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自行車共同生活 喬納斯迪希曼的360度鐵人計畫

0
711

德國人喬納斯迪希曼沒有住在公寓,而是住在綑綁於自行車上的帳篷內,這使得他創下了許多紀錄:2017年從葡萄牙騎車前往海參威耗時63天;2018年從南美洲最南端的火地群島,騎乘到阿拉斯加共耗時97天;去年則是挪威的北角騎乘到南非開普敦耗時72天。

照片來源:jonasdeichmann.com
照片來源:jonasdeichmann.com

之前為IT產業的銷售經理,沒想到一轉身就成為超長距離的自行車手。喬納斯‧迪希曼表示騎乘在自行車上感覺自己是真實地活著。當他在從挪威北角騎乘到開普敦的路上,晨起時從帳篷醒來,感受到每一天都是充滿著新穎的樂趣,將會經歷從來未曾有過的經驗。「當我老了的時候,我會有很多快樂的回憶。」他說:「因此,我向老闆表態辭職,我寧願坐在自行車上,也不願穿著西裝進辦公室。」喬納斯迪希曼採用自力方式完成這些挑戰,沒有配套措施跟支持團隊,他認為沒有團隊支持更可以感受新鮮的事物而不受拘束。

在超耐力騎車旅程中,迪希曼無法預測當天是順風還逆風,他只是盡可能在每一天騎得更遠。也因此,無法事先預訂飯店或住宿,但偶爾能去到有飯店酒店的城鎮,他就不需要餐風露宿。但大多時候他都是睡得很野生,睡在撒哈拉沙漠、也曾經在埃及的監獄牢房住了一晚(純粹是安全考量)。也為了避免野生動物侵襲,所以在野外生火睡覺。

照片來源:jonasdeichmann.com
照片來源:jonasdeichmann.com

為了尋求方便性,喬納斯只準備了一個帳篷、睡袋與睡墊,兩套自行車上衣、自行車短褲,還有自行車工具、GOpro相機與盥洗用品,為了減輕行李重量,他甚至把牙刷柄鋸短。但自力補給加上沒有預先規劃的路程,飲食成為他最大的問題之一,喬納斯笑說他吃只要能找到的任何東西。在歐洲有超市跟加油站,可以購物,他因此吃了很多巧克力棒跟餅乾,還有一堆香蕉。在非洲則很難找到食物,他在非洲蘇丹與衣索比亞的路程上瘦了十公斤,甚至在當地因為誤食而導致食物中毒。除非是醫生表示可能有長期影響,否則即使是食物中毒,喬納斯仍會繼續上路。

對喬納斯而言,騎乘在大自然環境並不會覺得寂寞孤寂。他表示自己曾一個人住在德國慕尼黑的公寓,那才叫作孤獨。他會唱歌分散注意力。騎乘過程中的生活都很有新鮮感。自許是一個運動員與探險家,自行車的生活對他而言是具有意義的冒險生活,除此之外,他也同時是一個長於激勵他人的演說家,教導人們『永不放棄的藝術』。

Cape to Cape mit dem Rad vom Nordkap nach Kapstadt, Jonas Deichmann und Philipp Hympendahl Foto: Philipp Hympendahl
Cape to Cape mit dem Rad vom Nordkap nach Kapstadt, Jonas Deichmann und Philipp Hympendahl
Foto: Philipp Hympendahl

今年夏天,他將再啟新的計畫『Triathlon 360 degree』,他將從慕尼黑騎自行車前往克羅埃西亞,而後沿著海岸游泳456公里前往巴爾幹半島的蒙特內哥羅國家。回到內陸上,他將穿越歐洲及亞洲直到中國上海。隨即跳上一艘橫渡太平洋的帆船前往舊金山,隨即從舊金山跑步5040公里到紐約,隨即再搭船回到里斯本,最後騎車回到原本的出發點慕尼黑,這項計畫預計要十個月。

內容來源:jonasdeichm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