並可以獨立的去融入社會,因此查閱許多語言治療相關資訊,在醫生的建議下媽媽辭掉工作,每天花六到八小時教她認字說話。那時必須將許樂綁在安全座椅上,以防她亂跑不願意學習,許樂爸爸想起這段過往表示,那時很辛苦,許樂需要先會認字才會說,因此常常練習到與媽媽抱在一起哭,如今全都值得了。

因為父母對於許樂教育的堅持,因此她從國小到大學都是進入一般學校就讀,從兩歲開始艱苦的語言訓練開花結果,如今許樂戴著輔具(電子耳、助聽器)就能與大家對答如流,看著幾乎有比賽就會隨行的父母,許樂有些感性的說:「因為當時年紀小,很多事情沒辦法印象那麼深刻,但有看過那時候的錄影,他們真的很了不起,最辛苦的還是他們。」

家人是許樂最堅實的後盾,現在若是假日比賽,就會全家出動,許樂看到熟悉的家人心理不會那麼緊繃;受到許樂的影響,姊姊現在是語言治療師。照片來源:許樂媽媽提供。
家人是許樂最堅實的後盾,現在若是假日比賽,就會全家出動,許樂看到熟悉的家人心理不會那麼緊繃;受到許樂的影響,姊姊現在是語言治療師。照片來源:許樂媽媽提供。

對田徑日久成情

說起與田徑的相遇,許樂有些害羞地表示,因為全家有過敏體質,在醫生的建議下被爸媽「逼」著跑步,但她其實小時候很討厭跑步,不喜歡喘的感覺,爸媽還要用「汽水」作為獎勵作為誘惑,沒想到國中在姊姊的推薦下加入田徑隊,竟然跑出成就感,就再也離不開了。

現在回想到初練田徑的自己,許樂有點感慨地說:「很多事情可能不是你一開始就非常喜歡,而是你跟這件事慢慢相處,相處多年後開始有離不開的感覺,很難想像國中如果沒有遇到田徑,現在會是什麼樣子。」

從排斥到密不可分,許樂必須付出加倍的努力,去加強雙耳聽力受損影響的平衡感,還有用技巧去彌補即使有電子耳輔助,起跑仍會較一般選手慢 0.1 秒的劣勢,經過長時間的堅持,許樂多場賽事中傳回捷報,逐漸在田徑場中嶄露頭角。

為了彌補聽力影響的起跑反應,許樂轉戰跨欄後跑出自己的一片天空,找到自信!照片來源:大專體總
為了彌補聽力影響的起跑反應,許樂轉戰跨欄後跑出自己的一片天空,找到自信!照片來源:大專體總

不管快樂還是難過,一切都會過去的

經過長時間的努力,許樂在 2020 年多次打破聽障世界紀錄,卻在這之後的兩年內左後腿三度拉傷,讓她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應該要放棄田徑,「第三次拉傷的時候我都已經有點想放棄,感覺好像看不到盡頭,那時候壓力很大,會去想如果不跑田徑,我還能做什麼?我會快樂嗎?仔細去想還是希望繼續堅持,看看能不能恢復、重新站起來。」許樂表示自己很幸運,有家人教練跟許多人的支持,陪著她復健重新站上跑道,現在還有贊助商的協助讓她得以在每天練習後進行物理治療,狀況逐漸穩定。

低潮時許樂也翻閱許多運動心理相關的書籍,意外看到「不管快樂還是難過,一切都會過去的」這句話而震撼不已,她解釋:「像現在回去看拉傷那時候,也會覺得一切都會過去,甚至是很開心創造出好成績的時候,也是會覺得一切都會過去,還是要繼續努力。」如今,許樂也用這句話不斷激勵、同時也鞭策自己,她也期望透過這句話鼓勵大家持續為目標堅持努力。

巴西聽奧_國際舞臺初體驗

走過傷痛低潮,許樂首次正式踏上國際舞台,第一次出國參加國際賽就飛到地球的另一端巴西參加2022年聽障運動會,因近幾年才開始正式接觸聽障賽事,因此相較於在國內與聽人比賽聽槍聲起跑,許樂需要轉換為看燈號起跑,並在踏入田徑場時將輔具拿掉,大家僅能用手語溝通。

「我們完全聽不到任何聲音,在聽奧的賽場上也會看到很多人用手語去溝通,每個國家跟國際手語都不一樣,這真的是很特別的點,未來也要多學習手語,不然在聽障的比賽沒辦法溝通。」

