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在走傷疤要有──虎豹潭雙棲越野挑戰賽

0
729

這是一場越野嘎的Party,美景,美食,美酒,還有來自原鄉的Live band,這種賽事不支持,什麼賽事才支持,一早到了比賽會場,就對炙熱的氣溫而感到不安,我看把鹽錠整排帶著,比較妥當些,雖然很慶幸自己是25公里組的,(35公里組真的是漢子啊),當聽到35K的選手鳴槍出發時,我真的用無比崇敬的眼神目送他們離去,深井,宥銓我會等你們回來喝啤酒啊!!你們走先,我就不送囉!

天氣大好啊

25K烤生出發前,影像 JACK CHIN

目送那60幾位勇士出發後,就換我們這25K組144人準備“烤肉”去囉!話說,自從野獸山徑後,大休至今,本來中間還有一場短距離的賽事,也因爲天雨而取銷,整整兩個禮拜大 放 鬆,那野獸的餘威才慢慢退去,所以出發時就覺得電力滿載,跑起來還覺得輕鬆,但當我看到領先集團時,我還是提醒自己要降速,要跟他們保持一點距離,以免後面爆掉。

影像 汪汪

進入山徑時就以自己的速度前進,當集團魚貫穿梭在山徑時,在崩山古道的一段ㄇ型迴轉處,我就用“滑”麗的側滾翻,就這樣滾下溪裡,哇賽!也才剛進山徑沒多久,就來這一下,一直跑在前面的Pippen 把我從溪裡拉起來,還說你要泡水也不用這樣啊!哈哈!說真的,本來就因爲爆熱的氣溫,覺得要燒起來的身體,被溪水冰鎮了一下,整個醒過來,連手肘撞了一個大傷口也不覺得痛,回了神,檢視一下傷口,看起來像是皮肉傷,活動一下手臂也都還OK,就先往CP1跑去,到了CP1傷口的血也凝固了,評估了一下,應該可以繼續把比賽完成,把補給的水裝滿,就出發了,這賽道的山徑可跑性很高,標示也夠清楚,我把注意力轉移在補給上,一直含著鹽錠(後來整排鹽錠就真的吃完),這樣的高溫,我想抽筋會是我能否繼續跑的關鍵,不敢輕忽,雖然是25K還是保守一點好。

往CP2的山徑 影像 林志融

這次大會公佈,總爬升會有781M(實際跑完是1100M)有前後三個標高超過500M的山頭要爬,四個CP點要通過,到了第一個從溪谷往上切的折返點入口,志工導引著選手往正確的路徑,這一個O就往回程了,完成了這一圈就剩兩個CP點,拿了信物就往虎豹潭古道再接壽山宮,CP3補了水,也拿著水淋著身體降溫,沒多作停留,就離開補給站,在CP3前我一直跟著前面的年輕選手,直到CP5我們多了一個夥伴,哇賽!是吳大哥耶!驚訝之餘,我想他應該遇到了狀況,問了他,才知道他迷了幾段路,在CP5前又抽筋,我們一起離開最後一個補給站,就變成3個人的集團,吳大哥在保成坑古道上坡開始加速,馬上被狠狠的拋在後面,到了風口鞍部,只剩4公里左右的下坡,該是卯起來跑的時候了,雖然整段下坡大都是濕滑的石塊,真的看不到吳大哥的車尾燈(自不量力的幻想)

到了去程的崩山橋,攝影大哥跟我說快啊!你有機會,什麼機會?我還沒會意過來,等我跑到快到終點的50M的上坡,我才聽到志工喊總三回來了,我還想我有聽錯嗎?衝進終點我才知道,我真的佼倖完成了,最近這幾場賽事的最佳成績。

影像 孟家宏

受的傷也不重要了,雖然後來縫了幾針,也就算了!就當作一種『江湖在走,傷疤要有』的概念。

留下虎豹潭越野賽的獨有紀念的徽章

真沒想到,能跟這兩位神人站在一起

深井也在35K組拿下總三的佳績

後記

在賽後阿虎隊長,一直關心我的傷勢,也頻頻詢問我關於賽道的狀況,真的很用心在每一個細節上,不管賽前的宣傳,賽道上的補給,賽後的餐點甚至現場樂團的表演,真的很像一場野跑派對,看看參賽的跑友給的評價都很高,真的是場值得推薦的優質的賽事。

鳴謝

大叔/阿虎隊長/暗光鳥的志工們/各位攝影大師們 你們辛苦了。
感謝帥氣的 Pippen在溪谷拉我一把,謝謝宥銓陪我處理傷口。
謝謝野男們,宥銓/WILLIE/深井/匡寓

圖文來源:CHIEN-HUNG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