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角姊妹用不服輸視角 仰看東京馬的不完美

0
460

黛甄和姿予在高雄氣爆癱瘓下肢、卻在輪椅上獲得重生,她們用雙手跑未來、仰角看天空,故「仰角」取其諧音「羊角」,羊角姊妹因此誕生。2019年3月「羊角姐」黛甄和「羊角妹」姿予一起來到日本,這一次她們要仰望東京馬拉松的天空。

羊角姊黛甄(左)、羊角妹姿予(右)。
羊角姊黛甄(左)、羊角妹姿予(右)。

「聽說我們是台灣輪椅組第一次有人來參加,就會覺得是不是能突破極限。」-羊角妹姿予

比賽當天羊角姊妹起床後看著窗外的大雨,很擔心不知道接下來會遇到什麼突發狀況,儘管如此羊角姊妹一行人還是按照原定計畫,從飯店換裝後慢慢推到會場起點。

羊角妹姿予在開賽前,內心很不安。
羊角妹姿予在開賽前,內心感到很不安。

在過程中羊角妹姿予的心卻感到越來越不安:「我當時心裡想完蛋了!因為發現雨天非常不好推,而且還會滑掉!」

好不容易羊角姊妹到了起點集合處,過不久聽到好像有人說要脫掉雨衣,賽前很緊張的兩人立刻把雨衣脫下來給陪伴者收走,就這樣羊角姊妹們在雨中淋了10幾分鐘。黛甄說:「比賽當天除了下雨、氣溫也很低,我們在等待線出發前就已經快要失溫。」姿予附和:「冷到都發抖說不出話了。」

羊角妹姿予(左)、羊角姊黛甄(右)在起跑線等待著。
羊角妹姿予(左)、羊角姊黛甄(右)在起跑線等待著。
儘管對即將開始的賽事感到緊張與不安,羊角姊妹仍盡全力轉動輪子。
儘管對即將開始的賽事感到緊張與不安,羊角姊妹仍盡全力轉動輪子。

「我想推下去,一定要到終點。」-羊角姐黛甄

羊角姊妹俯身、仰頭,輪子隨著每一次手臂的擺動開始往前滑行,儘管在開賽後雨越下越大,黛甄和姿予仍依照先前說好的策略:誰可以往前衝、就衝吧!不要互相等待。

然而這一切似乎沒有想像中那麼順利。由於東京的柏油路面顆粒跟台灣相比較粗、摩擦力小,如果在晴天的狀況下競速輪椅很容易就可以加速,但是遇到雨天就會完全相反。尤其東京馬拉松又屬市區賽道,橋梁多、上下起伏也多,體力消耗相對就更大,而這都是羊角姊妹在賽前沒有預想到的狀況。

不畏大雨和低溫,羊角姊妹轉動輪子,向目標奔馳著。
不畏大雨和低溫,羊角姊妹轉動輪子,向目標奔馳著。

姿予首先遇到的困難點就是原本應該要保護手的手套,反而成了阻礙。「因為我戴的手套是自製的,遇水超難推,途中遇到一個上坡甚至還稍微倒退!」姿予一邊與那個坡奮鬥、一邊思考如何解決手套的問題:「我可以用手肘推!」羊角妹姿予「手」、「肘」並用,賣力向前。

說起賽道上最感動的事情,就是聽到有許多台灣人高喊他們的名字、為他們加油:「在推的過程中聽到有台灣人大喊:『羊角姊妹加油!』」黛甄說:「當下瞬間給我們很大的動力。我想推下去,一定要到終點。」姿予也表示這種感動很難形容。

羊角姊妹在這趟東京馬拉松之旅,受到很多人的鼓勵與支持。
羊角姊妹在這趟東京馬拉松之旅,受到很多人的鼓勵與支持。

「我只知道我一直發抖,而且好想睡覺。」-羊角妹姿予

在大雨和低溫的天氣下,羊角姊妹雖然推得慢、但是心卻很堅定,他們的目標是完成半馬21公里,最少則希望可以通過10公里。成功越過第一個坡之後讓羊角姊妹更有信心,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卻是讓她們始料未及、手足無措。

