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尋肯定的價值 葉日鴻的全運會挑戰

0
1662

「比起大一大二,」他說道:「大三大四的我成熟一點。」穿著T恤的葉日鴻,上半身肌肉若隱若現。相比瘦削的長跑競技運動員,他笑說以前有刻意練,做伏地挺身做到攤掉,長時間練出來的身型在長跑領域很吃虧。今年,他將參加桃園全運會五千公尺與一萬公尺項目,談到受到眾人關注這件事,他坦言雖然避免不掉,但會讓自己調整過來。

國中時的荒唐造就他的成長

「我國中被記六支大過,其他小過、警告就不用講了,」葉日鴻說:「但我一直都沒有被退學。」國中時經歷過許多荒唐歲月,校內與他校的體育老師都感覺得出葉日鴻的潛力,基於愛才的心態,不希望孩子走錯路,於是想方設法地留住他。

「一天抽兩包菸,」葉日鴻說:「我的吃飯錢都拿去買菸。」

「我跟家裡說要去練習,」他笑說:「然後跟老師說我生病要請假,最後是去網咖打電動,或是跟好友們泡在一起。當時就是…不想練了。」玩樂鬧事當壞學生,似乎要比練跑、上課更有趣。他細數自己幹過的壞事,曾經一度以為自己要被送少年觀護所。最後,他仍然有所自覺而產生了改變。

以前受過霸凌、欺壓的葉日鴻,對霸凌行為非常痛恨。有一回跟好友們欺侮霸凌一個弱小者時,葉日鴻頓時醒悟過來:我曾經是受害者,為什麼反而自己變成霸凌的加害者?幹著以前最痛恨的事。後來一行人被警方抓入派出所,他在受害者的家長面前痛哭懺悔,彷彿心底某種價值觀碎裂。

2018 臺北馬拉松21km組,葉日鴻以70分09秒奪下總排第三名
2018 臺北馬拉松21km組,葉日鴻以70分09秒奪下總排第三名

「我爸從小打我打到大,甚麼拳頭手腳都來。」葉日鴻說:「但他那次竟然沒打我,反而坐下來跟我好好地談。」

在家人及老師不放棄地持續挽回,葉日鴻原本剝裂的心才慢慢地被圓滿,也更為柔軟。他沉默幾秒鐘才娓娓道來:「我何德何能讓他們為我付出。」國中的恩情無以回報,上高中只能用行動來證明。於是葉日鴻一次又一次站上挑戰的舞台,不僅是多次跑出佳績,甚至是取得參加亞洲青年田徑錦標賽資格。他試圖用行動證明告訴他們:我真的改變了。

受傷不斷 感恩學長的提點

「每一陣子練習後就會受傷。」葉日鴻說道:「一開始知道要怎麼調適,但一直訓練、受傷、復健,就覺得心很累。有一度想要放棄。」升上大學之後,葉日鴻備受期待,但隨著訓練強度上昇就會出現受傷。或許是為了排解那份憂愁,他陷入燈紅酒綠的夜生活。逃避無法跳脫惡性循環的心底陰影。

照片來源:國體大中長跑臉書
照片來源:國體大中長跑臉書

「別人的夜生活是偶爾一天,我那時比較誇張,」葉日鴻說:「我幾乎每天都是夜生活。」在體院裡即使是受傷不參加晨操,也要陪同出勤,幫助團體做筆記算秒數。墮落的生活使得原本受到矚目的明日之星,突然變成扶不起的阿斗,老師、助教以及學長都不再重視他。被忽略與漠視非常不好受。

「有一次晨操我在田徑場邊幫忙,」葉日鴻說道:「前一天晚上喝醉,早上還在宿醉。」原本以為會挨罵,沒想到助教只是淡淡地告訴他:回去睡覺吧。如果是罵他或激怒他都好,但這種淡淡地漠視卻令他十分難受,不停地思索該怎麼辦?這已經不是他願不願意參與訓練,或是學壞迷途知返的問題。

後來,是周庭印學長點醒了他。

「你以為受傷就不能練嗎?」葉日鴻回憶起周庭印學長的話:「你還可以練心啊。」過往,學長周庭印不太輕易說出苛責學弟的話,所以這句話讓他印象深刻,也引出了另一分省思。在此之後,即使不能參與訓練,他也會進行補強訓練。疲勞性骨折不能負重深蹲,那麼就把核心練好。先把自己準備好,等到傷勢痊癒了,就會有更大的成長。

為了達到更好、更有效的訓練,秉豐學長也給葉日鴻一些想法:「老師的課表是對的,但不代表你不能跟老師溝通。」秉豐建議他必須多跟老師、助教討論,而不是周回復始地在訓練、受傷、治療內惡性循環。升上大三之後的他,更勇於跟老師討論訓練的重點跟課表。不同於大一大二、自我懷疑的年齡,歷經波折與運動員低潮的他,隨著歲月更為成熟也幹練。一度在國體大帶隊的葉日鴻也會幫助遇到挫折的學弟妹,鼓勵激勵他們並把過往經歷分享出去。從別人收穫許多,也要將之給予後進。

目標全運會 眺望臺北馬拉松

前一次全運會在五千公尺、一萬公尺雙雙奪銀,備受矚目不免帶來壓力,加上好友曾廷瑋與李奇儒這一年氣勢雄偉、洶洶來勢。葉日鴻說:「不太在意別人怎麼看自己,如何透過競賽找尋自我肯定比較重要。」所以他秉持的想法是,自我要求維持訓練,離全運會賽事不遠,所以維持體能、保持健康就好。讓自己放輕鬆。

照片來源:運動筆記 Lucas
照片來源:運動筆記 Lucas

「越在意獎牌,感覺就越跑不好。」吸收過往的賽事經驗,葉日鴻說道。反而是不抱奪名欲望時,就越能跑出自己的能量、跑出好成績。與其選擇保守一點運用戰術,葉日鴻反倒希望能以跑出的成績(時間)為主,不要被奪牌心理影響。

照片來源:GARMIN
照片來源:GARMIN

「我會全力以赴,」葉日鴻說:「也不希望為了拿名次,最後跑了很差的成績。」全運會之後,葉日鴻將會挑戰臺北馬拉松,認真準備的第一場大賽。在此之前,他曾在日本參加馬拉松賽,儘管是抱持玩票性質的心態去參加,卻也因此跑出了興趣。「馬拉松是很特別的,」他說:「我也很想知道,自己盡全力去跑馬拉松會是甚麼樣子。」

106年宜蘭全運會,代表桃園市的葉日鴻在五千公尺、一萬公尺奪下銀牌,學長周庭印奪金。今年108年桃園全運會,葉日鴻說:「希望自己跟學長有競爭機會,比較起前兩年,今年的狀態更好一點。」默默地希望,學長能看見他的努力與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