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向生命挑戰的鬥士 – 洪國展

0
1122
「雖然這個世界充滿了苦難,但是苦難終究會被戰勝的。」— 海倫·凱勒

「波士頓馬拉松」一直是跑友們心中的夢幻殿堂,而今年波馬就有一位來自台灣很特別的參賽者—洪國展,他是一位成功跑進波馬的視障跑者!

波馬出發前外交部為洪國展舉行授旗典禮。(圖片來源:洪國展)
眼盲心不盲,熱愛學習積極追夢

來自台南的洪國展回憶起小時候本來是看得見的,但眼睛漸漸地開始畏光,檢查發現是白內障,動完手術後不慎被同學撞到,因此大量出血造成眼壓變高,自此就開始慢慢看不見了。

但是這一切並未打到國展,他沒有放棄他最熱愛的學習,反而是慢慢練習靠點字以及志工唸書,後來科技發達了就靠語音學習,一路念到了台北大學法律系(原中興法商)。在2007年更靠著驚人的毅力和決心,過關斬將成功考取公費留學,甚至獨自坐飛機前往美國,準備攻讀碩士。

洪國展身著2018波士頓馬拉松外套
有挫折的人生才會更加精彩

也許是太過有自信,抑或錯估當地形勢,到了美國的國展卻重重摔了一跤。在冬天的時候美國境內幾乎都會下雪,往往睡了一個覺起來,地上就積雪了20-30公分,昨天走的路線都被覆蓋住了難以辨認。這些對國展尤其吃力,除了要調適語言和文化的不同,更要克服視障帶來的生活問題。

「試著克服困難,卻沒有成功,當時真的很沮喪。」在水土不服之下,最後國展不得以選擇回到台灣,但他並沒有失志,回國後馬上參加公職考試,積極尋找人生的下個出口,最後也順利考上公職。但他並不以此為滿,國展選擇報考政大行政管理所繼續進修,來完成當年在美國未竟的遺憾。

「生命一定會有挫折,就像我們跑馬拉松一樣,過程中有一堆辛苦和放棄的念頭,但是只要咬牙撐過了,終點卻很美好!」國展笑著說,挫折使人成長,有挫折的人生才會更加精采。

黃康齡(左)笑說:「我的跑量有一半是陪國展跑出來的!」
「盲人眼前雖然一片漆黑,但腳下同樣可以開拓出一條光明的路。」

「其實我最挫折的問題跟一般視障朋友一樣,相對於求學環境,出社會後的求職環境並不是那麼友善。」一般雇主對身障朋友還是會有所遲疑,但是隨著「進用比例」的普及,以及國人對身障朋友的認識,現在這類問題也慢慢在改善,「這也是我跑馬拉松的原因之一,我希望能傳達像我們這樣的身障朋友,只要給我們更多關注和機會,我們也能做得到!」

國展和跑步結緣於在政大攻讀研究所時,當時在準備論文的他申請了居家陪跑的服務,一邊寫論文一邊調整身體狀況,沒想到竟然跑出興趣來,也在2014年底參加了第一場馬拉松賽事,更參加了山貓路跑團和天母路跑團認識了許多好友,自此也和馬拉松結下不解之緣。

視障陪跑員黃康齡提醒大家:「多用言語先提醒周遭環境變化,才能讓視障朋友更安心!」
跑步豐富了我的人生,黑白都變彩色了!

跑步這件事除了認識很多志同道合的跑友們,最開心的追到一個老婆,「跑步真的豐富了我的人生,本來黑白的現在都變彩色了!」國展很開心的說著。

現在的太太其實一開始是視障陪跑員,在朋友們有意的撮合下,兩人便開始約會看電影,聽到這大家一定很好奇視障朋友們要怎麼〝看〞電影,原來當時還是女朋友的太太,都會小聲地在他耳邊描述沒有聲音的橋段給他聽,「也可以由此去觀察這女生的表達方式和細心度,兩人的關係也會慢慢更加溫。」國展笑得很靦腆。

相較於一般人,視障朋友的感情路會更多阻礙,尤其是論及到婚嫁的時候,「在我們決定交往時,我太太告訴我她已經和她父母先溝通過了,這點真的讓我很感動。」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國展也順利地娶回美嬌娘,幸福地生了一對可愛的兒女。

洪國展(左)、黃康齡(右)
「沒有路就自己找路走,沒有舞台我們就自己架舞台上去。」

喜愛旅行的國展也攜家帶眷前往日本金澤和澳洲黃金海岸跑馬拉松,「我很喜歡跑國外馬拉松的氣氛,沿途的群眾看到我的狀況,都會大聲地幫我們加油!」,這兩場馬拉松國展都是披著國旗進終點,感受到滿滿熱情的國展,更在黃金海岸馬拉松跑進了波士頓馬拉松的門檻,達成自己訂下目標。

其實,台灣的處境跟視障人士很雷同,都比較艱困一點,「人生總是會有讓你存在的地方,我自己一直都是這種信念。」國展肯定的說道,沒有路就自己找路走,沒有舞台我們就自己架舞台上去,問到他對於波士頓馬拉松的目標,國展笑著說:「波馬不給自己壓力,我想好好享受比賽。這次波馬我也會披著中華民國國旗,用自己小小的力量讓更多人看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