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帶仇恨勇敢面對人生 「羊角姊妹」首戰東京馬拉松

0
4281

4年多前發生的高雄氣爆事故讓整個城市陷入低潮,案發時被炸傷的林黛甄和陳姿予因而下半身癱瘓了,治療之後必須要開始度過下半生的輪椅人生,也因次「羊角姊妹」而誕生了。很多人一定會有個疑問,為什麼要稱做為「羊角姊妹」,因為重生之後,兩人只能仰望大半的世界,因為「仰角」,反而更能體認到這世界之大,2017年10月他們決定參加2019年東京馬拉松,挑戰自己。

羊角姊妹一致的目標就是挑戰一定要在時限內通過東京馬拉松的終點線。
羊角姊妹一致的目標就是挑戰一定要在時限內通過東京馬拉松的終點線。

挑戰東京馬拉松 真男人親自南下勉勵

為了參加本周末3月3日的東京馬拉松,兩姊妹花了相當多的功夫轉動輪椅不斷練習,也多次參加台灣的馬拉松賽事,準備蓄勢待發。平常在高雄市技擊館訓練的她們,在訓練期間還有真男人張嘉哲和超馬選手陳彥博親自南下陪同訓練,給予羊角姊妹鼓勵和分享一些賽事經驗。

張嘉哲分享到「第一批領頭羊總是比較艱難」,雖然曾在六大馬賽事看過競速輪椅賽事,但卻沒仔細研究過,透過兩小時短暫的時間培訓羊角姊妹之後,只能從觀察中去找一些細節,像是輪椅組補水要怎麼拿取?怎麼進入起跑區?如果中途被關門要怎麼上回收車?

張嘉哲親自南下幫羊角姊妹配速訓練。
張嘉哲親自南下幫羊角姊妹配速訓練。

這些種種的問題,因為台灣都沒有人有相關經驗,所以她們只能靠自己摸索。之後張嘉哲有透過微博找到了大陸輪椅馬拉松選手鄒麗紅,她曾是2016里約殘運的女子馬拉松金牌,鄒麗紅也很熱情與張嘉哲和羊角姊妹分享賽事經驗。

台灣看似發達,其實還有很多方面資訊都還處於落後,包括輪椅馬拉松選手的資訊外,競速輪椅也只能在台灣量身後,在日本訂做空運回台。張嘉哲說看見她們有如看見20年前的自己,在沒有市場的情況下被漠視的小眾,所以希望她們不是只有參賽東京馬拉松,而是能把經驗帶回台灣,繼續推廣競速輪椅,讓更多身障的朋友加入運動的行列!

或許很多人和羊角姊妹一樣,在正式接觸輪椅馬拉松之前,不知道競速輪椅是什麼?按照規定,若要參加輪椅馬拉松賽事,參賽者不能用普通輪椅上場,而是要以這種「兩大輪一小輪」的競速輪椅參賽才行!

坐在競速輪椅上是什麼感覺?

羊角姐:「很不舒服,因為很包又不好上也不好坐!而且和一般輪椅的推法不一樣,推久了真的很累!」

羊角妹:「很害怕!因為我是用跪姿推競速輪椅,不能坐挺,每次上去都很怕翻車!」

要駕馭競速輪椅,身體必須前傾、維持半蹲坐的姿勢來控制方向。如果想體驗競速輪椅的感覺的話,可以試著跪坐看看,把身體壓低、雙手持續畫圓大約兩個多小時,就知道這個有多困難了!

羊角姊妹坦言駕馭競速輪椅相當困難,希望當天東京馬拉松能順利通過終點。
羊角姊妹坦言駕馭競速輪椅相當困難,希望當天東京馬拉松能順利通過終點。

羊角姐妹為了東京馬拉松,光是熟悉競速輪椅就吃了不少苦頭。從自己怎麼上競速輪椅、維持平衡,到調控速度與呼吸的頻率… 看她們這樣推,真的覺得不簡單!

更何況東京馬拉松輪椅組 42K 的完賽時間,各位知道是多久嗎?是跟一般跑者一樣 7 個小時慢慢跑嗎?答錯!輪椅組可是要在兩個小時又十分鐘內推完 42K 才算完賽啊!

陳彥博也與羊角姊妹分享他痛苦的超馬經驗,只希望能鼓勵他們更多一些。
陳彥博也與羊角姊妹分享他痛苦的超馬經驗,只希望能鼓勵他們更多一些。

 

人生首場全馬 靠著毅力推完屏東高樹馬

在今年一月,羊角姊妹參加屏東高樹馬拉松,想要在東京馬拉松前先挑戰過人生首馬,雖然最後手都推到破皮,兩人還是以驚人的毅力推完人生首場42K,相信接下來的東京馬拉松羊角姊妹也能在賽道上享受轉動輪框的喜悅以及完賽的感動。

羊角姊妹在今年首度挑戰屏東高樹馬拉松,順利完賽。
羊角姊妹在今年首度挑戰屏東高樹馬拉松,順利完賽。

「不必帶著仇恨,開心過日子就好。」-羊角姊妹

羊角姊妹也感謝高雄氣爆事故發生以來,一路上獲得許多人的相陪與照顧。面對馬拉松的考驗,她們一定會用雙手轉動輪椅,力拚2小時完賽42公里,感謝善款讓傷者們沒有後顧之憂。

東京馬拉松,是兩人向生命發出的戰帖,儘管只靠雙手,仍然要繼續向前,他們是羊角姊妹,不向人生低頭的感動故事。羊角姐妹已經跨出自己的舒適圈,你準備好跟著她們一起勇闖日本了嗎?

 

文字圖片來源:羊角姊妹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