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員背後的日常 Eliud Kipchoge的生活哲學

0
2832

對成長後的埃利烏德·基普喬蓋Kipchoge來說,跑步再正常不過了。無所事事的肯亞孩子對長途跋涉沒有太多想法,他們必須每天來回學校與住家,午餐也得趕回家吃。

埃利烏德·基普喬蓋說:「因為是生活的一部分,所以你不會在意。」

照片來源:BBC
照片來源:BBC

但在2002年年僅18歲的他,因為教練Patrick Sang派翠克‧桑的一項培訓計畫而改變,唯一的問題是『他沒有筆』?

「我用一根棍子在手臂上寫下十天的訓練課表,」基普喬蓋說:「把它記在腦海裡,趕緊回家拿出筆跟紙寫下來,然而,這一切仍深深烙印我腦海中。」

十八年之後,基普喬蓋已經35歲,以卓越的運動成就成了千萬富翁。他成為第一個在42.195公里內跑近兩小時的人,書寫紙上的訓練日記取代手臂與樹枝。但很多事至今仍然不變,他的生活依舊簡單、沒有干擾,仍是居住於偏遠的肯亞卡普塔加特村莊。

—-

前往肯亞的旅程相當漫長,遠離喧囂的城市來到安靜的肯亞村莊。通往當地訓練營的黃橙色道路崎嶇不平,遍地是茂密且叢生的綠草。一群人在這兒輕鬆地慢跑,最多有三十位跑者在這生活且接受訓練,生活節奏緩慢且氣氛寧靜。如果不是看見宿舍外鞋架上一雙又一雙Nike Vaporfly跑鞋,你可能會以為自己打擾了清修中的修士。

基普喬蓋的日常生活彷若修士,從週一到周六,跑步是一種信仰。儘管他的妻子與三個孩子只離這兒不遠,但基普喬蓋仍然選擇在這裡的宿舍待過一周。他的名氣讓他擁有獨立一間房間,其他事物一切共享,除此之外,他彷若斯巴達人嚴謹且自律地生活著。

「我們的生活很簡單,非常簡單,」基普喬蓋說:「早上起床去跑步,再回來。如果這天是打掃日,我們就做些清理工作,或者是放鬆一下。然後吃完午餐後作一點按摩,下午四點再去跑步,晚上喝點茶、放鬆自己直到睡覺。就這麼簡單。」


照片來源:BBC
照片來源:BBC

卡普塔加特村莊擁有高地優勢,相當於兩千四百公尺高,在此訓練後回到地面上變成更具有優勢。

當派翠克‧桑在2002年創建它,原本是期望成為初級或有望成功的運動員營地,而不是成為最偉大馬拉松運動員的永久住處。基普喬蓋長期合作的經理人及好友Valentijn Trouw表示:「我們原本以為運動員一旦出了名就會去外頭找更好的地方居住,但實際上運動員不要,反而想要留在這裡。」

在這個營地的一週生活是非常制式化的,訓練計畫鐵打不動,每天跑兩回,主要重點是周二田徑場訓練,週四長距離跑以及周六的間歇訓練。除此之外,訓練營地的廚師負責準時提供膳食,晚餐是在晚上七點半。以肯亞知名的玉米粉Ugali為主,廚房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相鄰一旁的是配備簡單的餐廳,牆上貼著寫下『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的海報。

整體而言像是一間廉價旅館,但正如半程馬拉松世界紀錄保持人Geoffrey Kamworor與基普喬蓋說的:「極簡主義是它的魅力。」

「進入訓練營地對我們有幫助,我們遠離家人,只關注在跑步上頭。」

「我們訓練就像辦公室作業,這是我們努力、關切且熱衷、且心懷尊重的事。」

照片來源:BBC
照片來源:BBC

這種敬重延伸到整個營地,他們有一位由三十位居民選舉出的主要負責人,負責針對訓練營地的大小事物作決策。基普喬蓋沒有打算出任這位主要負責人工作。儘管如此,他在營地裡仍被人稱作『Boss man』。

「我不希望他們這樣稱呼我。」他表示:「當你成為老闆,你思考的一切不再是簡單直線的,成為領導者比成為老闆好。這就是為什麼我也要盡自己的清潔工作,以身作則是很好的領導方式。」

基普喬蓋身為跑者的以身作則是毫無疑問的,不只是世界紀錄保持人,也是首位在馬拉松距離跑進兩小時的人,還包含數枚奧運獎牌以及許多場國際賽事的優勝。但撇開這一切,在與他妻子格蕾絲的尋訪中,得以更認識基普喬蓋身為人、而非身為跑者的面向。

基普喬蓋與格蕾絲是透過格蕾絲的兄弟Amos認識的,基普喬蓋沉默寡言的特質吸引了她。「在家裡生活時他很有趣,跟孩子們一塊在房子裡跑來跑去。但他非常守時。」她說:「孩子們知道,我也知道。特別是周日去教堂的日子,九點開始,但我們八點半就會離開家,儘管教堂只離我們五分鐘車程。」

