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是全力以赴的鐵人謝昇諺

0
1645

還記得上一次參加Ironman 70.3 Taiwan(個人賽)時是在墾丁,從墾丁移到台東之後,只參加過幾次的接力,年初在紐西蘭移地訓練時,明確的跟教練說Ironman New Zealand之後接著要參加Ironman 70.3 Taiwan,先不討論比完一場226超鐵的2週之後再比一場113是否能夠及時調整,能夠在台灣比賽,加上Ironman 70.3 在台灣已經第十年了,來到台東站上出發點,一樣全力以赴。

一月中至二月底在紐西蘭五週的移地訓練順利的完成,也在3/3 Ironman New Zealand中達到自己設定Sub 9的目標,身體雖然還有一點比完超鐵的疲勞,但還是盡可能的調整自己的狀況,充滿期待地抵達台東,比賽週末難得天公作美,在活水湖試游時偶爾還會冷到發抖,這是以往3-4月份到台東參加比賽不曾出現的狀況,本來就很怕熱的我,心中默默地暗爽"真的是天時地利啊,就差人和了"。星期五也去騎了197,這段路難的不是上坡而是下坡,大概研究了一下賽道的路線之後,放鬆心情迎接比賽日。

游泳25分23秒,第三位上岸,轉換區超長就直接快轉吧,在自行車騎了33分鐘,距離在20 km左右的位置,也是我這場比賽的終點。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事後回想能夠全身而退還是覺得很幸運。由於一張現場的照片造成新聞媒體第一時間的聳動新聞,還有網路上對主辦單位的謾罵和對我撞車的質疑,沈澱了一個禮拜,我覺得還是必須將事情說明清楚。

騎車賽段在知本陸橋下橋之後,前方看到的是集團的身影,賽道上很空曠沒有任何車輛,賽道的兩旁都有交管,我很放心的抓著休息把低著頭,試著把騎乘的姿勢壓低希望可以降低一點風阻,低著頭幾秒鐘再抬起頭時,突然有一台機車出現在眼前,與我的距離只剩下不到3公尺,當下除了大叫之外,只能抓緊休息把準備衝撞。撞到時只有一個念頭"死定了…",眼睛睜開時腳踏車離我約3-40公尺,脖子跟左小腿很痛躺著先不亂動,醫護大哥匆忙地跑到我身邊,第一時間確認我的意識,同時也幫我做傷勢評估,每個步驟都很專業。評估完在我要起身之前,醫護大哥要拍些事故現場的照片存證,也是就是新聞上我好像假摔趴在地上的那張照片。

坐在路邊,確認沒有骨頭斷,不幸中的大幸,看著躺在路邊的腳踏車,以為沒辦法繼續比了,先讓機巡裁判收走我的晶片,坐在路邊休息等警察,等待的時間疼痛的感覺也慢慢的減緩,我知道我還能繼續比賽,成績已經不是重點,我只想完成這場比賽。快速的檢查車子,前輪爆胎但輪框沒歪,我有帶備胎跟CO2氣瓶,換好之後等警察來做完紀錄我就可以繼續比了。跟機巡裁判詢問我是否可以再拿回晶片完成比賽,裁判回報大會之後確定我還可以繼續完成接下來的賽事,換好胎拿回晶片,警察還沒到,本能的反應想去看一下被我撞到的大姐有沒有受傷,雖然這是比賽中,雖然大會已經有申請路權,也安排了很多交管人員,但我還是覺得,我們來台東借用當地居民平常通行的道路比賽,希望當地居民可以一起共襄盛舉,也希望不要造成他們的困擾,彼此互相尊重,因為我們還想再來台東比賽。

大姐坐在路邊難過的哭,醫護大哥說大姐沒受傷,但受到驚嚇過度換氣,大姐一直抓著胸口,臉色有些白的說心臟有點不舒服,我很擔心大姐會一直責備自己,也怕她身體出狀況,試著安慰大姐,讓她知道我沒事,也要繼續比賽,慢慢地調整呼吸,大姐才慢慢的恢復。警察來了,我們都留了聯絡方式,醫護大哥跟機巡裁判都有錄影,警察再次確認雙方都不需送醫院之後,我趕緊回到賽道上繼續沒完成的賽事。騎了約50公尺,龍頭歪歪的,跟開車經過的學弟蔡曜宇借工具調整龍頭,但不管螺絲怎麼鎖,按煞車時前叉都會晃動,再做一次仔細的檢查,原來是前叉撞裂了,接著發現右邊手把也裂了,這才確定我的比賽真的結束了。

希望下一次是完整90公里的數據。(圖片來源:謝昇諺)
希望下一次是完整90公里的數據。(圖片來源:謝昇諺)

因為意外而沒辦法完成比賽很可惜,但這也是運動員要面對的一部分,沒有每一次比賽都很順利,也沒有每一次比賽一定會順利完成,我能做的就是照顧好身體,調整好狀態迎接下一場比賽。從2006年加入鐵人三項開始,參加過國內外大大小小的賽事,每一次出賽和完賽,都會很感謝主辦單位願意持續地舉辦賽事,感謝有那麼多志工願意在賽道上服務到關門,每次比賽都一樣,我們比完了、洗好澡吃飽飯,三五好友大聊賽事心得或趕火車趕飛機的時候,工作人員、裁判和志工們都還在賽道上服務著努力前進的參賽者,賽事中遇到的問題和缺點,可以傳達給主辦單位,我相信主辦單位都會盡力將賽事的缺失改進,也因為這樣,我會一直參加。

一張照片造成的風波是我沒有預料到的,新聞媒體聳動的標題讓我的家人和朋友受到無謂的驚嚇,也因為一張照片造成網路上的紛擾,讓我覺得很內疚,一直到寫這篇文章時還是很難過,因為”一哥”這個稱號,一舉一動都會被放大檢視,對我來說一直都是壓力,也曾經跟經紀公司討論過,是否一定要用這個稱號?因為我只想在還有能力的時候,持續從事我喜愛的運動,我是謝昇諺,也可以叫我Sam,我們都在跟台灣鐵人三項一起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