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台灣越野旅行──跑山獸野豬徑50k賽記

0
1297

跑山獸臺灣安坑50k野豬線越野賽。有小小進步。開心。照例先必須多謝山神大哥花草樹木一路的關顧照看。示現收到,裨益非常。枯木、刺藤,初時不解,後知深意。合十致禮。山水草木不語,然靈性天成。身處自然,當敬且畏。留心會意,會明白其中的表達和內涵。

還必須多謝Petr、Eva和跑山獸們用了很多心思和體力開闢那麼精采的賽道,志工給我們拍靚照、補給點安排吃喝和打氣。特別是Lobo媽媽。她親自做義工半夜在出發點為山獸加油,白天又在補給點給山獸們體貼的照顧。後來知道原來CPC的美味米粉是Lobo媽煮的絕對正宗的「媽媽味道」。還有比賽的獎品山獸頭帶,竟然也是她親手縫的!還有起點跳那麼帥氣原住民舞蹈給山獸們打氣的賽德克巴萊星王子和星公主們,他們是團長錢江麗珠帶領的『頭角原住民文化藝術團』星孩子,也深深致意和多謝。

野到難以形容的野獸山徑,溫暖和感動滿溢。

77927_野豬徑50k-01

77927_野豬徑50k-02

(賽德克巴萊星孩子。借用林明德哥/李小莎的美照)

77927_野豬徑50k-03

(好朋友們!)  照片來源:張大慶

*** ***
賽道的難度,先看看數據:總里程官方標注50公里,總爬升4200多米,最高峰1414米逐鹿山,次高972米熊空山,沒有山脊平過。想上另一座,麻煩先急降再說。GPS跟蹤顯示實際距離約52公里。路況非常“野”:日常使用的城鎮路面只恩賜了一丁點,90%可算是非常純粹的野路。野路的種類也基本全涵蓋:青苔覆蓋少有人跡、連車轍痕跡也被流水侵蝕的柏油路、遍佈碎石的砂石路或凹凸不平的黃泥路,密林小徑,溯溪,石灘,草壩,需要借助繩索、樹根和藤條、四肢著地才能“爬”上或降落的陡峭石坡……等等。更不用說朝露和跑中的雨水進一步增加挑戰程度,濕滑的山徑必須時刻打醒十二分精神才能應付。後來看到照片裡冠軍也滿身泥濘加上前後選手以及自己的“親身體驗”,判斷可能所有人都曾經“有幸摔跤”。

77927_野豬徑50k-04

(官方路線說明,非常詳細)

77927_野豬徑50k-05

(跑完的GPS軌跡。經過的各山頭)

可能是特意安排讓賽手熱身,起跑後要先上場地內的一條陡斜樓梯,兜個小圈再穿過一次起點拱門。跑過長城溪上的小橋後立即跑上石階,轉眼已經離開人工路面進入原野道路。很快已經見到泥巴裡留下前面跑手深深的腳印。樹林裡的小徑即使在山坡邊也只有一腳多寬,需要既顧及向前又要小心不要側滑跌落陡坡,並不容易跑出速度。不止向上的小徑要時刻尋找濕滑泥坡上的坑坑窪窪才能踩得穩固,下山也因為路滑而變得技術上比上坡更難,稍有不慎既可能滑倒,又可能被盤根錯節的樹根和橫臥山徑上的枯樹絆倒。石頭不止不能輕易踏上去借力,必須踩踏時更要小心翼翼:青苔加水對任何鞋子來說都是無敵的高效潤滑劑……

77927_野豬徑50k-06

(這是難度最低的繩路啦⋯⋯)

如果淩晨三點半開跑沒有絲帶在頭燈照射的時候閃光,完全不能知道路途的方向。白天也需要依靠絲帶,不停判斷、確認和校正,才能夠保持在賽道上。估計很多人或多或少地都試過跑錯退回來,重新認路再繼續。我也沒例外。三次跑偏:首段溯溪過後直覺不對馬上提醒前面的跑手一起回頭,後來發現原來山路在頭頂,GPS軌跡基本重合分不出來;第二次一個人看到路標指示卻判斷錯方向,好在及時回頭,跑上坡再跑回來的距離總只約500米,反而是拿電話出來看GPS找路用較長時間,合約十來分鐘;第三次就十分忐忑,明明看到路標指示向前,跑了相當長的漫坡後仍看不到下個路標,回頭重找仍不得要領,後來發現路標在旁邊平行的路上,想要儘快回到正確的路線必須橫穿一小片半人高野草密佈根本無路的樹叢!

77927_野豬徑50k-07

(三點半開賽,前一晚飛機,沒能睡著就起來搭車。賽完回到旅舍睡神就來囉) 圖片來源:林明德

獸徑是多精彩奔放的野蠻,可以從照片管窺一二,而且拍到的還不是最難的路段。(進一步細節可以參考跑山獸賽事圖冊。有些靚照是從李小莎 和林明德 的相簿借來的。感謝感謝。

文章來源:Philip 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