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有膽:不安分的冒險家陳仲仁

天生有膽:不安分的冒險家陳仲仁

用「冒險」串成的生命歷程,永遠大膽地迎向挑戰,克服不可能的困難,有時候雖會感到害怕卻不畏戰,這是陳仲仁,一位運動員,一位貪心的旅人,也是一位天生的冒險家。 的的喀喀湖上,登高望遠。   提起陳仲仁,大多數人除了用上面的言語來形容他以外,多半沒辦法界定他是屬於跑者、運動員、教練或是越野登山專家,好像唯有冒險家比
越野冒險家陳仲仁 教你第一次挑選越野裝備就上手

越野冒險家陳仲仁 教你第一次挑選越野裝備就上手

文/大婉 圖/方佳文     面對即將到來的The North Face 100國際越野挑戰賽-台灣站,你還沒想到要帶什麼、穿什麼嗎? 動一動特別請到越野冒險家陳仲仁,帶著大家從裝備開始,為賽事做好最佳準備。 本次賽事共有三個裝備轉換點(頭燈、水袋背包、鞋襪、服裝、補給物資、救護用品等),分別為烏玉
遊賞石門好楓景,大腕教練同登場

遊賞石門好楓景,大腕教練同登場

文、圖/余蘭君 2014年12月20日 去野俱樂部之前大多辦野跑活動,這是第一次辦小百岳的登山活動,選在廣受山友喜愛賞楓勝地石門山區舉行,活動一開始雲層厚重充滿霧氣,整片楓葉林在雲霧繚繞中別有韻味,近中午時漸漸放晴看到燦爛的天空。   重量級教練來帶領大家悠遊山林 去野俱樂部特地請來四位經驗豐富的教練,全方位
無法定義的當代傳奇──跨界大腕,陳仲仁

無法定義的當代傳奇──跨界大腕,陳仲仁

編輯/林嘉芬 今年底開始,The North Face去野俱樂部要帶大家一塊去「登百岳」囉!雖說首場是以海拔較低的石門山小百岳作為入門體驗,但教練卻馬虎不得,邀請到重量級教練──橫跨馬拉松界、越野跑界、鐵人界和登山界的全方位運動教練。談起他戶外運動的全才,現今眾所熟知的一線教練與前後輩們,無不紛紛投以讚賞與崇拜的目光,
長跑者放鬆身心的移地訓練秘境──萬里長城下的古北水鎮

長跑者放鬆身心的移地訓練秘境──萬里長城下的古北水鎮

口述、圖片提供/陳仲仁 編輯/林嘉芬 想要一睹中國古鎮風情,自然會先聯想到江南地區的西塘古鎮、烏鎮水鄉、南潯古鎮等等。但是在北京市區外圍,位於密雲縣的古北水鎮,因為背臨司馬台萬里長城,加上老街與胡同,形成與一般江南不同的北方古鎮風情,是難得結合的山與水的自然古村落。 剛立完冬的北方,就算是在平地,早晚溫度馬上降到零下。
2014中南美洲大冒險Part3 – 厄瓜多爾的日常驚喜

2014中南美洲大冒險Part3 – 厄瓜多爾的日常驚喜

到南美洲這段日子以來,跑步無所不在,幾乎是我的代步工具,不過在厄瓜多爾(República del Ecuador)境內的老城時,反倒是我第一次在「跑道」上跑步。這裡海拔2550米,不出太陽的時候有點冷。今早例行晨跑,發現這裡運動風氣相當盛行,可是公園內卻只有三條跑道,一同在這場地練習的競走隊隊員,還要避開清晨眾多的運
馬拉松夢想班  從零開始FUN心跑

馬拉松夢想班 從零開始FUN心跑

圖片/文字:林嘉芬、方佳文     跑步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本能,只需要透過雙腿,就能享受飛奔跳躍的暢快速度感。雖然「跑起來」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但要真正了解跑步的學問,還真是一門大學問呢!今年夏天,台北市體育局的馬拉松夢想挑戰班要喚醒你的運動魂!每個禮拜一次由專業的教練帶領,帶領你進入慢跑的世界!
2014中南美洲大冒險Part 2─印加古道、馬丘比丘(下)

2014中南美洲大冒險Part 2─印加古道、馬丘比丘(下)

J小編:經過前二天較辛苦的徒步行程後,終於要到達行程的目的地─古城馬丘比丘。 印加古道─第三天 這天行進時間將與昨天差不多,單以距離來看,是四天行程中最長的一天,要走13.4公里,雖沒第二天的連續長陡坡,但上上下下的的大小山丘也爬得夠嗆,也是辛苦的一天。 6點起床、梳洗、早餐後,而真正集合到所有隊員,穿好適當的衣服、鞋
2014中南美洲大冒險Part 2─印加古道、馬丘比丘(上)

2014中南美洲大冒險Part 2─印加古道、馬丘比丘(上)

這趟22天中南美洲的旅行,我的工作是豪華旅行團的嚮導兼翻譯,從台灣出發,香港轉機到北京與大陸隊員會合,再飛阿姆斯特丹、秘魯首都-利馬,全程加轉機時間超過48小時,終於到達了曾經輝煌的印加古國首都-庫斯科(Cuzco) 。 一到位於安第斯山脈上,海拔3400米的庫斯科,就好幾個隊員出現高山症狀況,雖然從行前就一直叮囑各種
2014中南美洲大冒險Part 1─北京、秘魯、納斯卡線

2014中南美洲大冒險Part 1─北京、秘魯、納斯卡線

前往中南美前哨站─北京 上次來北京是十幾年前的事了,這次是為了去南美洲來北京轉機的。 記得這次剛到第一餐,在胡同裡一家河南館子要了一盆冒菜。老闆聽出我是南方人,怕不能吃辣,問我要多少辣。 「不用加辣~」我說。 「這沒辣怎麼吃啊….」老闆說。 「那加一點點就好~」我說。 上來才吃二口,我頭頂都快冒煙了。吃完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