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宅男洪盛興 跑超馬遊世界

0
336

作為越野跑和背包旅行愛好者,面對七天250公里的極地超級馬拉松,我的目標是「輕鬆完成,享受過程」。這過程也可視為一種支援完善的另類旅行體驗:在旅途上,每天只需在時限內完成指定路程,自己控制前進節奏,可以邊走邊享受沿途景色,而且有些地方沒有交通工具到達,就只能以這種方式徒步前往。比賽過程也是與自己相處的好時光,能夠認識自我,讓身、心、靈休養生息。

「未學行,先學走」 參加阿塔卡馬沙漠超級馬拉松

「極地長征」四大沙漠超級馬拉松(4 deserts)被《時代雜誌》評為全球十大艱辛耐力賽第二位,接觸這個賽事前自己連一次正式的42公里馬拉松賽事也沒有參加過。聽友人分享參加4 deserts其中一個賽事戈壁沙漠超級馬拉松的經歷時,自忖沒有把握完成如此艱辛的比賽,但這種近乎毫無把握的困難,又深深吸引著我。結果我鼓起勇氣報名參加了首個超級馬拉松賽事——2013年3月在智利舉行的阿塔卡馬沙漠超級馬拉松(Atacama Crossing)。

由確定報名參賽到正式比賽,中間就只得三個星期,我於是安排了密集式訓練:行山、爬樓梯、到健身室鍛煉肌肉等。最後出乎意料地完成了比賽,其後更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世界各地完成了多場極地超級馬拉松賽事。我是在完成了五次超馬後才跑人生首個馬拉松比賽,原來「未學行,先學走」,有時候是可行的。

調整心情 把考驗變成享受

阿塔卡馬沙漠超級馬拉松(Atacama Crossing),賽程全長250公里。位處智利高原的阿塔卡馬沙漠是世界上最乾旱的沙漠,某些地帶甚至從來沒有雨量紀錄! 這沙漠的地貎與火星相似,美國的火星探測車也選在這裡測試。比賽首天我便體會到這次賽事的挑戰性,賽道在海拔二千多至三千多米的高山,身體需要慢慢適應高原反應。而七日賽事所需的食物、衣物和裝備要自行携帶,結果我背着16.5磅重的行裝及1.5公升食水展開比賽(參賽者背囊平均重量約20磅)。

沙漠的溫度變化極端,日出前氣溫接近攝氏零度,但到午後頭頂卻是萬里無雲的烈日,氣溫急升至攝氏40度。陡峭的沙丘、熱得腳掌也險些灼傷的沙子、追著人狂吠、甚至咬人的惡犬、要手腳並用爬的大石陣……..千辛萬苦完成了三日比賽,體力也透支了,右膝後刃帶的舊患復發痛起來,前面還有一半的路程,怎麼辦?

斜度足足有六十度的沙丘,乾脆滑下去。

我已沒有把握完成賽事,但我還是決定繼續下去,走得多遠就多遠,走到自己能夠走的最後一步為止,最壞打算是倒下後吹哨子求助。我清楚知道,我可以做的就是在沒有生命危險的前提下全力以赴,讓自己沒有遺憾地離開阿塔卡馬沙漠。

調整心態後,我換了好好享受的心情前進。將要筋疲力盡時抬頭看見浩瀚銀河,一閃一閃的彷彿為我打氣。

經過鹽沼時,壓力褲上除汗水外,又沾上鹽巴和沙土,被太陽曬乾後變得又乾又硬,每天回到營地往往要用上半小時脫鞋和褲子,有時更要用鉗輔助,因為腳踝外露的皮膚與鞋舌磨擦而流血,每次脫鞋袜和褲子的時候總會把痂重新撕開而血肉模糊。結果腳腕如今還留下深深的疤痕,成為我第一次沙漠超級馬拉松的紀念品。

途經積水的鹽田,景色優美。

第四至五天是80公里的長征賽程,一路上好幾次感到自己的體能已到極限,兩次經過檢查站也曾考慮退出,但實在不甘心來到這階段才退賽,惟有不斷激勵自己多走一段再說,累的話便走慢一點。最後一段路程我和三位日本參賽者及兩位韓國參賽者結伴上路,邊走邊聊,談笑中時間過得特別快,不經不覺終點在望,我們六個人平排,手拉著手一起衝過終點!就這樣我們花了27小時一起完成了長征賽程。

與途上遇上的參加者手拉手衝線 (圖片:RacingThePlanet)
與途上遇上的參加者手拉手衝線 (圖片:RacingThePlanet)

超乎體能挑戰的收穫

第六天是休息日,到第七年是大約十公里,我在不經不覺間完成賽事了,像做夢一般奇幻!原來抱著竭盡全力的心態,鼓勵自己堅持多一段路、堅持多一小時、堅持多一天⋯⋯原來一點一滴的堅持,累積下來會有令人有意想不到的成果!

250公里沙漠賽固然讓我突破個人的體能極限,更重要是在過程中得到不少啟發。很多人喜歡說「只許成功,不許失敗」,而當我自覺力有不逮的時候,總會對自己說:「只許失敗,不許放棄。」成敗得失未必操於我手,但竭盡全力是我對自己的要求。賽事帶給我最有價值的不是那面精美的完賽獎牌,甚至不是路程上有血有汗的回憶,而是面對挑戰與成敗得失之間的領悟。

我為自己敢於走出舒適區,應付一個沒有把握的比賽,並在過程中全力以走而感到自豪。有清晰的目標,並為此而奮鬥,無論結果如何,都是一種幸福。

沙漠環境苛刻,物資匱乏,晚上沒有霓虹燈光,有的是夜空浩瀚無垠的銀河;睡覺時沒有高床軟,有的是勞累過後的酣睡。原來優質生活不一定來自舒適豪華的都市生活環境,而是來自大自然的簡樸和寫意。

比賽期間,我多次跟自己說可一不可再,但完賽沒多久,我又禁不住向大會查詢下次賽事的時間和地點。結果一年後,我身處撒哈啦沙漠,迎接人生中第二場的沙漠超級馬拉松。

文章來源:《非常宅男 跑超馬遊世界》/ 洪盛興 (Kilias)

出版社 Et press 經濟日報出版社

洪盛興 (Kilias) 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東亞研究系,現從事財務策劃工作。他自言沉默寡言,性格內向被動,不擅與人溝通,並自稱宅男一名,但卻樂在四處遊歷,見識世界。他藉著參加「極地長征」沙漠超級馬拉松得到另類的背包旅行體驗,更在逆境中認識自我。他是全球第二位完成4 Deserts 250公里沙漠超級馬拉松系列的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