努力推上坡的姿予,遇到一位工作人員在指引,但是因為語言不通所以無法了解那位工作人員的意思。不久後,一般跑者陸陸續續經過姿予的身旁,其中更有跑者直接跑到姿予旁邊對她加油鼓勵,再過了一陣子,姿予來到一個岔路。「我看到工作人員一直指引我到左邊的岔路,」姿予回憶當時的狀況:「我以為是身障跑者跟一般跑者要區分開來,結果我被回收了…..。」

姿予被工作人員指引到回收區後,也看到羊角姊黛甄也已經在回收區。後來羊角姊妹才知道5.6公里就是回收的第一站。「只差20秒過檢查站就可以繼續跑,真的好可惜。」黛甄沮喪地說。

羊角妹姿予在賽後因為自己沒能完成目標,心情相當低落。
羊角妹姿予在賽後因為自己沒能完成目標,心情相當低落。

羊角妹姿予表示被回收後因為沒在動就越來越冷,冷到完全忘記上車之後發生的事情。「我只知道我一直發抖、好冷、好想睡覺。」當下姿予根本沒心思檢討到底發生什麼事,一直到回飯店洗完澡之後她才意識到自己沒有完賽。「洗完澡後我才開始難過,原來…..我在5.6公里就被回收了。」

同樣在5.6公里處被強制回收的黛甄也表示,在回收區時的心情和那一天的天氣一樣:又濕又冷。「我當時心裡想,為什麼不能再往前推進一些?如果天氣好的話是不是會推得更遠?也許可以推到21公里半馬、也許可以離終點再更近一些……?」

羊角姐黛甄在賽後一直想說,如果再快20秒,是否就可以更靠近終點一些。
羊角姐黛甄在賽後一直想說,如果再快20秒,是否就可以更靠近終點一些。

這些日子的辛苦訓練,卻以被回收的方式結束,羊角姊妹非常不甘心。「我在飯店應該就哭了兩到三次吧,」姿予說:「直到當天晚上跟榮化的老闆、老闆娘吃飯時,他們給了我很多安慰跟鼓勵,我才漸漸有笑容。」受到朋友的鼓勵,姿予開始調適自己的心情。

「那是我最後一次哭!」姿予補充。

「因為有大家的支持,我們才有更大的動力往前推!」-羊角姊黛甄

「因為跨出台灣到別的國家,讓我感受到日本對馬拉松的友善與重視度。」-羊角妹姿予。

雖然姿予和黛甄對這一次自己在東京馬拉松的表現不是很滿意,但也都認為這次的經驗非常珍貴、也了解東京馬拉松跟一般路跑的差別在哪裡,下一次就更知道該怎麼準備。例如:下雨天安全帽要戴有護目鏡的、號碼牌要貼在外套上好方便領回、手套在雨天推競輪的不方便性等。

羊角姊黛甄說:「我體悟到如何在一場比賽中盡全力發揮的同時,對不完美的部分也能享受其中,無論完賽與否,都要很用心參與所有的過程、努力去完成這場意義無價的比賽,當然也要感謝支持羊角姊妹的所有人。」

羊角妹姿予(左)、羊角姊黛甄(右),希望將這次東馬的經驗帶回台灣。
羊角妹姿予(左)、羊角姊黛甄(右),希望將這次東馬的經驗帶回台灣。

在賽後哭得唏哩嘩啦的姿予,現在已經不再為沒有完賽而難過:「雖然成績不好但是我覺得非常有意義,因為這趟馬拉松讓我感受到日本人的熱情,也因為跨出台灣到別的國家參加讓我感受到日本對馬拉松的友善與重視度,讓我會想說有機會的一定要去突破極限!」從姿予的言語中讓人可以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正在推動著。

羊角妹姿予與晴空娃娃的合照,期許自己未來有機會再挑戰突破極限。
羊角妹姿予與晴空塔娃娃的合照,期許自己未來有機會再挑戰突破極限。

東京馬拉松結束了,但是羊角姊妹的馬拉松才正要開始。

羊角姊妹下一站,黃金海岸馬拉松。

羊角姊妹粉絲專頁

延伸閱讀:不帶仇恨勇敢面對人生 「羊角姊妹」首戰東京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