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就是縮小版的人生 吳誠元的人生攝影

0
1074

每一回的田徑競賽場上,不管晴雨,總會看到一個攝影者佇立一旁,認真地為每個選手、競賽過程留下影像。透過他的相機,似乎能感受到當天的賽事氛圍、選手的情緒,以及競賽的張力。那不只是一種攝錄而已,吳誠元(卡斯)總能拍出真實且充滿情感的一面。因為他不只是愛好攝影的藝術家,也是一名入魔的跑者。

每一回的田徑競賽場上,不管晴雨,總會看到一個攝影者佇立一旁,認真地為每個選手、競賽過程留下影像
每一回的田徑競賽場上,不管晴雨,總會看到一個攝影者佇立一旁,認真地為每個選手、競賽過程留下影像

一開始為了減肥

就讀真理大學運動管理系的吳誠元,求學時間喜歡球類運動項目,但對跑步仍沒有甚麼想法。畢業之後,體重直線上升,一度攀升到九十公斤。有一回跟朋友一同參加蝙蝠俠五公里路跑賽,沒想到吳誠元只跑了一公里就滿面通紅、氣喘吁吁地停下腳。甚至是跟朋友相約參加嘉明湖登山活動時,一塊相約的朋友甚至擔心他在爬山過程中出現意外。

畢業之後,體重直線上升,一度攀升到九十公斤。
畢業之後,體重直線上升,一度攀升到九十公斤。

「想說既然要減肥,」吳誠元說:「那就跑步試試看。」他精準地說明那一天是2014年7月1日。為了保持熱情、盡可能不讓自己興致枯萎,所以他設定兩天跑一次,先從跑個五圈開始。

沒想到開始跑步後,吳誠元不只瘦了下來,還於年底參加的富邦台北半程馬拉松賽跑出1小時48分不俗的成績。自此,他投注於跑步這項活動,現在每周會特地從淡水開車前往台北田徑場與夥伴們一塊訓練。

為愛而堅持的攝影之路

從學校畢業之後,吳誠元一路當過上班族、業務、工作產業都與相機有關,在學生時期對攝影沒有特別喜好。沒想到出了社會,透過職場工作他對攝影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每個假日都出去拍照,」吳誠元笑說:「甚麼都拍,從早拍到晚。」他笑說自己如果要做一件事,就會盡心盡力去做,不管是跑步或是攝影。在他心底,或許要做好一件事,需要的不是天分,而是執著,如迷戀般地執著。

「我媽曾經說我是三分鐘熱度,」吳誠元認為這是母親的家庭教育,他接著說道:「後來才知道,自己選擇的,要堅持下去。」

攝影對吳誠元當時來說只是兼職型態的工作,他接的案子多樣,包含行銷攝影、也接了不少婚攝
攝影對吳誠元當時來說只是兼職型態的工作,他接的案子多樣,包含行銷攝影、也接了不少婚攝

攝影對吳誠元當時來說只是兼職型態的工作,他接的案子多樣,包含行銷攝影、也接了不少婚攝。一度曾經有所質疑,自己是否要朝攝影事業發展下去,還是做為一個副業與興趣發展。但這個問題為了當時在百貨公司擔任櫃姐的女友『言言』,他做出了選擇。

「交往的時候我在台北,她在台中,相見的時間本來就少。言言(女友)的工作在周末都要上班,平日休假。」吳誠元說道:「如果我回去當上班族,我假日休息她上班。未來我們的交集會越來越少。搞不好就會分手了。」兩人的交往實屬不易,有共同的興趣與想法。兩人同樣熱愛跑步,也因為攝影認識了現在的老婆。對於喜愛的人事物要堅持下去。吳誠元毅然決然地選擇了把攝影轉型人生事業,也想牽她的手持續愛情長跑。

攝影這條路會有許多面向,而不單單只是紀錄影像而已。有一回看到運動筆記徵才特約編輯,吳誠元主動申請報名,以此開啟了他的圖文報導方向。

因為跑步的關係,吳誠元找到了自己不同的面貌與成長。透過運動攝影與圖文報導,他深刻地感受到低溫的台灣田徑競技,而不同於高溫活力的路跑市場。即使許多路跑賽總是秒殺,但真正願意踏入田徑場看選手競技卻少之又少。

因為我自己喜歡跑步,如果又能結合自己的攝影跟文字,可以為台灣田徑多一些灌注。
因為我自己喜歡跑步,如果又能結合自己的攝影跟文字,可以為台灣田徑多一些灌注。

「因為我自己喜歡跑步,如果又能結合自己的攝影跟文字,可以為台灣田徑多付出一些心力。」吳誠元笑說:「這是我的回饋。」他書寫過許多人物專訪與賽事報導,情感豐富且纖細,在書寫時常會投注充沛的情感。他書寫下的《勇者無懼的斷趾跑者王子銘》紅極一時,也讓人看見田徑競技的獨特魅力。吳誠元從攝影中找到了洗鍊的愛,也感受了跑者的熱情與力量。

