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The North Face 100K,台灣選手周玲君勇奪女子第二名

0
3350

The North Face 100K我們看到一場高水準的賽事,最後由台灣男女冠軍代表出征北京站賽事,兩位都是第一次挑戰100K的選手─江晏慶和周玲君。

01-IMG_0652

5月4日北京The North Face 100K中,我們要恭喜周玲君在時隔不到1個月的時間內,又再次拿下女子組第二名的好成績,她形容這次的比賽是「生不如死」,那可見難度之高。至於江晏慶因為在台灣站不小心一摔,造成他膝蓋受傷,但堅持出賽,最後在沒辦法的狀況之下只好忍痛棄賽。

賽事簡介

  • 最大海拔落差為700公尺
  • 泥土路比例大於60%

02-20130409063121_247

100公里賽道描述(截取自官方網站):

選手從“齋堂文化公園”(0公里,海拔400公尺)出發,南向沿齋馬路跑往馬欄村,經過緩慢的公路連續爬升180米後到達“馬欄村”(5.5公里,海拔580公尺);選手們跑出馬欄村後轉入平緩的土路,穿過曾經拍攝電影《甲方乙方》的大三裡影視基地(11公里,海拔485公尺),沿著齋堂水庫到達壩頂(16公里,海拔470公尺)跑回齋堂鎮(400公尺);從齋堂鎮選手將沿公路再次緩慢持續爬升到達“下嶺村口”(25公里,海拔780公尺),從“下嶺村口”沿土路下山跑到“爨柏景區入口”(29公里,海拔485公尺);之後進入黃嶺西村(31公里,海拔590公尺)在山路上短距離內爬升593米至埡口(37公里,海拔1183公尺),再從埡口下山到達“柏黃口”(39.5公里,海拔770公尺);沿公路從柏黃口跑到“柏峪停車場”(43公里,海拔1000公尺),開始沿碎石路上升660米到達賽道最高的山峰黃草梁(47公里,海拔1660米),沿途會經過明長城實心樓(49公里,海拔1550公尺),到達馬鞍梁(55公里,海拔1300公尺)轉入土路並開始下山,選手在下山的途中連續翻越數座山峰,到達山底後進入“大裂谷”路段(65公里, 600公尺)著名電影《投名狀》曾經在此處取景;選手經過18.5公里的山峰延綿的持續下山賽道後,進入沿河口城(73.5公里,海拔390公尺),轉入坡度較緩的公路爬升路段,經過王龍口村和林子台(76.5公里,海拔530公尺)之後,到達“平安山入口”(80.5公里,海拔665公尺)經過野碎石路段後登上平安山最高點(82.5公里,海拔950公尺);從平安山下山後,選手將沿土路翻越兩座小山登上抗戰“王家山”(88公里,海拔930公尺)慘案發生地的紀念碑處;沿王家山的公路先到達唐朝名寺靈嶽寺(90公里,海拔850公尺),然後再到達“下嶺村口”(92.5公里,海拔780公尺),沿公路連續下山近8公里海拔下降380米並最終返回齋堂文化公園(100公里,海拔400公尺)。

03-20130409063206_767

然而今年北京賽事有別於去年,沒有繼續跑萬里長城,而且路線難度提高很多,從等高圖來看,前50公里的起伏程度很驚人,而且路線有60%的泥土路,越野技巧可以占很多優勢。

男女選手的硬仗

04-IMG_9549

這次以11小時23分28秒完賽的周玲君,目前還在腳腫脹的狀態,對於她形容「生不如死」的比賽,過程血淋淋大公開。

05-IMG_9657

100K台灣站完賽後,第一時間按摩肌肉稍微放鬆,但是因為原本只有登山底子,跑齡也不長,第一次挑戰100K後身體相當虛弱,她形容:「大病過後。」的狀態,加上沒有去過大陸的玲君,行前準備時已經開始擔心害怕。但還好起跑時,身體狀況還算不錯,可以讓她順利比賽。

比賽開始後,原本是女子領先選手,但是因為對泥土路不熟悉,下坡時被女選手追過,直到15公里回到熟悉的公路上坡追回落後的距離,而來到35-37公里處有4公里高度差300公尺的上坡,「賽前我還在想為什麼大家都要帶登山杖,現在才知道,就是為了這個陡坡,要來爬山的。」玲君說「所以我這裡只好跟著大家一起走。」,不過這只是磨難的開始,一路上上下下來到43-47公里處,這時候太陽已經高掛空中,而且660公尺的高度差只能用走的,「其實心裡是很害怕的,希望可以為國爭光。」玲君說,沒想到意志力驚人的玲君這時精神一振,「我不管後面有幾公里,要像山羊一樣放手一搏。」此時的勇氣讓她可以豁出去。

緊接著到這次風景最美的大裂谷(65公里處),同時也是電影《投名狀》的拍攝場地之一,「這裡真的很漂亮,但是我近視1000多度,其實視線是模糊的。」玲君說,無緣欣賞美景只好繼續奮力向前,在這裡追過很多男選手。

06-IMG_0593

可是真正的難關到來是令她措手不及,「從73.5公里的沿河口到82.5公里的平安山這段,好像有點中暑,一方面也是我的午休時間,頭很痛。」玲君說「跑一跑看到路邊有一輛車停著,旁邊擺著桌子,我過去要了一碗熱稀飯,他看我不舒服,就拿出躺椅給我坐,切冰西瓜給我吃。」休息了一陣子,她以為還有20多公里路程,想要再多躺一下的時候,突然一問:現在幾公里了?車主說:已經80公里了!「怎麼可能!你不要騙我,如果真的是80公里,那我不吃了,要走了。」玲君說,最後車主拿給她一顆鹽錠,解救了身體不適的狀況,「跑到90公里的時候腳已經很痛了,但想到台灣The North Face公司和江晏慶,我還是堅持完賽了。」記憶猶新的回憶這段過程,她心中充滿感謝,因為身旁有很多人的幫助,「感謝我的父母和家人、The North Face的高嘉慧、里港慢跑的朱幸輝、輝嫂、方振家、趙志圓、曾道平、蘇明輝。」,這段生不如死的過程,會成為她難忘的回憶。

07-IMG_9548

然而江晏慶在台灣站受的傷,雖然經過休息有改善,但是沒有恢復,5K時腳已經出現不適,「右腳戴著護具也限制了腳的動作,左腳也開始不舒服。」晏慶說「我都想著再跑一下再跑一下,但是最後到31公里,還是選擇放棄,我也很謝謝The North Face體諒我的身體狀況。」晏慶說,現在2位選手其實身體都沒恢復,希望他們可以無傷的復出賽場。

圖片來源:由The North Face台灣官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