照片來源:BBC
照片來源:BBC

許多肯亞運動員因為名利雙收而淹過頭,但基普喬蓋堅稱他不會如此。「我沒有多餘的錢讓我去想太多。我仍然是一個人,過著一個人的生活。錢在銀行裡。我不為錢工作。我過簡單的生活。」

周末的休息日,基普喬蓋會前往他的小農場,那兒養牛、綿羊與雞。農場老闆Mike Kiplagat對基普喬蓋很有印象:「他搭乘計程摩托車到這,進來,購物然後離開。他是如此傳奇卻又如此謙遜。」基普喬蓋喜歡在訓練後去看看小動物,為此作為放鬆自己心神的方式。

他優異的心血管能力來自於此,幼年的基普喬蓋在上學或是放學,經常透過騎自行車運送牛奶謀生計。他從住處到附近城鎮往返四十公里收集並出售牛奶給農民。


照片來源:BBC
照片來源:BBC

五點半還沒天亮,基普喬蓋與其他跑者前往營地大門,進行一周最大程度的測試。他們彼此間沒甚麼說話。

儘管太陽還沒升起,卻至少有五十個人在路邊等候著。他們不是來這兒索求簽名的粉絲,而是當地的運動員,期望通過證明自己跟上基普喬蓋而一夕成名。

2019年BBC的年度體育人物大獎的早晨,基普喬蓋當天的早餐是炸麵包、英式香腸、豆子、雞蛋跟牛角麵包。他說英國早餐是世界上最好的。

這天早上他的長距離跑沒有任何進食,教練則是從後面跟隨著小貨車觀看訓練:「我們讓運動員參與長距離跑,然後藉此觀察可造之材邀請到營地內。」

來到第一站,首先經過這裡是一個相當積極的跑者。教練笑說:「這個瘋子。」一分鐘過後,基普喬蓋嚴謹且專注的神情跑過這兒,彷彿他已經跑了兩個小時。

派翠克教練說:「他從未錯過任何一場訓練,從來沒有過。」兩人合作迄今已二十年,這項說法讓人非常訝異。

這種訓練的連貫性造就基普喬蓋的品質保證。馬拉松訓練是一項艱鉅的運動,受傷並不罕見,因為運動員每周訓練量會超過一百六十公里。2012年當基普喬蓋未前往倫敦奧運,進而轉戰馬拉松之後,至今沒有受到重大的傷害。這怎麼可能?

生理學家Peter Nduhiu表示保持健康真的很困難:「基普喬蓋只要感覺有問題,他會在跑完之後找我諮詢,甚至回房處理。我們盡可能把受傷問題抑制在最初狀態。只要能好好善待身體,身體就會有同樣的回報。」

運動員返回營地時,原本一開始的百人團隊只剩下五個人。基普喬蓋與他們握手,恭賀彼此完成訓練。

去年十月,基普喬蓋成為有史以來第一個在馬拉松距離跑進兩小時的人,之後,身為贊助商的INEOS為此提供了公路自行車。

照片來源:BBC
照片來源:BBC

雖然在馬拉松距離跑進兩小時,但這並不是正式紀錄。因為他有了幫忙破風的配速員及其他幫助,但在維也納跑出1小時59分的隔天,他告訴生理學家Peter Nduhiu,將會盡力讓這項紀錄成為正式馬拉松賽事紀錄。

Peter Nduhiu相當肯定基普喬蓋設定與實現目標的能力:「我認為他已經遺世而獨立,所以他可以專心作任何事,並繼續努力。」「只要他保持健康並擁有強大的心智,他能作任何事。任何事。對他來說要在正式比賽跑出1小時59分並非不可能,他擁有達成目標的一切條件。」

儘管基普喬蓋未曾公開承認他期望在正式比賽突破兩小時,但有傳言他原本計畫在倫敦馬拉松作此嘗試。但最後因為新型冠狀病毒而推遲。

東京奧運也因為疫情延後,基普喬蓋有意捍衛他的優勝頭銜。他的妻子格蕾絲暗示,東京奧運馬拉松賽可能是基普喬蓋的最後一役,賽後他將會退休。屆時他將36歲。

第二枚奧運金牌將會把基普喬蓋推上一個新高點,但這不太可能改變他,或是他在高海拔訓練營低調生活的想法。

Nduhiu表示:「維也納一舉對我來說就是生涯高峰,如果又有誰能打破兩小時紀錄,也會同樣造成歡聲雷動。但是,基普喬蓋做了甚麼?他回到營地與團隊們喝杯茶,然後一切重新開始。」

「大夥們簡直瘋了,問他怎麼作的,還有誰能作到?但基普喬蓋只是保持安靜,就是這樣。你無法擾亂他的安排,他不會允許你這麼作。」

這位18歲在手上寫下訓練計畫的年輕人,至今已是地球上最知名的運動員之一,但他仍保持著謙遜的美德。「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啟迪他人,而不是名望。」基普喬蓋說道:「這與名氣無關,而是希望啟迪他人。我最大的樂趣來自於與人們相遇結識,而後他們會對我說『No human is limited』。」

「這讓我非常快樂。」

內容來源:BBC Sport

【延伸閱讀】

成功背後的妻子 談Eliud Kipchoge這位男人

馬拉松破二 Eliud Kipchoge締造運動史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