要跑 就要認真地訓練

2014年富邦台北半程馬拉松跑出1小時48分之後,他從原本很漫心隨意地的跑步,在接觸大頭目玩校的陳鄭雄教練的指導後有所改變。

原本很漫心隨意地的跑步,在接觸大頭目玩校的陳鄭雄教練的指導後有所改變。
原本很漫心隨意地的跑步,在接觸大頭目玩校的陳鄭雄教練的指導後有所改變。

「陳鄭雄教練與曹純玉教練讓我認識跑步訓練的內容,怎麼跑跟跑甚麼,也讓我知道馬拉松不是拼命跑42.195公里,而是需要策略與計畫。」吳誠元笑說自己以前參加馬拉松賽,就是拼命跑,看跑到幾公里處會體力耗盡。

「後來教練告訴我,那你為什麼不試試看『先慢後快』的配速。」吳誠元表示:「教練說:『反正你會爆就是會爆。幹嘛不試試?』」於是他按照了這樣的配速策略,把全程馬拉松總是懸在三小時四十幾分的成績,一舉在2017年的國道馬拉松推進到三小時半內。

2018年的NIKE fast42就是第二段的進步
2018年的NIKE fast42就是第二段的進步

如果大頭目玩校是吳誠元的第一階段進步,那麼參加了2018年的NIKE fast42就是第二段的進步。

「其實我在2017年就入選了,」吳誠元說道:「但我當時不能參加期中考的測驗,已經有工作了。我不想騙人。」他最終拒絕了這個入學邀請。

說不失落是騙人的,但日子總是要過下去。一樣維持訓練,同時又在複雜的心情交雜下度過無緣參予的2017年。但這份心意隨即累積到了2018年,當第二屆的Fast42跑團徵選時,吳誠元除了自己報名外,也鼓吹言言一塊參加。

「言言是滿有天分的佛系跑者,」吳誠元笑說:「所以要讓她接受正規的訓練時,她有點不情願。」最後夫妻兩人雙雙入選成為學員,除了生活之外,兩人一塊接受訓練。吳誠元後來表示,2018年入選後回頭去看擦身而過的緣分。當時的他面臨著受傷、生活上不順以及在工作上觸礁。這次能跟妻子一塊入選,感覺是上天的安排,也是其人生的一個轉折。

與妻子一塊接受吳文騫史哥的訓練,他不只感受到Fast42的訓練與照顧,也從中認識了每一個一同努力的夥伴。身為熱愛攝影及跑步的他,常常在訓練之後,無私地為大夥留下美麗的合影。他用攝影記錄下每一天的生活,也記錄著身邊每一個立體且真切的夥伴。他深深地愛著、在乎這個團體,並為每一個跑者感到驕傲且敬佩。那不只是同學的交往感受,而是一塊度過漫長數月的革命情感。一起努力,一起驕傲。

事與願違,在Fast42的訓練之後,吳誠元並沒有在當年的台北馬拉松打破個人紀錄的成績,但持續努力精進的成果,在隔年(2019年)的萬金石馬拉松跑出3小時13分50秒的成績。

「沒有在台北馬破PB,雖然我知道史哥跟大家不會放在心上。」他說:「但我心底覺得,總是欠一個可以回報給他的成績。」吳誠元心底總是抱持著感恩的心情,不管是對這個團隊,或是予以指導與教誨的史哥。

在Fast42的期中考與期末考都沒跑出自許的佳績,他承認自己因此有些壓力調適上的問題。曾經一度因此患得患失,害怕休息、想跑得更多、配速上想跑得更快,但在教練與朋友的勸導下,他慢慢地調適並找到心情、身體上的平衡,也因此才在萬金石馬拉松跑出好成績。

「在萬金石馬拉松跑得很辛苦。過終點之後,真的有很多複雜的情緒。」吳誠元說,真的很感謝吳文騫以及一路走來陪伴他的人。

未來的吳誠元

每一年吳誠元都會安排一次海外旅行:2015年跑了大阪馬,之後跑了日本長野馬拉松、黃金海岸馬拉松,今年則是會再次前往大阪,也會參加德國柏林馬拉松。他笑說:「結婚的蜜月旅行。」

熱愛跑步、攝影有如文青般的吳誠元,有著纖細且感性的心思。他說:「跑步就是縮小版的人生。」人生有起伏,跑步也是。很多人會說人生就是一場馬拉松,這句話一點也不假。未來,他將會繼續跑下去,也會持續為田徑付出一分心力。也許再過兩年,會有更不同的身分轉變。

喜歡一件事,就要充滿熱情的投入。他是吳誠元。寫下『勇者無懼的斷趾跑者──王子銘』的攝影藝術家。

粉絲專頁:同調写真Sametone/婚禮紀錄/婚禮紀實/自主婚紗

想說的話

回饋就是一種獲得。這是我在跑步中得到最棒的體悟。只要認真投入,就會有所回饋。我對跑步的投入與用心,所以跑步也回饋給我。不僅限於健康的身體、成績的成長等等,透過跑步我得到更多人生上獨特的經歷與體悟。

更讓我認識難得可貴的朋友、夥伴、教練,當然還有我的太太。所以把跑步當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甚至有時會讓人覺得跑得太過入魔的原因。除了真心愛跑步外,也是我對跑步、還有因而聚在一起的每個人一種感謝與珍惜。

如同進終點時總說「不能讓教練等太久。」這除了是感謝,也是讓自己更努力的最好動力。最後用這句來鼓勵自己一直往最努力的人邁進。

「雖然可能我不會是最好的那個,那我們都可以選擇當最努力的那個。」By吳慷仁。

照片來源:Lucas 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