飛往巴西的旅程讓許樂大開眼界,她笑著表示很感謝首次搭飛機就坐到商務艙;她認為最大的挑戰是完全日夜顛倒的12個小時時差,需要花很多心力調整。照片來源:教育部體育署
飛往巴西的旅程讓許樂大開眼界,她笑著表示很感謝首次搭飛機就坐到商務艙;她認為最大的挑戰是完全日夜顛倒的12個小時時差,需要花很多心力調整。照片來源:教育部體育署

首次參加聽奧許樂就在 100 公尺跨欄跑出 13.91 秒拿下金牌、在 100 公尺以 12.31 秒奪得銅牌,表現十分亮眼!經過聽障國際賽的經歷,她也分享與聽人賽事的差異,「跟一般聽人比賽時,我要把我是聽障這件事拋掉,把我跟一般人放在同一個位置進行比賽,但在聽奧會有種感覺,它的包容性很強,當我站在聽障的賽場上我沒有不一樣的地方,我們都是同樣的群體,就算我跟別人不一樣也沒關係。」

許樂比巴西聽奧時正值疫情最嚴重時,許樂備賽之餘還需擔心是否會因為染疫而須在國外隔離,所幸最後順利完賽平安回台。
許樂比巴西聽奧時正值疫情最嚴重時,許樂備賽之餘還需擔心是否會因為染疫而須在國外隔離,所幸最後順利完賽平安回台。

成都世大運_超越障礙

「其實我們年紀都差不多,但能感受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感覺,真的是很震撼的體驗。」

簡慶宏教練自費飛到成都,驚喜現身讓許樂感動到飆淚,也讓她在世大運放下心中的大石頭。照片來源:許樂媽媽提供
簡慶宏教練自費飛到成都,驚喜現身讓許樂感動到飆淚,也讓她在世大運放下心中的大石頭。照片來源:許樂媽媽提供

在如此高強度的比賽下,家人及教練都不在許樂身邊,因為對於自己的高度期待,讓許樂感覺壓力爆表,她形容當時的感受是心裡一直繃著一根弦,一直告訴自己要堅強、要獨立,直到在賽前熱身看到簡慶宏教練驚喜現身,那條弦就斷掉了,許樂忍不住掉下眼淚。

「教練來了,感覺自己不用扛那麼大的壓力,心裡有一半的重擔都丟到教練身上去了。有時候十幾秒的狀態要很好得表現出來,其實光靠我自己一個人也沒辦法發揮那麼徹底,所以家人教練能在我身邊,幫助真的很大。」許樂多次提及對於家人教練的感謝,他們的存在如同「定心丸」讓許樂能毫無後顧之憂去衝刺,並且不斷締造出自己的最佳成績。

首度征戰世大運的許樂,也與 FISU 代理主席 Leonz Eder 、秘書長 Éric Saintrond 等人碰面會談,並接受 NAOMI MA 撰文專訪以「跨越障礙─聽障 100 公尺跨欄選手許樂的故事」刊載於世大運網站。圖片來源:fisu.net

為身障群體發聲

無論聽人視障、比賽大小,許樂都拿出最好的狀態去比賽,經歷了許多「第一次」的洗禮,許樂除了透過賽事調整為最佳狀態、持續突破自己的成績之外,也想透過自己的故事讓更多人重視聽障、甚至是身心障礙者的群體與賽事。

「最近聽奧、帕運關注度有一直在提高,很高興可以得到越來越多關注度,也希望可以讓更多人瞭解到有身心障礙者可以來參加的運動會;一般人也會很好奇我們是怎麼比賽的,像我也有被問過視障跟坐輪椅的人如何比賽,大家對這個部分開始感興趣,我覺得是很好的事情,但我也覺得這需要更多的時間去普及推廣。」

田徑場外的許樂,喜歡自己做甜點餅乾,但為了賽事保持忌口,只能尋找低熱量的食譜;閒暇時喜歡看動漫,甚至是買周邊商品來療癒自己。圖片來源:身障運官網
田徑場外的許樂,喜歡自己做甜點餅乾,但為了賽事保持忌口,只能尋找低熱量的食譜;閒暇時喜歡看動漫,甚至是買周邊商品來療癒自己。圖片來源:身障運官網

投入時間耐心恢復傷勢,許樂接下來將透過賽事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期待能回到自己的巔峰狀態!田徑的歷練讓許樂逐漸蛻變找到了自信,而她接下來希望能透過自己的力量讓更多人來關注、投入身心障礙運動,甚至激勵大家看見自己的可能性!

【延伸閱讀】

超越障礙的聽障選手許樂 以百公尺跨欄前進世界的舞台

「無聲、吾聲」聽奧羽球國手沈彥汝 拾拍重返球場、為自己而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