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th的微笑輕旅行──穿越烏爾卡尼亞越野賽

0
1480

六個黑指甲已經剪掉了,雙腳的拇指尚待處理。正在想「腳這麼糟,這樣還能找到不嫌噁心到不行的男朋友嗎」我的室友在我耳邊加一句「今年的萬聖節早到了齁!」對了,我手臂上還有一個前幾天一直出膿的疤。但是請放心,因為怕膿在同事身上滴落我貼心地將傷口包紮好了。

這就是我在西班牙所屬的加那利群島參加73.3公里越野賽,回到台北後的慘狀。也許我忘了跟大家分享超級馬拉松到底有多好玩。

76314_烏爾卡尼亞-06

76314_烏爾卡尼亞-02

拉斯帕爾馬斯,西班牙所屬加那利群島中最西北端的火山島,是一個旅遊勝地。一年到頭很多遊客來這裏渡假,悠閒地在艷陽下一邊做日光浴一邊享受小吃。然而,每年在五月的第二個星期,一群和平常的遊客大不同的人(身材都瘦瘦的)湧進來,而他們對「娛樂」的定義也非常不一樣。

「穿越火燒島」是Skyrunning  (http://www.skyrunning.com) 世界年度系列賽的第一站,也拜它的特色所賜已成為超級馬拉松界中最重要的一場之一,它結合優秀的選手陣容及激烈競爭,令人嘆為觀止的風景,殘酷難跑的路線和地形,以及主辦國西班牙的熱情等等特色都很吸引跑者。可望參加很久之後,今年有機會參加就給他報名了。

先來倒帶,回顧一下前幾週的事…

我在二月的東京馬拉松 Ruth的微笑輕旅行──東京馬拉松賽後的酸甜苦辣 ,結束之後用了兩週的時間恢復調養,然後在「穿越火燒島」前有七個星期的時間來想辦法將「路跑的腳」轉變回「跑山的腳」。其實這個過程有點坎坷不順,因為一開始有一週就訓練過頭(或相對恢復不足),使得我必須大幅度的減輕訓練量來恢復疲勞,但是遲遲沒恢復好又錯過了幾次原本計畫的關鍵訓練。中間雖然在香港參加了一場Stairmaster 越野系列賽並順利取得女子總冠軍(請參照http://asiatrailmag.com/hong-kong-stairmaster-series-back-with-a-bang/),但時間一秒一秒過了一直沒找回該有的感覺。

我在賽前兩個星期離開了台灣前往拉斯帕爾馬斯。如果有機會我都喜歡提前一段時間到比賽的地點,一來可以在舟車勞頓的旅程之後恢復體力、適應時差,並適應當地炎熱的氣候。到了那邊我都過得很單純,每天的活動不外乎吃得很營養,訓練,以及獲得比平常在台北更充足得睡眠。但更主要的是單純、不受干擾的日子讓心裡平靜下來,以好好迎接比賽。

剛到拉斯帕爾馬斯時我得心境有點不美麗,但33個小時得長途飛行本是個身心裡的挑戰。我很疲憊,訓練最近不順,面對可怕的路線又怕怕,但是我就提醒自己距離比賽前還有兩個星期的時間來調整心態,恢復疲勞和自信。

我發現隨著我參加的超馬場數的增加我越正視比賽心理的層面。再怎麼好的體能如果少了對自己的信心就完了。懷疑自己,告訴我競爭對手有多厲害、最近自己缺少的重要爬坡訓練,並求好成績的好勝心理如同住在心中的魔鬼,而我總是需要安撫他。賽前兩週已經有許多我無法一一控制的事情,但我能控制好的是我面對一切的心境。讓暗潮洶湧的心境平靜下來其實最根本的方法是提醒自己一件事,就是要懂得享受:超級馬拉松不是100米全速衝刺,在漫長的比賽過程你必須用心享受其中的樂趣。

比賽

76314_烏爾卡尼亞-01

比賽的起點位於El Faro沙灘上的燈塔旁,由經典重搖滾樂團AC/DC的歌曲帶動氣氛,伴隨著將近2000名跑者就位。氣氛正熱時,頭上戴著牛仔帽的賽事總監Depa鳴槍讓比賽正式開始。然而這次的起跑並不像一般的比賽,如日本的大型賽事那麼有秩序,因為在賽道變成單線道的窄火山砂土小徑前,跑者都爭先恐後、互相推擠,以取得最好的位置。然後,路徑變小後我們就開始一路爬爬爬!

