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獸餘威,久久未散

0
607

與往常一樣,我的生理時鐘會在清晨某一個時間自然甦醒,但今天上半身都鐵到袂振袂動,阿不是應該鐵的是腿嗎?怎麼連上半身都鐵的像鐵錚錚的硬漢啊!經過昨天野獸山徑的逆襲,我想這野獸餘威,鐵定久久未能退散!

也不就是去年的事,有幾場重要的長距離越野賽事,因為身體的關係,總是到比賽的後段(大概10小時)就會狂吐不止,完全不能繼續下去,就這樣DNF了幾場,其中也包含野獸山徑,後來可能累積的經驗值也夠多了,把這幾場DNF的賽事都一一拆解,歸納了幾個需拆解的炸彈,建立起拆彈的SOP好讓我能好好享受長距越野跑的樂趣。

第一個炸彈 電解質失衡(脫水)

我曾試過不少方式,讓我能擺脫電解質補給的問題,問了醫生也看了些文章,也試著自行調出等滲透壓的特調飲品,最後我找到醫療級的電解質發泡錠,溶於500cc的水,試了幾次25公里左右的距離,才放心的將它當做越野賽事的標配,這次的野獸山徑整體的氣溫算是涼爽,電解質的流失會慢一些,但我還是以少量多次的補給電解質,進CP點時也適量的補充鹽份,(沾鹽的水果、餅乾等等)但也不能太依賴大會準備的補給,還是帶著自己習慣的食物會比較踏實些。

第二個炸彈 下坡的跑法

這個問題是在港百發現的,我依照計畫的補充電解質,但我還是在港百80K的CP點狂吐,又是個讓人非常沮喪的賽事,後來發現症狀發生時,都是跑完一段長下坡或長陡下,野獸山徑如此港百亦然,下坡自認為跑的相當有態度,快已經不是問題,能直接跳下的從沒放過,也就是這樣,這樣的跑法,對腸胃有著巨大的衝擊力,以致在暢快的衝完下坡,我那三寶的胃又開始悲鳴了,這次野獸山徑,當我登上逐鹿山頂時,就告誡自己,接下來的陡下勿貪快,好好拆解這第二個炸彈,只要安全的到達CPC,最後的熊空山就有機會上去。下逐鹿山是整段5公里1000公尺以上的陡下,我改變了原先的跑法,下腳時放輕,超過4階梯的高度,忍住不跳,但這次又遇到大雨,路徑濕滑也是需要謹慎慢慢來,當我離開山徑,看到水泥地時,我真的忍不住大叫,我真的做到了!

往逐鹿山的山徑 , 影像清冰

在逐鹿山告誡自己,下坡勿貪快

第三個炸彈 固體食物的攝取

以往我為了爭取時間,進CP點時都快速的吞下食物或猛灌運動飲料,旋即離開補給站,導致胃無法正常消化當然也無法吸收,這也可能是另一個需拆的炸彈,在進入逐鹿山前的CPB我刻意放慢所有的動作,不急不徐的吃著補給補充熱量,補充電解質,離開CPB時也以緩慢步行的方式,讓胃能正常的運作,到了CPC時吃了準備的胃藥,才開始慢慢的補充熱量,這樣的改變,再後面的路程取得很好的效果,終於依賽前野男的約定,一定要跑到最後一個CPE見到RUNIVORE 的Willie Teng看到他表示我離終點就不遠了…….

看到這個加油標語,能不卯起來跑回去嗎? CPE

第四個炸彈 能量膠的選擇

能量膠在長距離的賽事裡,是種有效率的補給品,但我個人到賽事後段,真的會因為吃太多能量膠而反胃,也試了幾種,最後選了amino vital 有著果凍口感的能量飲,比起黏膩的能量膠,這口感是好下嚥的,試了幾場賽事,真的非常適合自己,這次野獸山徑帶了4包分配在4個CP點上,成功供給了我每一段的能量。

這三種,都有試過都還不錯

這些都是自身的經驗累積,找到一個最適合自己的方式,就是好方式,我也曾數據化每場賽事需要多少卡路里,多久要補給電解質,但這都需要經過臨場的試煉,找到自己的節奏,傾聽身體的聲音,就能好好享受長距離越野賽事。

跑在最後的500公尺,心裏莫名的感動,我曾在野獸山徑體會到『心有多野,路就有多野』我也曾在野獸山徑裡看到『身心都要越野,才是真越野』再次回來野獸山徑,我沒有一絲復仇的想法,我只想來與這群,得了重度越野症的朋友一起享受野獸山徑。今天來自世界各地31個國家的野跑好手,一起站在野獸山徑的起跑點上,我有幸能與世界並肩,一起見證台灣山林,感謝賽道上的志工朋友,有妳你們的付出才能讓野獸山徑如此令人動容,大家加油!跑山獸加油!

我還是老話一句:我們明年野獸山徑見。

影像 清冰

文章來源:CHIEN-HUNG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