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馳遠眺夢想的路上 徐君宇的跑步故事

0
2426

在2018年NIKE所籌辦的Fast42跑步訓練營中,有一位跑者很顯眼,個子瘦高的徐君宇不多話,與人接觸時如紳士般和善有禮,跑課表時帶著一些強悍。隨著一同跑步的時間越長,他成為團體中深受歡迎的年輕人。現況將要步入三十歲的君宇,已累積多場馬拉松參賽經驗。讓人難以想像,他也是其他運動項目的翹楚。

2018年Nike Fast42跑步訓練營的君宇,深受團隊夥伴的歡迎
2018年Nike Fast42跑步訓練營的君宇,深受團隊夥伴的歡迎

天生就是運動高材生

徐君宇踏入運動的年齡不算晚,在家人的支持下,國小的年齡就加入游泳隊成為選手,假使這樣的路持續走下去,可能會成為游泳好手。在國小畢業前夕,有位教練來到學校挑選人才,鼓勵他嘗試在台灣較為特別的『現代五項』運動。現代五項包含:游泳200公尺、擊劍、馬術(障礙賽)、跑步射擊(總里程3200M,起跑後先進射擊區射擊,再跑800公尺,連續四次)結合射擊與跑步改成跑步射擊是因為增加比賽可看性。

現代五項包含:游泳200公尺、擊劍、馬術(障礙賽)、跑步射擊
現代五項包含:游泳200公尺、擊劍、馬術(障礙賽)、跑步射擊

「多參與不同的運動,培養不同的興趣,抱有熱情就能堅持下去。」

畢業後前往高雄就讀國中,徐君宇開始針對『現代五項』進行訓練,短短的兩年內就練出好成績,就著現代五項中包含了極為關鍵的跑步項目,所以他在此開啟了跑步訓練。國三後他轉學前往花蓮,接觸並學習正規的田徑訓練,從800公尺、1500公尺項目,五千公尺以及一萬公尺訓練,持續到高中畢業。

在現代五項多次獲得佳績的君宇,從小就是運動健將
在現代五項多次獲得佳績的君宇,從小就是運動健將

因為太愛跑步而被禁賽

透過現代五項的洗鍊而格外喜歡擊劍運動,所以徐君宇持續並積極地訓練擊劍項目。他明白如果只有擊劍訓練是不夠的,過去幾年耕耘的田徑訓練也不願放掉。所以在白天的擊劍訓練後,晚上還會自主地進行跑步訓練。大學二年級時甚至參與台中知名跑團『台灣大腳丫長跑協會』的訓練,也在此認識越野跑高手江晏慶。

在18歲時,徐君宇挑戰了人生第一場馬拉松,在三重全國馬拉松賽跑出2小時55分的成績。跑步的樂趣無法言喻,所以他大量地參加路跑賽事,忘情於跑步運動上。後來甚至參加了第二屆台灣祈福一百公里超級馬拉松賽,以及開廣飛跑盃50公里等超馬賽,可以想像熱愛跑步的程度。但此舉觸怒了當時的教練,最後禁止他參加擊劍資格賽。

「這個學長是誰?為什麼來參賽都奪下金牌?」

自國三轉練田徑之後,一直到台灣體育運動大學大學四年級生的十年間,徐君宇只持續著田徑跑步以及擊劍的訓練,幾乎不參與現代五項活動與比賽。反而是常常參加路跑賽事、馬拉松賽事,累積了不少里程數。但現代五項的實力,卻未曾隨時間而淡去。

無論是團體賽或是個人賽,徐君宇都能拿到很好的成績
無論是團體賽或是個人賽,徐君宇都能拿到很好的成績

自台體大畢業之後,考上屏東大學體育研究所,在當地政府的支持下,徐君宇代表屏東縣出賽104年全國運動會現代五項競賽項目,並奪下個人賽金牌、團體賽銀牌優異成績。隔兩年後的106年全運會,在個人賽以及團體賽雙雙奪金。甚至曾經前往海外參加現代五項的奧運資格賽。當時現代五項協會培育的選手中,許多新一代選手對這位學長十分訝異。

「協會安排團體訓練及活動都沒看過他,但為什麼只要他出賽都能奪下佳績?」

不要只看眼前,要放遠看未來

徐君宇的運動之路並不是全然順遂,大三那年他連馬過度導致腳後跟受傷,苦撐了好一陣子才不得不去就醫。結果就醫後才知道是嚴重到必須開刀的骨膜增生,歷經開刀之後,他從杵著拐杖、在田徑場走路復健,一直到終於能輕慢的小跑步,這段歷程熬了四個多月。但即使是這種狀況,他仍然不忘擊劍的訓練,如果腳不能踩(擊劍的步法很重要),那麼就只能多訓練上肢擊劍技術。