從海平面開始,跑者在20公里內持續爬升19000米。這時候我就照我教練所說的,保守配速穩扎穩打。跑這個賽段的時候旭東日迎面而來,腳下的是火山路已經比雲層高,好像來到了火星上。

第一個補給站位於24公里處的 El Pilar,從禿荒的火山路下到綠油油的樹林,然後突然窄路走到寬闊的大平原,高昂的音樂和觀眾的加油聲迎面而來,好不熱鬧。這時候我暫時排名第五。接下來的一段路跟其他賽段相比還算「平坦」,所以我採取的策略是盡量利用最近練出來的路跑馬拉松速度將前面的幾位選手碾掉。果然,我的排名不久後爬升到第三,但是又消耗了不少體力開始覺得很累。這時心中的魔鬼又出聲,說「妳快爆掉了」!為了讓他閉嘴不擊破心防我在接下來的40分鐘中一直重複告訴自己,「這裏沒有一個人覺得爽,都在忍痛跑。妳要繼續往前跑啊」!

到了41公里處的水站時我被超車了。我的狀況很差,而且快掉回第五名的位子。此時我們還在火山口上爬著。

在明知如果要發動攻擊我不能再等,到了46公里的時候我刻意逼自己鎮定精神。因此我吃了兩個含咖啡因的能量包,放了喜歡的音樂,然後就告訴自己要趕快動身趕路。此作法似乎發揮了如強心針的作用,我又追過一位對手回到第三名了,又到了路線上的最高點Los Muchachos 與對手拉開點距離。在這個離終點還有18公里的地方跑者開始從2400米急降回海平面,同時腳下的地面是交錯的樹林和亂石山徑,對已經疲勞的股四頭肌如火藥引線、隨時準備爆炸。

可是我在這個最危險的時刻卻進入了越野跑中難得的狀態,忽然間身心靈與山徑融為一體,跑起來似乎不費力氣,精力又恢復滿分,精神清醒了。然後我環顧一下一切,突然覺得很渴望勝利的滋味,到終點前絕不鬆懈。

下坡賽段最後降到了臨海的小鎮。比賽的那天這個叫做Tazacorte的小地方整個都活起來了,居民夾道為跑者加油,而大聲的音樂又讓整個地方跟人搖滾起來迎接跑者。而我在最後的髮夾彎一邊跑一邊吃當天的第16個能量包的時候,在這麼多觀眾前的「舞台」上 偏偏摔倒了。連續下坡18公里後的疲憊狀態之下的我摔到地上的樣子跟放了慢動作一樣,而且我開始失去平衡之後可以說完全沒有反應,跟自由落體一樣直接摔了。回想起來只記得我躺在地上告訴自己要趕快起來鎮定精神,然後在我進入最後一個補給站的時候發現上臂和膝蓋都在流血。

嗯,越野人生就是如此啦!

下坡路段結束回到平地的小鎮上照理說應該是結束比賽非常理想的地方,可是我們卻又需要從這裏再爬三公里到Los Llanos才到終點。比賽一整天一直有人告訴我第二名的女選手領先10分鐘(好在我高中的時念過 西班牙文,勉強還記得怎麼數到10),但是這時候突然聽到我落後的時間只有4分鐘。果然,爬坡時我看到了她,但是眼睛看得到腳卻追不到了。爬完頗後到終點剩2公里的路,而經過Los Llanos這段路的時候夾道的觀眾一直跟我們擊掌,當地西班牙的大人熱情吶喊、小孩使勁high five,一路將跑者送到終點。

76314_烏爾卡尼亞-09

最後我以8小時33分10秒的成績跑完全程73.3公里獲得總排名第三。雖然這是我經歷過最艱苦的一戰之一,但這場比賽對我還是有一股說不上來的吸引力,因此可以確定我還會回來再挑戰一次。

76314_烏爾卡尼亞-11

在此我要特別謝謝Garmin放我走,讓我能夠提早到加那利群島準備比賽。對我來說,能提前到當地適應環境並調整身體和心理是上不上凸台的關鍵。另外也非常感謝The North Face以及RedCord給我的支持和協助。最後,也最重要的是所有支持我,給我加油以及關注比賽實況的朋友們,你們的訊息和加油聲都給予我莫大的力量。感謝你們!

By Ruth Croft
中文翻譯:涂景文
Photos: Ian Corless

Nutrition Garmin Fenix 3 The North Face Cardiac 

76314_烏爾卡尼亞-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