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根驛傳「絆」 新井康平的放手一搏

0
702

第95回箱根駅伝在1月2日舉行,第一區起跑後約200米就發生意外,大東文化大學的新井康平因為踏到前方跑者而跌倒,雖然他立即起來再勉強跟上,但因為左腳已經扭傷,在大約在7公里處開始落隊,到中後段新井康平的表情已經非常痛苦,最後一拐一拐地勉強完成21.3公里路程交給下一區跑者。大東大是平成年間最初兩次(1990年, 91年)箱根駅伝的冠軍,來到平成年間最後一次箱根,因為新井的意外在第一區已經大幅落後,第三區開始已經要「繰り上げ」(未能在指定時間內到達交棒區,下一區跑者要提早出發),最後排名第19。

新井因為今年為大四,畢業之後會加入實業團隊伍 sunbelx 繼續參加田徑運動,而他在比賽第二天的復路賽事也撐著拐杖在現場支持隊友。大東大的奈良修盛督(4日)表示,新井照過X光,確定沒有骨折或其他異常情況,但預計需要半年時間才可以再參加比賽,除了腳傷,心理也需要好好治療。

這與早些時候一場女子駅伝賽事,飯田怜要跪地爬行完成賽事所引起的爭議差不多,有人會覺得感動(e.g.負責報道實況的一眾日本電視台主播),但扭傷的情況下跑21公里…現時日本馬拉松記錄保持者,兩度在箱根駅伝第一區得到區間賞的大迫傑當天就在Twitter評論事件,他除了祝福新井早日康復外,他就引用了他女兒的話—「在電視裡說話的人(日視的主播)好像很高興呢﹗」,大迫傑表示,「這是令人擔心的場面,而不是感動的場面。」

飯田怜奮力爬完,圖片來源:Youtube
飯田怜奮力爬完,圖片來源:Youtube

其中兩段比較煽情的旁白有:

「(新井)以這個狀態跑了21公里,是他最後的箱根駅伝,也是大學第50次參賽。雖然可能已經跑不動,但是新井仍然拼命向前的理由,就是那條繫在身上的接力帶,就是這股意志﹗加油啊新井,請把接力帶交給下一區跑者﹗」當然是以很亢奮的聲線報道這個畫面。

另外有個鏡頭是快到交接區時,主播又說:「(新井)哭聲響遍這個鶴見中繼所。」

在畫面雖然看到新井非常痛苦的表情,呼吸聲比較大,但頗為肯定新井沒有哭,看他交接後也能夠清楚向職員說明那部分感到痛楚…大迫也有補充,作為選手,如果是他自己,不管是怎樣嚴重的受傷,也很難會主動放棄,作為跑者一定很想繼續跑,這個情況除了本人或監督之外,沒有人會知道是否應該要放棄。但他認為今後為了保護跑者,需要中止的時候賽會也應該有必要介入。

新井康平仍堅持跑完一區,並跑出1小時11分的成績
新井康平仍堅持跑完一區,並跑出1小時11分的成績

說回當時的情況,因為運送監督的車輛會在大約10公里處才開始與跑者會合,所以事發時奈良修監督不在附近,而新井走到10公里的會合點時,奈良監督有問過新井的情況,但新井示意要繼續,所以就讓他繼續跑。奈良監督也反思,雖然新井堅持要跑,但為了新井的將來,可能當時應該要中止。

關於中止、繼續的問題討論100次都不會有所謂的正確答案。但我就很認同大迫傑的批評,那種過度煽情的旁述確實沒有必要。其實作為觀眾看到跑者這樣一拐一拐地跑,真的會覺得感動嗎?我當時看,每次播到新井的情況就覺得很壓抑,不太理解感動的地方在哪裡。

文章來源:日本體育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