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青澀走向成熟 鄧新詮的全運會馬拉松挑戰

0
1577

在106年宜蘭全運會出賽五千、一萬公尺雙雙拿下第四名成績的『老鄧』鄧新詮,相較於過去兩年,現在的他有更成熟的心靈與內在力量。今年108年桃園全運會是他的主場(代表桃園市),面對這一場年度大賽,他說:「會盡力去跑。」

老鄧之所以為老鄧

23歲的鄧新詮,穿著輕鬆的體育休閒服,反戴帽子洋溢著年輕人的氣息。「讀國小的時候,同學之間都會彼此取外號,老甚麼或小甚麼,或是疊字的外號。」鄧新詮說道:「我比較安靜,大家就稱呼我『老鄧』,然後這個外號就被叫到現在。」來到國中年齡,鄧新詮相較其他同學顯得內向、安靜,會在意他人的看法與想法,對每個人的感受格外敏感。

國中因為好動所以加入了田徑隊,在校內有不錯的成績與表現,畢業前在桃園市運五千公尺賽跑出17分03秒第二名的成績。當時教練說,如果再快一點就有機會參加全運會,藉此鼓舞他。這番話也讓鄧新詮原本沒自信的心靈有一分成長。國中的田徑訓練並沒有特別朝某一專項發展,老師希望選手可以多面向接觸不同的距離。然而,上了高中之後的牛步成長讓他開始思索未來。

「感覺很多人都跑出好成績,」鄧新詮說:「但我自己沒甚麼進步。」原本的想像在高中時慢慢地剝裂。

鄧新詮在高中時期勤於訓練,可成績一直拉不上來,相隔三年後的五千公尺跑了16分47秒。當時專注在訓練上,求好心切,導致傷害了也捨不得休息。如此一來復原時間也拉得很長,使得五千公尺只進步不到二十秒的幅度。眼看許多年齡相近的好手們卻一一嶄露頭角,如體大的葉日鴻,他懷疑競技選手這條路是否該繼續走下去?高中時的努力,換來的卻是難以處理的壓力。儘管身邊家人支持,卻也會傳遞一份『你還要繼續跑下去嗎?』這樣的訊息。

「如果當時沒考上北體,」他說道:「也許我就會放棄跑步吧。」

來自嘉哲的身教

過往的訓練都是針對中短距離訓練做安排,來到北體之後認識了張嘉哲,這位學長同時身兼教練,幫助老鄧找尋到自身目標。他談起與嘉哲的淵源。

「以前翻閱秩序冊、賽事資料,都會看到吳文騫學長、許績勝老師,張嘉哲學長也名列其中。」鄧新詮說:「上了北體之後,才實際跟學長有了接觸。」高中畢業後進入北體,接受半年訓練後在北大五千公尺測試賽跑出16分07秒的成績,一下子把成績大幅推前。他思索原因,發現過去的自己對訓練後的恢復以及傷害的處理不當,導致訓練效果不好,在嘉哲的指導下有更明確的概念。

「有些跑者知道要跑課表,多少會在前面留一點力,」鄧新詮說道:「我是先把每一趟跑好,後面沒力了再說。」在貓空著名的跑者路線『國手之道』上,鄧新詮是少數果敢跟著嘉哲不放的跑者。

照片來源:鄧新詮
照片來源:鄧新詮

性格內向的老鄧,在大夥聊著自身不熟悉的話題時會有點疏離感,跑步卻讓他逐漸累積了自信與想法。畢業後繼續深造、目前就讀碩一的老鄧,以前多少會思索畢業後的就業問題。現在的他逐漸成熟,受到外界的肯定與支持,也開始思索要如何兼顧學業與訓練,並規劃未來持續競技選手之路。

走競技選手的路

儘管帶著世大運中華台北代表選手的光環,老鄧面對跑步依舊謙遜。兩年前,他把重心擺在五千、一萬公尺的競賽上頭,這一兩年逐漸把重心移轉到半程馬拉松及馬拉松競賽。今年四月他在黃河口馬拉松以2小時33分53秒完成了初次全程馬拉松。

照片來源:森林跑站
照片來源:森林跑站

「我原本目標是跑進2小時30分內,」鄧新詮說:「但24公里處感覺快要抽筋,就想無論如何先求完賽再說。」在黃河口賽前,鄧新詮有些身體狀況,加上又是第一次跑全馬,面對狀況經驗不足。過去雖然累積不少半程馬拉松賽經驗,然而,全程馬拉松的變數非常多。這些經驗都必須透過親自體驗才能吸收並內化。

今年的桃園全國運動會,鄧新詮把目標擺在馬拉松項目上。為此,先前與嘉哲等人前往中國參與團訓。移地訓練的日子,除了吃、睡外就是訓練。單純的生活讓身心都有很好的進展,回到台灣時感覺狀態不錯。但最近因為過度訓練,在臀部肌肉區域有些不適感,成為這次參賽全運會的隱憂。

照片來源:Tony Lee
照片來源:Tony Lee

「以前只要受傷會想東想西,很緊張又擔心。現在比較能面對。既然發生了,就會想怎麼維持當下最好的狀況出賽。」他說。全運會在即,鄧新詮沒有露出慌張的神情,而是成熟地面對身體的雜訊。他已經不是過去容易徬徨、毛躁的年輕人,隨著時間推進,心智更加成熟且從容。

全運會之後,鄧新詮會把目標擺在年底的日體大五千、一萬公尺紀錄賽。2020年則是前往日本參賽東京馬拉松。他坦承以現況能力去談東京奧運太遠了。

「我能力還不夠,」鄧新詮說道:「但如果可以,會朝2024年的巴黎奧運試試看。」一開始談論這次全運會的目標,老鄧並沒辦法給出一個預估成績。但後來他難得笑了笑,那麼就以2小時29分為準,先破PB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