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F (上篇)

0
3999

2012年在臺灣長跑競技網站上拜讀JY站長在日本參加香川丸龜國際半程馬拉松賽(IAAF銀牌)的報導,也激起我想要挑戰在日本有超高速賽道美譽的競技大賽。這場被稱為超高速的賽道並非像媲美東京馬的芭樂票般自吹自壘,這次比賽的秩序冊中的數據可以清楚的發現,參加2012年世界半程馬拉松的 宇賀地 強、2004雅典奧運金牌 野口水木、2006年杜哈亞運田徑一萬公尺金牌且2013世界田徑錦標賽馬拉松拿下銅牌的 福士加代子,都是在這場比賽中闖進日本歷代半程馬拉松記錄。

而香川丸龜半程馬拉松其實也不是一開始就是如此風光,從大會秩序冊中清楚記載著除了歷年冠軍外,也詳加記錄路線與大會規格的變更史料,所以香川丸龜半程馬拉松賽是在2000年第54回才第一次成為日本陸上競技連盟 (JAAF) 公認成績之路線,2002年正式成為日本選拔世界半程馬拉松選手代表權的選考競技會,直到2006年第一次成為 IAAF 銀牌賽事。由此可見,雖然台灣目前還沒有IAAF金、銀、銅賽事,也沒有世界半程馬拉松代表權選拔賽事,但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成為國際認可。

01-新檔案_6

(圖片來自於2014年香川丸龜國際半程馬拉松賽秩序冊)

02-新檔案_7

(圖片來自於2014年香川丸龜國際半程馬拉松賽秩序冊)

這次,再度麻煩遠在越南的黃小姐,因為我在官網上找不到海外參賽者的報名表,直接請她寫信給大會詢問,外國人如何在十月開放申請的時候報名參賽,我們有了上次福岡馬拉松合作的經驗,她就連我的經歷與問題都一併傳了過去,傳說中的奧運頭銜再度發揮效用,香川縣教育局科長高井回信表示八月才提名招待名單有點太晚,大會在沒有準備之下願意提供落地招待,我需要自費機票,而這麼好康的事情我當然一口答應,但是,日本人處理事情也提前的太早了吧!

咦?路跑賽跟香川縣教育局有甚麼關係?

這次主辦單位是香川縣教育委員會、香川陸上競技協會、香川丸龜半程馬拉松大會組織委員會,而JAAF只屬於後援單位,當然還有很多香川縣各地區的體育與教育相關協會。從單位的安排與分配,才發現這次香川丸龜半程馬拉松是融合教育與競技、體育的一場活動,雖然贊助商有227個,而厚厚一本總共136頁的大會秩序冊,就有71頁廣告內頁,還不包含夾在裡面的DM,但它還是被稱為香川丸龜國際半程馬拉松賽,使當地民眾有一種強烈連結感。

開賽前一天還請來著名的 諏訪利成 (2004年雅典奧運馬拉松第五位、2007年世界田徑錦標馬拉松團體金牌) 來擔任國小4~6年級學生的免費講師,因為比賽當日田徑場場地內還有小學生的一千公尺比賽,而參加三公里競賽的中學生、高中生與一般休閒者,大會則在前一天請來 金哲彥(1985年箱根第五區區間新紀錄、早稻田大學連霸貢獻者) 與 有森裕子 (1992年巴賽隆那奧運馬拉松銀牌、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馬拉松銅牌)來共同免費授課,與東京馬拉松賽前一天買東西又是買東西的明顯不同。

03-照片 094

(2008年參加澳洲黃金海岸馬拉松賽簽向有森裕子索取簽名)

很幸運的從2013年開始,台北、桃園機場跟高松機場有直航,我不需要飛到日本羽田機場再轉機或是轉JR線,但剛好遇到年節假期,來回機票飆升到兩萬四,為了突破保持了21年的全國半馬拉松紀錄的夢想,還是忍痛刷卡,而今年張叔叔與屠阿姨的紅包就少領一點吧!

04

教育局高井很貼心的替我安排了一位中國員工當我的翻譯,樂小姐來自中國西安兵馬俑的故鄉,她原本是一位大學的日文老師,每年香川縣教育局與中國都有交流,至少派一位中國人在教育局中合作,如果中華民國外交部、教育局也可以有支援台灣運動員的窗口可見也是一件好事,例如在中華民國田徑協會每年都會配選手參加義大利蒙特福地半程馬拉松,每年駐教廷的中華民國大使館都會排人來協助。

賽前時間基本上都一個人待在房間內,只有訓練的時候才會離開房間做點慢跑與加速跑,但我的身體有如一匹野馬,渾身是勁的上下邁躍,而內心則是一位牛仔,需要用繩索圈住並安撫這頭狂野的獸物。我面對的鏡子望著自己的眼神,凶狠雄獅緊盯著我不放,我一拳揮向牆壁想阻止過早到來的澎湃激情,但卻感受不到任何疼痛,力量充滿全身迫不及待的火山,爆發前的濃灰在空中擴散開來,我搭著飯店隔壁 BOAT RACE 到丸龜車站的接駁車,接著走到丸龜城並登上,我俯視著明天的路線,用君臨天下充滿鄙視的姿態環視著。

 

DNF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