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恐懼完成鐵人三項 視障鐵人呂冠霖呼籲大家都能做到

0
831

「我覺得運動帶給我的意義是,他讓我覺得我每天下班後的生活,都是可以有所期待的。運動豐富了我的人生。」才剛完成今年泳渡日月潭任務、以及完成IM70.3墾丁鐵人三項接力、大鵬灣鐵人三項個人組的視障選手呂冠霖這樣形容。

照片來源:愛運動動無礙
照片來源:愛運動動無礙

從小不愛運動、大學為了減肥才參與路跑,竟一路跑進波士頓馬拉松、更接著跨項目參與泳渡日月潭、鐵人接力,完成連一般人都不容易辦到的事。但在成功挑戰泳渡日月潭的背後,是一個跟自己和解的故事。

因為減肥才開始的運動人生

「我本身是一個滿懶惰的人,從小到大不太喜歡運動,眼睛生病退化後,就更有理由不運動。到了大學,因為想要減肥才開始參加路跑。」冠霖笑說:「是到了跑馬拉松,才發現 : 原來我可以跑步。從一開始想要減肥、到後來開始參加路跑、馬拉松,不知不覺,就跑到了很多跑者夢想中的殿堂,雖然視障選手的標準較寬鬆,但也算是達到一個里程碑的感覺。」

照片來源:愛運動動無礙
照片來源:愛運動動無礙

完成了馬拉松,為什麼又進階到鐵人三項?,冠霖表示,是因為加入了姜義村老師組隊「愛運動動無礙」團隊。過去參加鐵人三項都承接跑步這一項,同樣欽佩的視障選手洪國展也是,沒想到就在今年國展竟然挑戰了全長 113 公里的半程超鐵!

「天啊,眼睛不好,他怎麼敢下去游開放式水域?」冠霖想著:「在那份感動之下,也想要挑戰自己看看,因為我自己在眼睛不好之後,就會常常夢到自己從很高的地方摔下來、或是溺水等等這些惡夢,我不想要一輩子做這樣的夢。」為了從這份恐懼解放開來,他立下了心願,而挑戰鐵人三項這份決心,也讓他回憶起 6 年不堪的回憶。

從陷落恐懼到超越恐懼

6年前,同樣也是在日月潭,一場糟糕的參賽經驗、甚至差點溺水,讓冠霖這幾年間不斷從這樣的噩夢中驚醒。以往都以跑步為主的冠霖,看見國展成功挑戰113,他備受感動:「過去我沒有遇見像國展的陪游,那麼細心的陪游者,是不是我再給自己一次機會,我就可以再活得更勇敢一點?」

照片來源:愛運動動無礙
照片來源:愛運動動無礙

本身在國中擔任輔導老師的冠霖,明白心理諮商的過程,需要帶著個案重回當下的情境,才能跟過去的自己和解。但這個和解,如果沒有自己重新走過那段路,傷口是不會被療癒的。

為此,他把自己重新投入游泳池裡,從『心』開始。「讓我每天這麼堅持運動的動力是,我如果是在開放式水域,無論再怎麼想耍賴,我都無法中途放棄,只要決定出發,我就一定得游完。」 6 年前對開放式水域的恐懼在當下反而成為一股力量,但他不是硬碰硬,抵抗這樣的情緒,而是更有方法、也以更接納自己的方式完成這項挑戰。

後來在大鵬灣完成了鐵人三項的冠霖,回憶起心動念的時刻:「國展對我來說很被激勵的原因是,在那個當下,會有一種:有人做了一件你認為自己永遠不要再做的事,明明他也看不到有多深、看不到前進的方向,卻能完成了挑戰。會讓我覺得:如果有一個很好的陪游者,如果有人好好地陪伴我的話,黑暗就不會困住我。」

