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天的奇幻旅程 許仁茂的FXT極限鐵人之路

0
8675

「因為Jovi的那句話,我決定參加FXT極限鐵人三項賽事。」許仁茂說道:「但我完全沒想過自己能拿到第一。」在2020年11月的台灣舉辦了世界第十三場、亞洲第一場極限鐵人賽事,這場賽事一點也不簡單,選手必須在一天之內完成3.8公里秀姑巒溪游泳、騎180km串聯台灣知名自行車賽事 KOM 路線,最後則是從碧綠神木忍著低溫與疲憊,完成一場全馬賽事並在合歡山頂衝線,總和距離為227公里,爬升高度近七千公尺。

『讓世界看見台灣。』Jovi說。

在這場兼具困厄與艱難的極限鐵人賽,許仁茂最終以13小時45分50秒奪下優勝,不僅為自己寫下了歷史,也為這場極限鐵人賽寫下動人的一幕。賽後一周的他恢復狀態很好,在教課之餘抽空接受採訪。一如往常精實的身軀,完全不亞於1994年參賽亞運拳賽的當年。談起FXT極限鐵人賽時,彷彿是品嘗甘甜的珍饈,有著滿滿的喜悅與感動。而談起過往的回憶,則是滿懷著對太太的感謝。

不想錯過人生

六年前才開始三項運動的許仁茂,早年時期就是國內頂尖的拳擊手,不只是代表屏東縣出賽全運會、還代表中華台北打進亞運,曾經在拳擊領域的所學與收穫,促成他在鐵人競賽跑出超越極限的表現。

前身是運動員的許仁茂,就業後投入教學訓練包含一對一拳擊指導、瑜珈、有氧教學及運動防護等諮詢。投入鐵人三項運動已有六年歲月,但真正開始為賽事做訓練只有四年光景。當時的他多半時間就是陪學生去跑步、陪著學生參加比賽,他自己也數度參賽Super Race Taiwan取得前幾名成績,並在2015年的冬山河一百公里賽跑出9小時39分的成績。後來在滿溢熱情的鐵人三項運動中感受並燃起當年打拳擊的熊熊烈火,於是在三十九歲那一年決定再給自己一個機會。

「當時小兒子剛出生,我想除了養小孩跟工作之外。我想自己能做甚麼,也不要錯過甚麼。」投入訓練後的隔年,他在四十歲那一年投入了2017台東226km超級鐵人三項奪下第二名成績。那一年的比賽因為大雨取消了自行車賽段,他笑說自己游泳很差,所以上岸後是第六名,靠著跑步慢慢追回來變成第二,只輸給當時的楊茂雍。

在超鐵拿下第二名,帶著一片欣喜致電太太卻得到意外的回應。「我老婆說,你能不能不要比賽?因為當時孩子才出生,我每天早上都去訓練,她都看不到我。」許仁茂早上七八點就開始工作到傍晚,唯一的訓練時間只有清晨還有午夜。許仁茂不得不承認,這個訴求帶來很大的失落感,如同孩子被搶走玩具時的淚水不止,回來之後他與太太商量:「那我可以改113嗎?訓練量可以降低,也有更多時間陪小孩。」那之後幾年的時光,他都是推著娃娃車在外面跑步,或是陪著孩子們騎車運動。

「我一大早清晨看到孩子醒了,把他包得很溫暖,然後推著娃娃車去外面跑步。等到孩子睡了我再把他推回家裡,然後我再去訓練。」許仁茂笑說。即便是如此,他依然沒有放棄226這個夢想。

只做最高效率訓練

「今年的普悠瑪226我是偷報的。」許仁茂說道:「我一直都想回去比226,但不想讓太太知道。」他笑說,後來因為太太發現一大早總看不到人,一問之下才解開這個謎題;原本訂於四月份的普悠瑪因為疫情延後到十月,而剛好祖母中風,許仁茂應用自己的專業幫忙祖母復健,等到祖母恢復健康康復之後,許仁茂只有四個月備賽訓練。

