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衫之路 | 挪威極限鐵人三項Norseman

0
1809

『在夢想達成前的每一天,每一天!我從沒想過失敗,我為了夢想而活,也願意為夢想而死』

 

我在水裡死命的游,但仍然不敵逆流,身旁的選手一一遠離我,他們看起來一派輕鬆,他們都好強壯,我狼狽上岸後,騎上腳踏車,大家都早已遠去,一路上只有我一個人,我想用力追趕,就是使不上力,一路上沒看到半個選手,跑步時更只能走走停停,最後排名236名,我一氣之下立刻飛回台灣。連白衫都沒拿…
7/22清晨,我又被這個夢給驚醒,醒來時全身無力滿頭大汗,我的兩腿仍在顫抖,我的心臟用力撞擊胸壁,距離比賽還有13天,我拿起水杯一飲而盡,走到水槽前接了把水潑臉,鬧鐘此時才響起…
這八個月來,我的作息簡直比軍人還要規律,自從我獲得挪威鐵人參賽資格後,我嚴謹的要求自己:『在拿到黑衫以前,我沒有資格享樂,專心一致,毫無悔恨』
這段日子,我就像被孤立的邊緣人,困在訓練房內,扭曲著臉踩著訓練台,所有挪威鐵人的影片我看不下百次,每每對自己心裡喊話時總會激昂不已,我的目標很簡單但卻非常困難,正所謂:夢想即使要用爬的,也要爬完!
再苦的課表都得吞下去,因為我資質不如別人,所以要特別努力

『我對黑衫的執著,就像置身在汪洋裡的孤舟,即使沒了槳,還是堅持用手掌划向未知的孤島』

8/1 歷經了泰國曼谷轉機和長達12小時的飛行。
哈丹格峽灣的靜謐,能夠在這裡恣意的游泳,美好到不真實
包括我共五位挪威鐵人遠征團,在各種混亂的情況下總算抵達艾德菲爾德(Eidfjord),這裡就是我比賽時要搭船的哈丹格峽灣(Hardagerfjord),找到了住宿check in 後,我們開始組裝單車,並檢查比賽裝備。我們一行人住在一個露營區內的小木屋閣樓,當我們抵達時露營區已經停滿了露營車,大多都是參賽選手與他們的補給團隊,我們的鄰居是熱情的法國選手-David,他帶著妻子、兩位小孩和年邁的父母一同來到挪威,我觀察他們大多時候都在喝咖啡或小酌,他只要一見到我們就會熱情地高舉右手與我們打招呼,我們也會高舉右手握拳表示一起加油!
我們熱情的法國選手David
8/2一早,我看見David正穿上防寒衣打算去峽灣試游,我趕緊催促夥伴們一起參與這項「試游」,因為在台灣的氣候很難有冷冽的冰川可以體驗“Cold shock”,我在挪威首都奧斯陸(Oslo)的背包客棧裡嘗試沖洗冷水澡,當蓮蓬頭的冰水一沖到我的胸口時我霎時無法呼吸,水溫13度……
游完冰川後的手已經凍僵成紫色的
我第一次聽到“Cold shock”是在拜訪台灣首位挪威鐵人元均時,他向我建議到挪威賽前一定要讓冰水讓我窒息幾次,避免比賽當下亂了陣腳。我當然不會錯失和David一起「試水溫」的機會,不僅如此,我還要挑戰不穿防寒衣跳冰川!!結局可想而知,我的手被凍成紫色的,直到回到小木屋講話還在抖音…..
結束後我們一行人開著補給車跑一趟自行車180公里的賽道,挪威鐵人226公里賽道是A點到B點不折返的,在這一路向東的單項賽道,不奇怪大會要求必須要自備補給車,讓補給團隊隨著選手奔波。
選手與補給團隊的合影
social swim大會貼心為選手們準備充滿維京風格的熱咖啡
8/3我們一行人早上再次參與了大會正式舉辦的「Social swim」,我依舊不穿防寒衣,我不像其他參賽選手所居住的國家擁有氣候優勢,我得在這兩天內消彌對冰川的恐懼,事實上我經過了幾次的“Cold shock” 後,已經完全不怕冰川帶來的恐懼了。中午用過餐後,我們搬離原本的小木屋前往大會為選手準備的“Tri-camp”。
因為Eidfjord是一個很小的城鎮,每年八月這時候擠進250多名選手與其補給團隊會讓該城鎮的民宿供不應求,主辦單位為了解決住宿的困擾,承租一所學校內的體育館提供那幾天找不到住宿的選手們一個簡易的打地鋪區,該camp擁有廚房和衛浴澡堂,對我們來說算豪華了,我當時還鬧了個笑話,因為看錯男女澡堂的標誌,結果走進女生澡堂…….這比抽中挪威鐵人還要更令我興奮呢!!
報到會場留下簽名,我刻意簽在X的下方,自己的極限自己突破
我們在體育館裡選定了一個位置放好床墊睡袋,就開始進行賽前會議,大會規定每位選手的補給員至少一人最多二人,我將補給計畫與策略向兩位補給員說明清楚,此時我注意到對面來了一位亞洲人,此次亞洲只有四位選手,台灣一位、印尼一位、菲律賓兩位。他就是此次印尼代表選手Fedi ,他是一位非常有趣的選手,因為一眼望去每位選手的行囊無一不是斗量車載,唯獨他一只簡單的登山背包,我還得借他工具組裝他的腳踏車,然後他的腳踏車還是在挪威租借的,這讓我不禁好奇一問該不會連Fedi你的補給團隊都是在這裡找的吧?
Norseman主辦的大家長Bent Olav Olsen
因為我看他的補給員似乎不打算參與他的裝備整理或賽前會議,逕自在旁邊悠悠的看書或做瑜伽他說補給員是他的挪威當地朋友,但他的陪跑員是這位朋友的房客,換言之,該位陪跑員可能不知道他要跑什麼樣的路線,不然應該不會傻傻地答應…我心裡這麼想…
下午四點,用完晚餐後,我戴上耳機,聽著女巫醫(Medicine woman)輕快舒服的音樂,想著讓我感到平靜的回憶:像是我與母親喝咖啡的畫面、我在廚房聽著燜煮的紅醬冒泡聲、一個人在山裡恣意的跑步等…..
8/4比賽日 待續……
圖文來源 : 劉浪漢 黑衫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