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奧鐵人三項選手吐滿地 臭水難掩還是強度太高

0
19942

東京奧運鐵人三項項目男子組完賽後,多位選手們紛紛倒臥終點嘔吐,有人議論是東京灣「台場海濱公園」的水域充滿排泄物的味道,另一方面是說,選手們競爭激烈強度太高致使嘔吐。無論如何,東京灣的水質問題本就是該被重視的問題。

照片來源:today.in-24
照片來源:today.in-24

水質問題不是現在才被掀出來,主辦單位在 2019 年 8 月東京奧運鐵人三項測試賽的開放水域游泳做檢測,當時發現台場海域其大腸桿菌含量是 ITU(International Triathlon Union)現稱為 World Triathlon 標定規範值的兩倍。當時檢測大腸桿菌超標,但隔天的檢測結果來到規範內允許值。測試賽如期舉辦。但這件事妨害了日本舉辦奧運的方向,於是主辦城市採取了一連串的舉措修復水質、與味道問題。

於1996年建成的台場海濱公園,該地區鄰近是購物中心、豪華酒店等商業重心,人們可以在此釣魚、打沙灘排球、玩樂 SUP 和風帆衝浪等水上運動,但嚴禁游泳和潛水等直接進入水中的活動。原因是水質,通常情況下,台場水質根本不適合公眾游泳。但有一個例外,台場自 2001 年以來每年十月一直是日本鐵人三項錦標賽的舉辦地。

照片來源:The Bureau of Olympic and Paralympic Games Tokyo 2020 Preparation
照片來源:The Bureau of Olympic and Paralympic Games Tokyo 2020 Preparation

為了洗脫水質與味道問題,東京奧運籌備小組進行了改善,其一是使用了屏障篩網將雜物排開來,而面對奧運競賽則升級為三層屏障篩網。籌備小組矢島浩一先生(Koichi Yajima)表示, 2019 年使用一層篩網就將大腸桿菌有超標問題,但使用三層篩網時能將含量數降低多達八成。

照片來源:The Bureau of Olympic and Paralympic Games Tokyo 2020 Preparation
照片來源:The Bureau of Olympic and Paralympic Games Tokyo 2020 Preparation

但與此帶來的二級效應是,篩網會減少海水流動,致使篩網內水道溫度上升,已確認最高會升溫達攝氏 2.7 度。依據官方的指導方針,一旦比賽當天水溫高達攝氏 30 度將會減半距離,高達攝氏 32 度則會取消游泳項目。幸運的是,當天測試賽的水溫低於攝氏 29 度。籌備小組對於解決水道內溫度上升問題,使用了大型發電機水循環設備。

另一個舉措是自日本伊豆諸島北部的神津島取來兩噸的沙子,用乾淨沙子覆蓋東京灣污染較嚴重的海床,有助於幫助凈化水質的海洋生物生長。同時還擴大了設備,以控制暴雨期間雨水流入東京灣。雖然東京的汙水處理系統無法將污水和雨水分開,但水源在台場地區會經過分流處理,污水不會直接流入海灣。增加這些行動、分流設備等,就是為了提供給選手們更好的比賽環境。

東京奧運開賽之前的七月初,台場海濱每天進行水質檢測,每一次檢測都針對水體的五個不同位置採樣,其中四個檢測取自篩網內,而一個在篩網外。所有的檢測結果都在範圍內,也都公開提供給選手與教練們知悉。在奧運鐵人三項賽正式開始前,東奧公關部門就提出,如果水溫與水質讀數超過限制該如何處理?當時的決策會是以更改其他日期安排比賽、或者是縮短游泳距離。我們回到現下,才剛於 7 月 26 日比賽結束,當天鐵人三項賽如期舉行,可以想見無論是水溫與水質應該都在範圍內。對選手健康應該無慮。

圖片來源:ASICS Facebook
圖片來源:ASICS Facebook

水質的問題獲得解決了,那水的味道呢?為此特地致電給曾於 2019 年 8 月參賽東京奧運測試賽的張綺文。張綺文是國內鐵人三項好手,今年從四月份連續征戰日本廣島亞錦賽、非洲盃突尼西亞站及埃及站、墨西哥世界盃直至六月份才平安返國。

身為國內女子鐵人三項賽的菁英選手, 2019 年與同為鐵人好手的郭家齊一同前往日本參加東京奧運鐵人三項測試賽──比賽地點與路線一模一樣──唯一不同是因天氣炎熱路跑距離改為 5 公里。

張綺文表示:「就是一般的味道,沒有甚麼排泄物的味道。」她沒有對東京灣開放水域游泳有異味的印象,比較有印象的是天氣很熱。張綺文也表示,實際上她確實參與過水中有異味的比賽,如宜蘭梅花湖、愛河以及印尼的鐵人三項賽。身為鐵人三項選手,她認為奧運級別的選手,絕對會爭取自己的權益,如果水質或水中有異味,肯定會提出抗議等相關行動,而不是默默接受。

而對於男子選手跨過終點後嘔吐,張綺文以經驗表示,對選手而言其實並不訝異。當天比賽的水溫攝氏 28.9 度、氣溫攝氏 26.7 度,對一般人來說都是偏暖的天氣,何況是奧運級別強度的競賽。從第一名挪威選手 Kristian Blummenfelt 到第八名的 Gustav IDEN 只差了 56 秒,這意味著前八名的勝負之爭都在一分鐘內。過度炎熱的天氣以及高強度的競賽狀態,選手可能會跑到缺氧或者是腸胃不適。前鐵人三項國家隊教練,現為「鐵人私塾」總教練田偉璋也表示:「不是水的問題啦。昨天天氣熱的關係,胃部對水份的吸收效率多少有影響,加上高強度競賽處於缺氧的狀態容易產生嘔吐。」

「女子組的比賽就沒有這種問題。」張綺文說道:「女子組比賽當天凌晨下雨,後頭才出太陽。溫度就不會這麼高。」真正造成選手嘔吐的原因,可能不是在於水質與異味,而應該是在天氣、溫度與硬碰硬的競賽本身上頭。套一句廣告台詞:「終究都是要吐的,那為什麼不游泳一上岸就開始吐。」真正反應問題的可能是炎熱的天氣,就連球王喬科維奇在單打首輪賽後,也不禁直呼天氣太熱、太濕,希望東奧組委會能將比賽時間延至傍晚後進行。

內容來源:triathlete/MIKA TOKAIRIN、張綺文臉書粉絲頁

【延伸閱讀】

「我希望再熱一點。」挪威小胖的金牌策略

東奧鐵人三項測試賽 張綺文、郭家齊站上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