四個月的時間為了有最好的表現,許仁茂首先做的就是拿回拳擊手的老本領『控制體重』。「我的腳踏車沒有比人家好,同品牌的車子少一公斤就可能要多兩三萬元。」他說:「我是降低體重,然後把車子上不該有的東西都去掉。所以我的車子上面沒有水壺、水壺架、車錶、功率計…」隨著體重的下降也逐漸提升訓練量,他坦言吃不飽又訓練加量會非常辛苦,但一個月後體重下降,也逐漸適應了,再慢慢地把強度加回去;此外,為了避免外騎受傷的風險,除了固定路線外,大部分都是在訓練台上踩。

「固定路線的好處是無論你再怎麼累,哪裡有石頭哪裡不平你一定都知道。」許仁茂說:「外騎我都是三點半起床,四點出門,睡很少,老婆都不知道我幾點出去。」

對許仁茂來說,訓練要有效率,他的構想是練一項要也能練到三項:「我很少跑步,跑步大概月跑一百五十公里而已,游泳則是一週游兩次三千八百公尺。我大部分時間都在練車,至於騎車的方式,我是站著騎,一個小時、一個半小時,最多兩個小時,我沒有在坐的。」無論是趴著或是站著,許仁茂在練車時總把臀部抬離座墊。對他來說,對手臂、大腿與臀部甚至是背肌施加壓力,就能讓訓練更有效率。「在外面騎車時立騎會晃來晃去,剛好就可以練到核心肌群。」他說。

在訓練上採極簡主義的許仁茂,沒有功率、沒有智能手錶,僅憑著一份體感坐訓練:「游泳游三千八,從頭到尾我的手都是酸的。騎車從頭到尾,腳都是酸的,不是酸的就不是你的速度,訓練的整個過程都是酸的。」許仁茂從拳擊上學習到如何應用策略,他談到譬如騎車時的順風或逆風,觀察風向並盡快從逆風帶闖出去,爭取最大優勢。「不要被逆風打垮。」他說。憑著堅毅、敢於吃苦的毅力,許仁茂最後在226賽事跑出9小時22分成績。

「天氣熱的時候,大家會用水瓶往頭上沖水,」許仁茂說道:「我就喝從頭上流下來的水。」身為選手,許仁茂總是用最有效的方法達到自己要的效果。

奪下普悠瑪226優勝之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迎來Challenge Taiwan 113半程超級鐵人三項賽。「這次距離短了,我要把強度拉起來。」許仁茂說道:「我絕對比不過年輕人,光是游泳就差一大截。」為此,他必須在跑步項目上施加方法:每周兩天去跑樓梯,透過跑樓梯把速度拉上來。後來實際參賽CT,跑樓梯的效果生效了,他以4小時27分08秒奪下總三名次。他笑說:「比賽就是盡力就好,名次甚麼的不重要。」

CT完賽之後隔兩週就是FXT極限鐵人賽,他只剩下一週的時間去感受騎車上坡的體感:「我找了新竹的兩公里景觀大道,想辦法來回『矜』上去,下坡就滑下來。感受肌肉痠到甚麼程度,會不會抽筋,看我的腳能承受到哪裡。」一開始只騎了六趟,第二次騎了七十分鐘,第三第四次就騎了兩個小時。為了在FXT上坡能有好的表現,他回頭去自行車店找技師把自行車小盤裝回去。

「技師說我的大盤已經磨損了,換齒的時候很容易落鏈。」許仁茂笑說:「換上去之後差很多,原本我的車只有十一速,換上小盤之後變成二十二速。真的變很輕。但後來就真的如技師說的,我在FXT就落鏈三次。」賽前的最後一週,他參加了SUPERACE黑馬半程馬拉松以1小時24分奪下總一,以此準備前往FXT極限鐵人參賽。

用毅力去對抗極限鐵人

賽前,許仁茂的目標預計是七點半到八點完賽,「這是我第一場沒有場勘的比賽,也沒有經過高山訓練。」此次參賽FXT極限鐵人,許仁茂沒有關注有那些選手參賽,或是其他參賽選手的訓練方法。反而是他的太太Jenny很擔心:「你都沒有壓力嗎?他們做了很多的高山訓練還有甚麼…訓練。」「沒有壓力啊,就享受比賽而已。」許仁茂回應。

