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逆境無畏苦痛 超跑女王卡蜜爾極限之路

0
826

假想一下,現在是凌晨 2 點,你已經連續跑了 18 個小時,跑了大約 217 公里,當你開始覺得有點餓,還有 6 個小時可以跑。你下一步會做甚麼?

照片來源:trailandsummit
照片來源:trailandsummit

儘管我們大多數人都跑不了那麼久——或跑那麼長——而那些跑得快的人也不會選擇邊跑邊吃墨西哥夾餅『塔可餅』。這正是卡蜜爾‧赫倫(Camille Herron)在 2018 年鳳凰城沙漠 24 小時賽中的所經歷的過程,事實上,她壓根與常人不同。

在最新一集的『How to Be Superhuman』播客中,卡蜜爾描述她的訓練:「一旦我每週超過 160 公里,意志就開始活躍起來,我為此而生,跑得越多,就彷彿越像自己。」最終,她每週跑 225 公里,這個跑量比 Eliud Kipchoge 或 Mo Farah 更多,凸顯她身體令人難以置信的承受能力。

克服逆境

和許多優秀的運動員一樣,卡蜜爾對跑步的渴望源自於逆境,17 歲的她在俄克拉荷馬州的家在 1999 年被龍捲風摧毀。警報解除之後,卡蜜爾與其家人們有 15 分鐘的時間把珍貴的資產收一收,趕緊逃到她的祖父母家。卡蜜爾打包了跑鞋,以及她最喜歡的書《Lore of Running》,這是一本關於跑者勵志故事的聖經:「我的第一個跑步英雄是超跑運動員,我很難想像跑那麼遠──他們吃甚麼,他們如何繼續下去?」

當然他們不吃塔可,但這一切為她帶來影響。卡蜜爾在學校開始跑步:「當我八年級去越野健行,身邊是跟我一樣的女孩,我知道我找到了自己的運動。」在那個具毀滅性的龍捲風之後,她開始在周末跑得更長,在那個階段所謂的更長大概是 10 公里。「我開始在週日時長跑,慶祝我的生活和與生俱來的才能。」

無畏傷痛

不幸的是,卡蜜爾在大學期間遭受了七次應力性骨折,這迫使她停止跑步,儘管並不知道其嚴重程度:「我不知道我骨頭裂了,我沒想到疼痛有這麼嚴重。」被迫停止運動讓她拿起了法國號,並前往爵士音樂節,在那裏她遇到了未來的丈夫康納‧霍爾特(Conor Holt),他是個菁英跑者。

婚後的兩人搬遷到科羅拉多州的博爾德,儘管康納是運動員,但卡蜜爾總是跑得比康納更長,於是丈夫開始指導卡蜜爾。在那個階段,卡蜜爾只專注在馬拉松上。 2011 年她在泛美運動會上獲得第 9 名,十三天過後,她再次拿下紐約市馬拉松國內選手第 3 名,總排第 18 名的成績回家。這兩場背靠背的賽事,紐約市馬拉松專員表示應該讓她試試看超跑,就此她一踏入其中再也沒有回頭。

她投入了第一場 100 公里比賽後,她隨即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就像電影《舞動人生》的比利·艾略特的第一次芭蕾舞一樣,這是一種奇妙的感覺,我跑得越遠,感覺就越好。」這不代表卡蜜爾對超長距離無感。「我是那種喜歡挑戰自己極限的人,」她說:我只是需要花更長的時間才會發現『很辛苦,但我喜歡』。」

勇敢出拳

卡蜜爾最引人注目之處在於她贏得比賽,甚至擊敗了男子選手:「追上那些男選手對我來說很怪,我想這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在鳳凰城的沙漠 24 小時賽也是如此,她在那締造了超跑的歷史,她在田徑場上跑了 24 個小時合計 262.19 公里,她將其描述為:「腦洞大開,超級意志,就像被千刀萬剮一樣。」賽前,所有人都不看好她,頂多預測她可能會排名第五。但這樣反而激勵她,她說道:「如果你想點燃我的鬥志,可以用激將法。在我心底,彷彿是洛基‧巴布亞來參加這場競賽,我準備在這展開十二回合的較量。」

在 12 月開賽時,白天相當溫暖,但夜晚則是相當地寒冷,這也引起了卡蜜爾的飢餓感。「我跑了大概 217 公里,突然想要吃一個塔可餅。」她回憶道:「我有三人一組的團隊,其中一位朋友還開車去幫我買了塔可餅。」

照片來源:pocketmags
照片來源:pocketmags

仰躺賽場

說完之後,她的步伐就放慢下來了。在沒有足以抗衡的選手情況下,她很難再持續下去。「我的身體開始僵硬,彷彿就死在那了。我失去了力量,雙腿像鉛塊一樣重。我提醒自己『OK,大腦,讓我的腿繼續移動吧!』」

跟著,她逐漸登上世界紀錄,卡蜜爾知道即使速度放慢了,她仍在田徑場上,所以一圈又一圈地撐著痛苦。眼睛一直盯著時鐘,等著 24 小時結束。最後,她不只完成了 262.19 公里,而且還在 13 小時 25 分鐘內完成了她第一個一百英里,這同時也刷新了世界紀錄。

「我的腿就像石頭一樣沉重。」卡蜜爾回憶道,她不得不坐上輪椅才能離開。

但故事不一而足,一年後卡蜜爾參賽法國 24 小時世錦賽,在此過程中她打破了自己的世界紀錄跑了 270 公里,在比賽過程中吐了兩回,而且,在法國買不到塔可餅。

文章來源:Red Bull

【延伸閱讀】

不願被否定 超跑名人卡蜜爾·赫倫的成功之路

再破世界紀錄 卡蜜爾‧赫倫在超馬24小時世錦賽奪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