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結者》__大聯盟史上最偉大的救援投手 馬里安諾‧李維拉自傳

0
3061

立體書封

在李維拉還是巴拿馬的漁村小夥子,某次比賽球隊了陷入了困境,李維拉從外野被叫上投手丘,在此之前他不曾在比賽中擔任投手。在這個偶然的機會下,李維拉展現了他的投手天份,開啟他不可思議的棒球生涯。

李維拉是紐約洋基隊的王牌救援投手,獲得了大聯盟史上最多次的救援成功紀錄,也是唯一一位贏得美聯總冠軍賽、世界大賽、全明星賽最有價值球員的終結者。他從不譁眾取寵,也沒有諸多華麗的球種,他的存在,就是為了用剃刀般的卡特球摧毀對手反敗為勝的希望。當《睡魔來臨》響起,你將知道勝利就在前方!

在他的自傳《終結者》裡,記錄了李維拉最私密的心路歷程與職業生涯中許多重要時刻,你將跟隨著他的文字,一窺他在巴拿馬的童年時光、跟父親的互動、小聯盟的奮鬥過程,以及與諸多傳奇隊友及戰友:戴瑞克‧基特、安迪‧派提特、荷黑‧波沙達等互相鼓勵奮鬥的經過,更能從中感受到他對棒球的熱情與獨一無二的哲學。(封面圖片來源

 

 

以下節錄《終結者》部份段落:

正值生涯年球季中的德瑞克,敲出他今年第十五支球壘打,並繳出單場三安打的表現,打擊率竄升至三成七七。拉米諾‧門多薩中繼上場繳出了轟動全場的表現,用三局多無失分的表現帶領我們來到了第九局。我在金屬製品樂團(Metallica)〈睡夢降臨〉(Enter Sandman)的吉他伴奏下從牛棚小跑步到投手丘,這是洋基隊幫我選的新出場曲。我並不是很在意這件事,而且說實話,我並沒有放多少心思在這首歌上。自從一九九八年世界大賽時,洋基隊注意到聖地牙哥教士隊的球迷因為崔佛‧霍夫曼的出場曲AC/DC樂團所演奏的〈地獄鈴聲〉(Hell’s Bell)表現出的狂熱時,他們就一直要幫我挑選有趣的出場曲(我可能會想選〈前進吧!基督精兵〉[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但我不認為這首歌會讓球迷覺得很興奮)。這之間他們試過用球迷可能會喜歡的槍與玫瑰合唱團(Guns N’ Roses)的〈歡迎來到叢林〉(Welcome to the jungle)。後來是有一天洋基體育館的播音人員麥可‧路吉(Mike Luzzi)播了〈睡夢降臨〉,結果全場球迷全都陷入狂暴的狀態。至此探索任務結束。沒人知會我這件事,也不需要。假使球迷喜歡,那就這樣做吧。

我熱身完後,就站在投手丘後方,點頭致意,右手握球,進行我慣常的禱告:

「主,請保佑我一切平安。保佑我隊友一切平安,保佑大家平安。我祈求您的保護,並給予我所需的力量。阿門。」

我完全專注,並能感受自己的心全然敞開。突然間,我感受到聖靈壓倒性的力量。我的英文還沒有好到能夠確切的描述那份感受,用西班牙文也無法貼切的敘述出來。只能說是一種超越自身所能擁有的神聖力量在心中不斷增強,從靈魂中不斷溢出。

「我是引領你到這裡的『那個人』。」聖靈說。

我停下動作,轉過身查看圍繞我的五萬名球迷。我知道自己剛剛真的聽到了,也知道我是唯一聽見的人。這個聲音的音調充滿喜樂,但同時也在敦促我。我在這個賽季,在我職業生涯的這一刻,真正深刻感受到了我在投手丘的職責。我並沒有表現出來,但我現在充滿信心並充滿活力,活像是面對每個打者都可以做出預告三振般。這個當下,很明顯的,主確信我有些名大於實了,我得時時提醒自己祂才是全知全能的,而非我。

當我站在洋基體育館的投手丘上面對所有打者時,心中總是充滿各種情緒。被這個突然降臨的聖靈警鐘給深深嚇到後,讓我知道要不斷磨砥自己並保持謙遜。

對於自己被自以為重要的想法牽著鼻子走,我感到很抱歉。對於自己一直一意孤行的想要念個學位,而不是探尋主的想法,我感到更加抱歉。確實是主把我引導到這裡來的。沒有祂我什麼也不是。我能站在這裡,隨心所欲投出精采好球唯一的理由,就是因為祂賜予我力量。

投球的時間到了。

嘿,」我心裡想,「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何能投到這個程度。

我會拿出最佳表現,但在這個瞬間,我可能會對自己是否有能力專注在當下的任務中產生懷疑,就如同我懷疑自己為何能夠擁有這段職業生涯一般。或許這是主想要教導我的課程的一部分吧,我不知道。

我讓布雷特‧布恩(Bret Boone)打出了右外野飛球接殺出局,有一小段時間,我認為或許最後我還是有辦法讓自己穩下來吧。

這個想法並沒有持續太久。

對上奇伯‧瓊斯時,我先投了一個挖地瓜的壞球,然後又連投了幾個明顯偏離好球帶的球將他保送上壘。對布萊恩‧喬丹(Brian Jordan)投出的第一顆球,就被他打出了一支帶著打帶跑戰術的右外野一壘安打。在我對上萊恩‧克雷斯科(Ryan Klesko)投到球數落後時,梅爾走上投手丘詢問我的狀況,並要我放鬆些,像過去大部分一樣投出好球即可。我點點頭,表現的就像是一切安好的樣子。

才不好呢。

克雷斯科打出一支車布邊的一壘安打。這支安打也讓救援飛走了。又經過了兩個打者後,安德魯‧瓊斯把我的球打到了左中外野的全壘打牆外,這一球使我搞砸了這場比賽。

這大概是我擔讓守護神以來輸得最慘的一場球吧。

我完全沒跟任何隊友說明今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我知道自己學到了重要的一課。我是人類,是人就會志得意滿。我們有時會偏離正道。主判定這個仲夏夜晚就是幫助我再次找回自己人生道路的時刻。

這一季接下來的比賽表現是巧合嗎?接下來這一整年我只掉了一分,這是巧合嗎?我以連續三十又三分之二局無失分,以及連續二十二場救援成功的表現結束這一季,這是巧合嗎?我沒有頭緒。我能告訴你的就是接下來的三個月我都處於極為謙遜的狀態,並在我此生從所未有的專注與自信下投球。

 

 

最後,分享一個李維拉的影片《The greatest closer 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