熱愛跑步的君宇,也曾經遇到受傷、低潮
熱愛跑步的君宇,也曾經遇到受傷、低潮

傷勢復原後,徐君宇參賽了第一屆的宜蘭國道馬拉松賽,當時與跑馬硬漢吳永發發哥相識,發哥告訴他:「不要只看眼前,要放遠看未來。」這番話提醒了他,要他以更長遠的目光去思索自己的人生,而不是被當下的現況所拘泥。那一年的宜蘭國道馬拉松他跑出了超越自身極限的表現,但卻沒有得到更好的成績,相反的,因為過度換氣,最後在工作人員要求下搭上救護車前往醫院。之後君宇提醒自己,絕對不能再發生這樣的情況。

陷入巨大的跑者黑洞

持續跑步的日子,徐君宇的成績逐漸上升。2014年在台北馬拉松跑出2小時41分的佳績,隔年交換到日本參加靜岡馬拉松,以2小時39分31秒創下個人最佳紀錄。那些年似乎是全盛時期,只要參加比賽都能跑出好成績,每個月都參賽或是周周參賽,完全沒有想到隨即而來的跑者黑洞即將吞沒他。

自106年(2017)全運會結束,並以2小時47分40秒完成年底的台北馬拉松後,因為多年訓練以及頻繁參賽而陷入嚴重的低潮期。長達半年的時間都呈現不想跑步、愛跑不跑的心理狀態。偶爾想起跑步,竟然會滋生出厭惡的心情。

「即使醒了過來,」徐君宇說:「但身體跟心裏都說不想跑步。」

當時的身心狀態只能維持健康的跑步,完全無法吃課表進入訓練狀態。雖然偶爾會參加馬拉松賽,卻完全無法與過去水準相比。灰心的程度讓他只能騙自己:「可能再一陣子就好了。」

那麼就從Fast42從心開始吧

沒想到失去跑步動力竟然長達好幾個月!還好幸運如他總會有轉機,徐君宇的女友楊定瑾帶著他參與了視障領跑活動,讓他看到不同的風景。以往都跑在最前方的他,只看到成績與速度。擔任陪跑員之後,陪著視障跑者訓練、參賽,感受到除了自己全力參賽之外,也有另一份能夠幫助他人的能力。

擔任陪跑員之後,陪著視障跑者訓練、參賽,感受到除了自己全力參賽之外,也有另一份能夠幫助他人的能力。
擔任陪跑員之後,陪著視障跑者訓練、參賽,感受到除了自己全力參賽之外,也有另一份能夠幫助他人的能力。

「幫助他人實現夢想,也是一種自我實現。」他說。

儘管如此,低潮還是需要慢慢地加溫。此時楊定瑾正好投身於第一屆Fast42訓練活動,眼看陷入低潮的君宇失去競賽的熱情,楊定瑾鼓勵他加入隔年的Fast42訓練團隊。

楊定瑾每次都在君宇最低潮時後陪伴鼓勵,支持他繼續堅持下去。
楊定瑾每次都在君宇最低潮時後陪伴鼓勵,支持他繼續堅持下去。

過去大部分時間都是自己訓練,默默吞下訓練課表的君宇,對建議參加Fast42這件事非常排斥。他過去有很好的馬拉松成績,而且多次登台領獎,心底會懷疑參加Fast42到底能給予甚麼幫助呢?

如此抗拒的心情直到2017年9月,國家地理頻道 National Geographic上架了Breaking2紀錄片特輯,他看見Eliud Kipchoge所說的一段話而受到激勵,決定報名Fast42加入訓練。

「感謝所有協助我挑戰極限的團隊。100%的孤軍奮戰也比不上1%的團結一心。這正是團隊的力量。」Eliud Kipchoge說道。

「能跟大家一起跑步,真的要感謝很多人。」

位於暖暖車站附近的森徑三十七 是當地人熟知的美食店
位於暖暖車站附近的森徑三十七 是當地人熟知的美食店

甄選上了2018年Fast42之後,原本已投身烘焙業、在森徑三十七擔任烘焙師的君宇,其師傅給予他最大的支持,盡可能把工作攬在自己身上,而讓他能專心地去參加訓練。

FAST42訓練讓徐君宇燃起對跑步的熱情,以及參賽的鬥志  照片來源:Lucas WU
FAST42訓練讓徐君宇燃起對跑步的熱情,以及參賽的鬥志 照片來源:Lucas WU

