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鬼縱走(上)──大鬼湖

0
16898

6504140599_d204208826_b

文、圖/R&B旅行團

說起這個大鬼湖,10年前我還在扇平服務時得知能從多納林道進入,就巴望有一天能成行,結果說要組團的同事婚也結了,孩子也生了,88水災路也斷了,都沒個消息,我想我再不出發可能哪天我膝蓋廢了也去不成,不過直到出發那天也沒把握會不會撤退,好在老天保佑最後能順利完成。

6504140887_9d09437bbf_b

在google earth疊合上合立體地圖與真正的航跡

說到大鬼湖的路程自從88水災之後幾乎就沒人走過了,去年6月有幾個人去(下面鐵牌裡的那幾人),結果以直昇機吊掛回家。

6536797705_086d10d00a_b

這次的成員還是上次比亞豪的團隊,其實我們3個人都對雙鬼湖山區很陌生,Buya還是第一次爬南部的山,不過爬山這回事,值得信任的伙伴比找帶路的人還重要,3-4個人是精簡裝備最適合的團隊大小,不過後來發現這條路線可以帶雨布就好(最後只搭了一天帳棚),因為海拔不高找避風處紮營也不算太難。

6536795089_f98271d5b5_b

第一天午餐處

多納林道13K處的崩塌摩托車就無法前進了(我們是從9K開始踢),22K的走山範圍很大,我們是採取直接橫渡,最後一段有下切溪谷再上林道,由於當天起大霧沒辦法判斷稜線的路跡,我在想當地出入的原住民可能是上切稜線到25K工寮也說不定。

6513543079_12d5552e52_b

由於3個人都沒去過大鬼湖,結果第二天光找登山口就出ㄘㄟ,手上兩份行程紀錄對登山口都沒著墨太多(想必2、3年以前路跡清楚路條又多吧),我又托大沒拿出1萬分之一的地圖判圖,Buya悶著頭便往稜線衝,走了幾小時發現根本從登山口180度對向上的稜線,只好延稜線繞一圈走到正確的地方(上圖的航跡),說起來容易,走起來可是吃盡苦頭,上上下下一兩千公尺不說,沒人走過的野山全部都是懸鉤子跟菝契,結果這天整整走了10個多小時沒停才走到登山口附近稜線迫降,當日原本還預計是行程裡最輕鬆的一天咧,此後只要一有猶豫,本人馬上拿出地圖,因為此行最深刻體驗的,就是:

欲速則不達啊!

6513623247_9999961809_b

鏡頭上不是霧水就是雨水,也總沒時間擦乾淨。

6536798703_af1935b52c_b

第三天3人很有效率的一早就順利抵達雨古亭,心裡想著今天應該能多少追上昨天浪費的時間吧,結果代誌果然不是憨人想的那麼簡單。

6536799947_ffbc33383a_b

出發約1小時就遇到歡喜山下的崩壁,剛開始看起來還好。

6536800573_bb49b04df7_b

走到中間我就開始想:幹,好像有生命危險(緊張到手指都遮到鏡頭了),此時Buya上下跳躍找路(超神的,石頭都在他走過後才崩落),另一個同伴建議低繞,因為稜線上的崩壁看起來很險(沒想到這就是錯誤的開始)

Buay叫我們兩個先走到照片左方幾棵樹在崩壁上形成的孤島(看起來很近,實則下降有50公尺左右),那時我心想,到那裡以後,後面很可能是更大範圍的崩壁,結果一點也沒錯,千辛萬苦爬到樹根上,我看到Buay已經在下一個崩壁(寬度大概有7、80公尺吧)的最盡頭乾溝裡,叫我們過去往上爬,說應該可以爬到稜線(請原諒那時已經沒心情照相),跟我一起同伴建議撤退,從雨古亭直接上稜線,Buya則堅持前進,兩人開始爭執,我看看Buay說的”很好爬”的乾溝實在沒啥說服力,可是撤退也很頭大(因為剛才走過來都覺得有點在賭命了),此外行程就延誤更久了,後來我說,不如停在原處看他爬爬看。

結果他放下大背包,還真的爬到崩壁頂端的芒草裡不見了,之後從芒草裡傳出聲音:說他有看到砍草的痕跡。

看來也只能前進,於是我拿出只在南三段用過的扁帶,兩個人想辦法抵達上次看到Buay的地方,此時從上方的草叢裡傳出談話聲,我心想,靠,誰會在這啊?上到林道以後問Buay,他說有一個魯凱族的同胞帶著2隻狗經過這裡,聊幾句之後從稜線離開了,我遠眺稜線沒人,最好是有那麼輕鬆,我當時還有點驚魂未定哩。

後來聽說那位路人來自佳暮,難怪那麼強,2011年6月就是請他們去搜救大鬼湖的登山客,他跟Buya說,雙鬼湖之間的路徑已經很久沒人走了,聽了還真心安。

6513620939_a97a9f315c_b

大部分的倒木則不是得跨過去就是從底下爬過去,不管什麼顏色的雨褲都變成泥巴色的

最困難的已經過了,接著就悶頭趕路了(到大鬼湖的路跡自此還算清楚),路上蘭花很多,不過由於剛才受到的震撼太大,完全沒心情觀察。

6513618143_38a4f878e5_b

遇到風倒的大樹總是很傷腦筋,這株架在高高的溪谷上,剛好做獨木橋。

6513618473_5ffa35a562_b

往大鬼湖路上的紅檜巨木,不過在這個區域,大牛樟才是人類的目標。

這天早早就到2038鞍紮營,此後拿地圖研究了很久行程(頭已經洗下去才開始認真),這天晚上我想著才走了3天,忽然就覺得很絕望想Call直昇機,不過打電話要嘛回頭爬崩壁,要嘛往前再走兩天,所以也只能想想。

唯一乾爽的下午,可惜這天走錯路,為了找登山口上上下下稜線走了11個小時路都沒停,傍晚破降稜線營地時,看到對山走過來的鐵杉稜線。

6513617145_5c13477b29_b

隔天一早重新出發,昨天落後的行程到第四天才趕回來。

6513617413_e297be2942_b

第四天早上10點多就到大鬼湖了,下圖是湖邊修道人蓋的小屋,不知怎麼已經被一把火燒光了。

6536989137_12191b9258_b

6536990167_87700ccb09_b

大鬼湖東西池間的水道

從這裡開始幾乎都是靠地圖跟GPS找路,一趟走下來才又發現很多GPS的新功能。

6536990697_1b18065510_b

大鬼湖真的超大的(還會起浪!),一方面也是天氣不好風強雨大,據說深度有50公尺!太誇張,我覺得裡面一定有不知名生物生存著。(待續)

 

 

本篇作者/R&B旅行團(Rebecca&Brian)

R&B旅行團是Rebecca和Brian這一對經常於世界進行戶外與生態探險的雙人組。他們的冒險故事始於1999年921地震發生後不久,從加拿大AB的四個國家公園開車自助旅行開始。由於Rebecca從事有關森林生態研究方面的工作,因此「R&B生態冒險筆記」主要為記錄他們兩人在世界各地的生態旅遊,以及在福爾摩沙山林行走的觀察及感想為主。此外,他們近幾年接觸攀岩及滑雪運動,也開始進行攀岩及滑雪旅行的相關紀錄分享。

1926737_4852539729061_4025778117294996488_n_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