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酒精成癮 奧運金牌選手重尋生活

1
2511

「我不慶祝生日,我慶祝停止喝酒的那天。」2008年北京奧運800公尺金牌的 Wilfred Bungei 威爾弗雷德·邦吉說:「我為自己感到驕傲,我擁有對生活、對自己的主控權。」

照片來源:elespanol
照片來源:elespanol

威爾弗雷德·邦吉前兩個孩子出生時,他因為專注在田徑事業上而錯過了。後來,邦吉得到了奧運金牌。

1998年很早就在田徑事業發跡的邦吉,10年後在北京奧運奪下八百公尺金牌。相隔兩年後的2010年他選擇退休,也開始飲酒。七年前,他的第三個孩子將要出生之際,因為面臨孩子出生的緊張所以想喝一杯。

「我選擇喝一杯伏特加,但最後則是在短時間內喝超過一公升。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但我知道自己陷入麻煩中。」邦吉說:「人們以為我已經死了。」

邦吉談到在肯亞的田徑人口,有許多人有飲酒的問題,但有些人會否認自己有酒癮的問題。他也表示當自己的運動巔峰結束之後,他開始找尋別的辦法填補自己的空白──畢竟他以前把所有時間擺在訓練上,退休生活讓他多了很多空閒時間。而他也是第一位因酒精中毒問題而大聲疾呼的肯亞人。

dailyactive
照片來源:dailyactive

「有些人拒絕尋求治療,因為涉及酒精中毒時,進行康復治療是治療並了解自己的唯一方法。」他說。

我的孩子很害怕,邦吉回憶,當他喝酒時,孩子跟老婆會害怕與他共處。「孩子們會害怕跟我一起上車,因為偶爾你會去酒吧然後喝醉後開車回家。」他說,當孩子們看見車上有一兩個酒瓶時,他們不想上車。這讓他受到很大的震撼。後來,有一段時間,酒精嚴重影響了邦吉的健康。「我記得曾經有一段時間我身體發癢、滿頭大汗,幻覺與黑暗令我恐懼。」2012年9月他撥了電話,進入了肯亞首都內羅畢的康復中心,六周之後他離開,從那之後再也沒有喝酒。

照片來源:sde.
照片來源:sde.

身為前運動員,邦吉很能理解退休運動員在面臨職涯後的不同人生,在此之間會遇到的困境。「作為運動員,我長達13-14年每年只有二十天休息,」他說:「因此,當我退休後,我幾乎無事可做。」

「我會買一瓶酒坐在屋子裡,毫無自覺地喝完。然後再去取得一瓶。」他說:「一年半的時間內,一切變得很混亂,我的生活一團糟。」邦吉很擔心其他運動員也同樣面臨這樣的局面。

田徑經紀人兼評論員米歇爾·波丁(Michel Boeting)非常了解肯亞的情況,他同意這是一個問題。運動員如何面對自己退休後的人生,以及如何建構自身的生活。時至今日,邦吉盡力防止其他運動員遭受同樣的困境,進而提供支持與指導。

「當我分享自己的故事時,我知道可以幫助一個人。」邦吉說:「我為此感到歡愉,這是我自癒的方式。」

內容來源:dailyactive

1 COMMENT

  1. 運動員的出路(尤其是曾經風光的一群),確實需要好好思考。
    選手的轉型、選手的自我價值認同等是我們觀眾可能也可以一起思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