自Fast42的訓練開始之後,團員們從陌生、疏離的關係,到彼此熟悉熱絡,君宇從團隊中找回以前對跑步的熱情。他不再只是一個人在孤獨的田徑場上練習,而是隨時有夥伴們為他加油、鼓勵。

雖然每個跑者的配速不一樣,看著大家都在場上堅持完成訓練,就覺得無論如何自己也要堅持到底。
雖然每個跑者的配速不一樣,看著大家都在場上堅持完成訓練,就覺得無論如何自己也要堅持到底。  照片來源:NIKE

「雖然每個跑者的配速不一樣,」徐君宇說:「但看著大家都在場上堅持完成訓練,就覺得無論如何自己也要堅持到底。」他會帶上自己烘焙的麵包給團員們在訓練後果腹,也與團員們熱絡地對談與說笑。原本陷入低潮的他似乎一點一點地爬出這個坑洞,慢慢從谷底看見遠方的光明。失而復得的事物是非常值得珍惜的,無論是心愛的對象,或者是對跑步的熱情。

吳文騫教練在君宇最低潮時拉抬一把,找回跑步的初衷,更讓他突破自己的極限
吳文騫教練在君宇最低潮時拉抬一把,找回跑步的初衷,更讓他突破自己的極限

Fast42的總教練吳文騫史哥也與過往的田徑教練截然不同,徐君宇回憶起,過去的教練較為專制,所以無論是跑課表或是訓練都非常有壓力。而史哥的作法是循循善誘,再試試看、再挑戰看看,除了讓君宇不再有壓力外,也呼喚起他挑戰秒數的鬥志。

2018年臺北馬拉松,徐君宇最後跑出2小時43分56秒的成績
2018年臺北馬拉松,徐君宇最後跑出2小時43分56秒的成績  照片來源:NIKE

2018年臺北馬拉松,徐君宇最後跑出2小時43分56秒的成績,雖然沒有突破個人的最佳成績,但心底其實非常地高興。君宇說道:「低潮期的那些日子,我懷疑自己甚至連三小時都跑不進去。」賽後他與教練們擁抱,與其他選手說笑勉勵。最終,儘管中途有挫折也有低潮,但他仍然走在遠眺夢想的路上。

賽後他與教練們擁抱,與其他選手說笑勉勵。
賽後他與教練們擁抱,與其他選手說笑勉勵。

2019年之後的他?

台北馬之後,徐君宇依舊保持了持續訓練的熱情,也依舊努力地在跑步、擊劍上努力。回憶起過往這些運動的時光,不諱言想要挑戰國際舞台的夢想。他連霸兩屆的全運會現代五項競賽,也是台灣擊劍數一數二的菁英,如果努力跑下去,或許哪一天跑會更快,跑得更遠呢。

徐君宇的綽號

因為諧音之故,君宇有著『金魚』、『鯨魚』的綽號,他個人喜歡『鯨魚』而不是只有觀賞價值的金魚。「徜徉在大海中自由自在,我很喜歡鯨魚。」他說。

最喜歡的訓練

坦言自己對400間歇有點怕怕的,因為他對速度沒有自信,反而對長距離跑非常喜歡。他提醒跑者,跑長距離不是快或慢的問題,而是必須抓到自己適合的節奏感,你就無止盡地跑下去。而他認為最有幫助的訓練課表是一公里、兩公里的長間歇。

要感謝的對象

謝謝金晉德教練從國中到研究所這段日子的照顧,一直以來在擊劍與馬拉松上給予支持與鼓勵,讓我有現在的成就。

謝謝我摯愛的家人媽媽、哥哥和弟弟在每一場比賽的陪伴與照顧讓我可以全心全力的比賽。森徑三十七的蔡天祥師傅在工作上的指導,也全力支持我在訓練與比賽上的安排,讓我在工作之於可以繼續完成我的夢想。

謝謝吳文騫教練在我最低潮時後遇到了教練,在FAST42 16週訓練陪著我們,教練的訓練讓我找回跑步的初衷,更讓我突破自己的極限。FAST42 的夥伴們一起完成16週辛苦的訓練,互相打氣朝著目標前進。

最重要的感謝我的女友楊定瑾,每次在我最低潮時後陪伴在身邊鼓勵我,並支持我繼續堅持下去找回原本的自己。

照片來源:NIKE、徐君宇、Lucas 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