照片來源:愛運動動無礙
照片來源:愛運動動無礙

「堅持是在游泳過程中很重要的事,陪游的夥伴要我不要小看自己。有辦法每天運動的動力是,如果是在游泳池,我想耍賴可以站起來。但是在開放式水域,我沒辦法直接站起來。」冠霖表示:「開放式水域踩不到底,沒有退路。我只要想到溺水的經驗,想說如果想要活著回來,我就是得更努力的練習。」

歷經好幾個月的訓練是有價值的,再次站上日月潭的出發點,儘管冠霖心中忐忑不安,但他信任這個團隊、信任陪游的夥伴。原本難以想像的恐懼,隨著踏上終點的階梯而消失殆盡。

「挑戰泳渡日月潭最有價值的是,我是真的克服了自己的恐懼。」

我做得到,大家都能做到

談起身心障礙者嘗試運動,或投身運動活動的心理狀態與自我設定,冠霖侃侃而談:「每個人一定都有自己擅長或不擅長的地方。障礙本來就有它一定的限制,或許他的障礙會讓生活很不便。就像我如果沒有遇見陪游的夥伴,我一定也無法在長泳過程安心前進。」對於某些身心障礙者來說,要他顧好自己的食衣住行,也許都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更何況是挑戰這種一般人不一定能做到的事。

跑馬拉松到泳渡日月潭,甚至投身鐵人三項運動,對冠霖來說,信心不只是增加了不少,也讓他以自身的例子告訴其他身障朋友:「我能做到,大家都能做到。」冠霖從身旁的夥伴獲得勇敢的力量,而現在的他,也希望把這份力量傳達到其他朋友身上。

因為運動訓練,下班後的生活有了期待跟目標,可以跟不同夥伴有了連結跟互動,生活更有意義。冠霖笑說:「運動帶給我的啟發是,運動不是負擔,而是豐富我的人生。」

跨越困難,展望人們的光榮時刻

加入愛運動動無礙團隊之初,冠霖曾問過為什麼會找身心障礙者參加鐵人三項,他笑說:「姜老師說,因為鐵人三項很難,可是如果身心障礙者能夠做到這件事。那身心障礙者回到生活中,應該也夠做到更多事。」

團隊豐富了他的生活與目光:「身為運動員,大家都想被看見,可是這個團隊裡的大家,彼此幫助互相扶持。我們努力是為了讓更多人知道,身障者能做到什麼,身障者也需要運動、需要社交。我覺得團隊最了不起的是,他們能夠互相補位、無所求,讓浮出檯面的身障朋友顯得耀眼。有句話很適合形容愛運動動無礙團隊『光榮時刻的背後,都有很多人默默努力付出』,他們顧慮到很多細節,很像消防隊、也很像啦啦隊,大夥各司其職,帶有強大的力量。」

照片來源:愛運動動無礙
照片來源:愛運動動無礙

2023 年的冠霖,仍有自己嚮往的夢想挑戰,計畫在三月份挑戰 113 個人賽,原先預設是這兩年,沒想到在團隊們的努力下,這個夢想得以提前。

「因為踩上協力車,母親說,過去很難想像我能騎腳踏車。而希望透過這次的參賽與準備,讓家人與其他人知道,我也能過得很好。」冠霖說,參加鐵人競賽不是為了成績,也不是為了表現什麼,只是希望透過親自的實踐,鼓勵更多身障朋友踏出門外,同時,也提醒熱愛運動的朋友,重點不是結果,很多事情的收穫是在過程中的點點滴滴。

照片來源:愛運動動無礙
照片來源:愛運動動無礙

「加入愛運動動無礙,跟他們在一起,我很開心又安心。」冠霖強調。完成了日月潭與大鵬灣鐵人,冠霖把一切榮耀都歸於幕後團隊。

【延伸閱讀】

張維捷與「鋼鐵家族」挑戰LAVA大鵬灣 展現「They can help」正向力量

球齡橫跨四十年 聽奧女網何秋美 八枚獎牌英雌歸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