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向奧運的強大母親 阿利芬鼓勵非裔女性勇敢追夢

0
307

在亞特蘭大奧運馬拉松選拔賽跑出 2 小時 27 分 23 秒奪下優勝,代表美國出賽東京奧運的阿利芬·圖利亞穆克 Aliphine Tuliamuk,她說,沒有什麼比全職媽媽更困難的了──連馬拉松也沒有這麼困難。阿利芬說:「馬拉松至少我知道終點在哪。」

照片來源:popsugar
照片來源:popsugar

出生於肯亞的阿利芬,在美國堪薩斯州威奇托大學取得公共衛生學位,這使得她成為村子裡第一位獲得大學學位的女性,而當新冠肺炎大流行時,也讓她更有企圖想就讀護理學系。在奧運選拔賽奪下優勝後,她侃侃而談:「當我十多年前來到這裡時,我甚至沒想到我會留在這裡。當有機會成為美國公民時,我意識到自己是多麼幸運。我甚至沒有懷疑自己。現在我可以實現美國夢了。」阿利芬於 2015 年 5 月首次參加馬拉松比賽,並於 2016 年 4 月獲得公民身份。

照片來源:olympics.nbcsports
照片來源:olympics.nbcsports

人們訝異阿利芬頭上戴著的無簷便帽,但這裡頭有個故事: 2018 年阿利芬加入了 HOKA ONE ONE 贊助的 NAZ 菁英訓練團,卻沒想到在 2019 年就發生了右腿股骨應力性骨折,恢復時間需要兩個月到三個月。暫時不能跑步的時光,她需要找其他事分神,阿利芬打造了一個蔬菜與玉米的花園,還曾短暫地擔任 UBer 優步司機。「收入不錯,但乘坐的人太多了。」她在 Youtube 看見鉤針編織的影片,沒想到這些安靜且專注的手藝吸引了她,於是她開始著手編織無簷便帽,並挑戰自己一天能編出多少帽子為樂。一開始只是打算送給朋友當禮物,但生產量驚人,她一度與聖達菲著名的廣場小販合作,但最終,她仍是開了一家 Etsy 商店

相隔幾個月後,阿利芬的復原狀況很好,一開始只跑 16 分鐘,兩周後跑了十幾公里,兩個月後她參加了紐約馬拉松,賽後的她帶著無簷便帽。這一個時尚選擇受到各界矚目。「在那之後,我收到很多訂單。」她說。

在 2020 年 2 月贏得了奧運選拔賽,阿利芬原本的計畫是,參加同年八月份的奧運、再回歸紐約馬,然後再考慮組建家庭。但沒想到,奧運比賽因疫情之故,在三月下旬發布最終決定,推遲一年到 2021 年。她意識到秋天的比賽也可能被取消,遂決定提早實現組建家庭的想法:「這其實很冒險。我們中間的窗口很窄,要確保在生下孩子之後,有足夠的時間恢復訓練準備奧運。」

「在這段時間裡,我渴望聽到有了孩子,仍能重返競技體育的女性故事,」她說:「我很興奮,我將成為其他女性會仰慕的女性之一,因為我們需要榜樣。」

阿利芬的女兒 Zoe 在一月份出生,前往東京奧運的道路上希冀攜帶她一同前行。有了孩子後的阿利芬說,她從母性中感受到一種難以言喻的力量。相信其他父母也懂得她的意思。前往東京奧運的路上,她已經獲得允許帶著女兒一塊前往。儘管有著爭議,但許多女性運動員也跳出來支持:「哺乳期的孩子與母親時刻相處是有必要的。」女兒 Zoe 的中名是 Cherotich ,在肯亞波柯特的意思是『放牧的牛兒回家』這是對她肯亞血統的頌歌。

「作為年輕的跑者,我非常有侵略性。腦子裡唯一的想法就是跑得比其他人都快。」阿利芬說道,然而,投入馬拉松之後讓她的跑步方式變得成熟了,這意味著要先考量比賽的路線與情況,而比賽進行時才開始關注其他競爭選手。

照片來源:abcnews
照片來源:abcnews

阿利芬·圖利亞穆克是 HOKA ONE ONE 贊助的 NAZ 菁英訓練團一員,對能前往奧運有著感謝:「這會是因為 HOKA 願意相信我,也因為隊友們支持我並幫助我獲得成就。」為了準備奧運,她把自己的訓練做得更好,也加入重量訓練。專注於更艱苦的訓練,而與教練 Ben Rosario 不停地調整也讓她更進一步。七月初的她參加桃樹路跑賽獲得了第六名。

作為有史以來第一位在奧選馬拉松優勝的非裔女性,另一位是在奧選賽獲得第三名的 Sally Kipyego ,阿利芬表示:「我希望自己能成為表率,很榮幸被是為榜樣。」

「你不能追求你看不見的東西。有很多黑人女性會看奧運比賽,但她們會看一百公尺或是場內賽,因為那是黑人運動員常被看見的地方。但在馬拉松的比賽中,她們從未看見過有黑人代表美國出賽。」阿利芬說:「既然我跟莎莉都要出發了,也希望那些孩子們透過我們也開始擁有自己的夢。」

內容來源:popsugar、abcnews、Runnerworld

【延伸閱讀】

前進東奧馬拉松的挪威好手 桑德雷期許跨越 5% 優勢

東奧計劃請政府繃緊神經 全民一起為中華隊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