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無虞才有好成績 歸來廣州馬的張嘉哲

0
3595

「三十五公里的時候,我廣州馬的時間比柏林馬更快。」張嘉哲說:「廣州馬後半段比柏林馬快一分鐘,加上前半段配速比較快,所以成績進步了兩分鐘。」談到這次廣州馬,他表示沒有柏林馬時的忐忑,反而更胸有成足去挑戰更快一點的配速。

張嘉哲在廣州馬拉松跑出2小時15分02秒,相較於先前保持的紀錄2小時15分56秒已有八年光景,細數這八年從倫敦奧運、脛後肌肌腱撕裂、漫長的復健,即使外界質疑、即使自身也抱持疑問,但時間終究給努力的人帶來了光明。

從柏林到廣州馬拉松

「原本想說跑好柏林成績,再用廣州馬去拉名次。」張嘉哲說:「沒想到是廣州馬跑到了。」柏林馬拉松賽後休息了一週,便又開始恢復練習。那陣子的練習狀況很好,練習後回推的成績預估會貼近臺灣男子馬拉松紀錄,雖然有點半信半疑,卻也無形增加了一些信心。他表示自己過往經驗,預估的多半準確。

去到廣州之後,當地氣溫攝氏十度上下,雖然是沿海城市卻顯得有些乾燥。「當天早上五點半還有灑水車沿途灑水,」他說:「我去到廣州,乾到嘴唇都破了。」張嘉哲說著,對台灣人而言,大概氣溫在十度上下是最好,最可以跑出好成績。

比賽開跑後,張嘉哲跟上了第一集團,以每公里3分11秒左右的速度前進,這是嘉哲覺得舒服、也不會太過勉強的配速。「之前柏林馬跑到3分10秒,因為已經好幾年沒跑這麼快的配速,所以會有點『躊躇』。」他說:「但在柏林馬已經經過嘗試,所以廣州馬跑3分10秒,心態上呈現『這種配速我跑過啊』,就覺得很正常。是心態上的差異。」

後頭,一當有大會人員告知前段的Pacer加快腳步時,第一集團就以3分00秒的速度持續前進。張嘉哲在三公里到十公里的過程中,以獨跑之姿前進。

照片來源:森林跑站
照片來源:森林跑站

原本穩定的配速,在25公里後滑到3分16秒。一路超過許多提早下班的外籍選手,在三十五公里處大概確定會破PB。「但那時候已經沒能量了,」他笑說:「我沒辦法在腦中換算數據。」一直到終點前,他都不知道自己處在哪個名次。跨過終點,許多人恭賀他破個人PB時,張嘉哲想的是『我是第幾名?』

「大家看的是紀錄,」張嘉哲說:「我看的是名次跟積分。」依據WA每周三更新官網數據,張嘉哲排名第101名。他說,後面還要再拚一點。

力求工作、訓練的平衡

「很多人覺得交女友會影響成績,但我結婚後成績更好,是不是大家都要趕快結婚呢?」嘉哲說道:「所以從事商業、讀書、公益跟跑步根本沒有太大影響,重點是時間上的分配。」

張嘉哲在近幾年開枝散葉,從真男人文創商行電商、擔任森林跑站顧問、國手匯顧問等職務,把經紀約交給艾朵國際後偶爾會接演講、其他合作。「金流多面向很重要,」他說:「多方向的經濟來源才能保持生活無虞。」現在的嘉哲,不只是努力地朝自己的目標前進,也把資源轉饋給其他年輕一輩的選手。

從事電商的嘉哲,沒有走上職場之路,考量的是自由度這件事。訓練之外的時間拿來包裝出貨等。曾有一度很多人擔心嘉哲外務太多,致使無法好好訓練,但結果告訴我們,嘉哲以理性與嚴謹規律的表現,在廣州馬拉松彰顯自身的努力成果、以及訓練、生意能求取雙贏並存的空間。

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依靠著家裡,用著最省錢的方式生活、落實訓練。「我到29歲前都被人說啃老族。」張嘉哲說,直到他進了倫敦奧運殿堂,那些笑他啃老的話語,才變成正面的話語『張嘉哲很有堅持』。

或許不是學院出身的運動員,很早就看到社會世俗且現實的一面。「跑步需要家庭支持,國家支持跟社會支持,」張嘉哲說:「家庭支持是最重要的。」他笑說,自己就算跑不好拿不到獎金,家裡支持,不會大富大貴但也不會餓死。儘管如此,他也承認不是每個人都有同樣的背景。「社會還是要多支持運動員。」他說。

「我去中國參賽,穿著仲益電機的衣服。接受當地新聞採訪一個小時,你可以想像那個曝光效果有多大。」張嘉哲說。他以自己為表率提醒,運動不只具有改變世界的力量,也有很強大的宣傳與行銷力量,支持運動員不是石沉大海的生意,而是雙贏,也同樣是這個社會的責任。

雖然在廣州馬跑出個人新記錄,但嘉哲並沒有沉醉在這份喜悅太久,對他來說,目標是奧運的話,還需要增加積分跟推進名次。2020年三月他將再次前往中國參加無錫馬拉松,為累積積分做下一階段的努力。

相關連結:

真男人文創商行

森林跑站 RunBase

國手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