許仁茂表示當初報名之後,原本有想要乾脆退費不參賽。仔細看過簡章,才知道這場比賽需要一組補給團隊共同比賽,他說道:「我不想要麻煩別人,我參賽都是自己拎著包包就去了,不好意思麻煩別人。這跟我想的不一樣。」後來招開了家庭會議,遂決定把一家人帶出門:「我跟家人說,你們請兩天假,因為這場比賽絕對會讓你們永生難忘。」身為四個孩子的爸爸,許仁茂希望透過自己參加比賽的毅力,為孩子們樹立精神典範。雖說如此,在心底已然做好退賽的打算,一旦賽況出現高山症的問題就會退賽,考慮的不只是比賽這件事,而是考量家庭因素。

從游泳開始就是相當辛苦,他笑說秀姑巒溪跟活水湖不一樣,很多泥水,划手時常常會挖到泥巴:「我想說,哇,這要怎麼游?最後只好拉高手肘去游。」這次的游泳路線不同以往,許仁茂也做好了功課,利用目標物確認自己的方向與方位是否正確:「我的第一個目標物是長虹橋,只要看到長虹橋就知道我是對的。第二個目標是打在臉上面的日出,只要看到日出就知道是對的。」他解釋,在開放水域游泳時一旦沒有目標物以衡量自己的方向與位置,很容易動搖軍心,會慌,游起來就會失去動力。

許仁茂以第二名游泳上岸,與第一名謝昇諺差距約13分鐘。自行車賽段的第一道檻就是最危險的瑞港公路,除了崎嶇陡峭外,土石崩落路況不佳。沒想到果然出師未捷,單車一騎出去不久就爆胎了,只好趕緊通知太太過來幫忙換胎。許仁茂笑說,在等候太太開車過來的時候,只好先吃饅頭。因為腸胃問題,他不適應能量果膠這類急速補充能量的食物,所以參加比賽時都會在車衣內塞入饅頭或豬肉乾。

長距離單車騎乘對許仁茂來說,安全是最核心的重點,無論是在轉彎或是途經部落時都會刻意注意安全。利用反照鏡轉彎,站著踩踏看有沒有穿越十字路口、橫衝直撞的車輛。頂著逆風全力爬坡,發揮他在新竹景觀大道練出的腳力:「我的目標,在路跑轉換區不要讓謝昇諺拉開距離(30分鐘),這樣我用跑還能追回來。然後,盡量不要在賽道一百四十公里以前被范老師超過。」

最後的路跑段,挨著低溫與疲勞,許仁茂幾乎全程都跑在最前頭,佔據領先優勢絲毫不讓。對他來說,跑步除了腿力跟體力外,意志力相當重要。到達25公里的關原加油站感覺雙手凍結,腸胃也不太舒服。喝了可樂之後繼續往上跑。「我叫老婆帶兒子在36公里等我,」許仁茂說:「28公里到30公里,我只能邊跑邊走,因為已經跑不起來了。路不大,真的很陡,只能用走的。又冷又累,腳踝以下都是凍僵的。我一直提醒自己,還有六公里就有衣服穿。」

到達小風口36公里處,趕緊添了衣服。只剩下最後6公里,最後一段的陪跑員是他高二的兒子。許仁茂知道范老師就在後面不遠處,儘管前面累積了11分鐘的管制時間,但他仍然渴望以第一位踏進終點姿態奪下優勝。「最後的一公里,兒子說他累了,我只好拉著兒子一起回到終點。」他說:「沒多久,范老師就上來了。」最後扣除了管制時間等因素,許仁茂以13小時45分50秒毫無懸念地奪下優勝,這是他完全沒想到的。

「對我來說,家人是我的動力來源,很感謝他們。」許仁茂說:「也很感謝參與這次比賽的工作人員、Jovi跟志工們,這場比賽真的很難、很辛苦。」

四十天的時光,從普悠瑪226到Challenge Taiwan 113、黑馬半程馬拉松到FXT極限鐵人賽,只有四十天。三場鐵人賽及一場半程馬拉松,這是一場充滿驚喜的奇幻旅程。透過FXT極限鐵人賽,他希望讓大兒子能回憶這份感受,增添家中的凝聚力。

許仁茂臉書心得連結

【延伸閱讀】

2020普悠瑪鐵人226公里超級三項賽|業精於勤 許仁茂旋風奪冠

台灣極限鐵人三項賽事 Formosa Xtreme Triathlon|長風破險 黑衫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