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齡橫跨四十年 聽奧女網何秋美 八枚獎牌英雌歸鄉

0
202

「 30 歲以前,打球是比較辛苦的,拼命練球跟比賽,沒有什麼樂趣。」何秋美說道:「 44 歲再次復出,對我來說,打球是甜美的,能好好地享受打球的樂趣。」談起網球,何秋美的人生分為兩段:第一段是一般人的網球選手,第二段則是成為聽障網球選手的身分。

左起:何秋美、薛進強
左起:何秋美、薛進強

今年在巴西第 24 屆達福林匹克運動會(簡稱巴西聽奧)拿下女子組單打銅牌、雙打金牌的何秋美,競賽經驗豐碩與技術超群的球技,當外國球友知道她已經 60 歲時,都不免驚呼,蔚為榜樣。目前在世界聽障網球選手排行榜,何秋美在單打排名第五、雙打則與林家文排名第一。 2023 年澳洲網球公開賽邀請了世界聽障前八名選手前往參賽,何秋美也名列其中。

巴西聽奧奪金 照片來源:何秋美
巴西聽奧奪金  照片來源:何秋美

算起她的成績,除 2022 年巴西聽奧外,上一屆 2017 年土耳其聽奧,何秋美同樣摘下了一金一銅的成績,沿著時間線回溯, 2015 年亞太聽障運動會摘下三金(女子單打、女雙與混雙), 2013 年索菲亞聽奧(保加利亞)摘下單打、雙打組銀牌,以及 1984 年廣島亞運女子團體銅牌。早在上一個世代,何秋美早已經女網傳奇人物,其網球生涯橫跨四十年以上,可以說是第一,也是唯一。

照片來源:何秋美
照片來源:何秋美

十五歲少時即有壯志

13 歲接觸網球的何秋美,在高中之齡就成為國手代表,代表台灣出賽聯邦盃(現稱為金恩盃)或亞洲盃。對當時的她來說,打網球與其說是享受樂趣,不如說是為了成績,為了爭取表現。「那個年代出國機會少,也離職業網球很遠,打球的目標不清楚,也看不到未來。」她說:「當時有比賽就去比,很辛苦,你不會覺得有什麼樂趣。」

前排左三是何秋美 照片來源:何秋美
前排左三是何秋美 照片來源:何秋美

即便如此,何秋美仍然盤據全國排名第一長達六年,代表中華隊打過十屆聯邦盃。 26 歲那年與球友薛進強先生完婚,婚後產下一子, 1992 年再次入選聯邦盃,並於 1994 年成為廣島亞運代表隊一員。何秋美笑說自己出場甚少,第一次的亞運經驗也是唯一一次。

「那個時候成績很不錯,但沒有想過要拚奧運。」何秋美笑說:「我們離那個太遠了。」

廣島亞運之後,何秋美因為遺傳性聽覺神經萎縮,聽覺能力逐漸喪失,聽聲音越來越辛苦,甚至聽不見球打過來的聲音。其胞姊何秋香則是從青春期就有重聽。考量退役後的未來生涯,最終何秋美選擇退役,才三十出頭的她,決定投入職場就業、相夫教子。一沉寂就已十多年。

照片來源:何秋美
照片來源:何秋美

奧運之路從四十歲開始

「我高中畢業就進入四維企業,白天上班、下午練球,只要有比賽,公司就會讓我專心練習,不用工作。就算後來聽力有了障礙,總裁楊斌彥還是全力支持我的網球路,他是我生命中最大貴人,回想起來只有感恩再感恩。」何秋美說道。

在三重區四維企業任職的何秋美,除了工作外,也持續打球並在三重光榮國中當義工,餵球給學生練習,對此她心懷感恩:「老董事長楊斌彥到現在的楊慧玲、楊蔚萌董事長,大力支持我走向聽障網球,十分感激。還有張約翰教練、當年出錢出力,幫我們很多忙的張耀東院長、劉玉蘭阿姨,以及那群在樹林球場和我一起打球的球友,甚至公司同事、聽障協會和網球協會都是我生命中的貴人。」

人生的轉捩點往往不經意地出現,十多年的沉寂,在四維企業的強力應援下,何秋美看見了另一個天地『聽障網球』,她有實力也有夢想,遂決定復出以『聽障網球選手』身分再創高峰。

「 2009 年臺北要辦聽障奧運,當時想有哪些項目可以派出選手,要開始準備比賽。結果蘇嘉祥就來找我教練,我就決定復出打聽障網球。」何秋美說道:「中間斷了十幾年,是因為我不知道有聽障網球這個項目。如果早知道,可能更早就會復出了。」

四十四歲的那一年,何秋美開始加強訓練以備戰 2007 年德國慕尼黑世界聽障網球團體賽以及 2009 年台北聽障奧運網球賽。

「 2006 年重新回來打球,還是從餵球開始一球一球慢慢練,體能跟重量都要做,」她說道:「我是後天才成為聽障人士,以前打球時會聽聲音,之後雖然聽不見,但打球節奏感還在。」

2009年臺北聽奧,照片來源:何秋美
2009年臺北聽奧,照片來源:何秋美

相隔多年再次挑戰國際舞台,與胞姊何秋香等人前往德國慕尼黑,一舉抱得團體金牌:「直到現在我仍無法忘懷當時那份感動,能夠重拾球拍,站在熟悉的球場上,是多麼開心。」兩姊妹激動地流下眼淚。

「結婚之後,慢慢聽不見的時候,心底很不甘心。」她笑說:「但也是因為聽障的關係,才有機會接觸到聽障網球,我才重新回到球場上。」如俗話所說,上帝關了一道門,必定也為你開一扇窗。

此後陸續參賽臺北聽奧、 2010 年美國聽障網球公開賽獲得單打金牌、雙打銀牌, 2011 年土耳其世界聽障團體銅牌與 2012 年韓國聽障亞運單、雙打雙料金牌。睽違十多年重回球場,身手依舊俐落,為國家爭取了不少光榮。

2015年世錦賽,照片來源:何秋美
2015年世錦賽,照片來源:何秋美

「重新回來打球,這一次的心情很不一樣,我很享受打球的樂趣。」何秋美說道:「五點開始打球,一直要打到九點關門才走。」一度停斷十多年,球感沒有失去,更添加了一份對於網球的熱情與樂趣感受。

2009 年臺北聽障奧運之後,四年後再度敲門 2013 年索菲亞聽障奧運拿下單、雙打銀牌。 2017 年土耳其聽障奧運的那一年,何秋美已然 55 歲,與當時才 21 歲的林家文組隊,總算圓夢打出金牌一枚,同時搶下單打銅牌。

照片來源:教育部體育署
照片來源:教育部體育署

土耳其聽障奧運這第一塊奧運金牌,從 13 歲接觸網球至今,何秋美已經等待了四十年,而 2022 年巴西聽奧同樣以高水準的表現再拿下雙打金牌、單打銅牌成績。從臺北聽奧至今,何秋美一共參與了四屆聽障奧運,走了十六年的聽奧之路,為台灣貢獻了兩枚金牌與三枚銀與三枚銅牌。

「土耳其聽障結束之後,我那時還沒想過要退下來。」何秋美說道:「這一屆之後,我才有差不多要退休的感覺。」巴西聽奧賽後,何秋美決定高掛球拍。這是她的第二次退役,這次是以聽障選手身分退役。把未來為國爭戰的使命,接棒給家文。

「家文還年輕,也很努力。」秋美對家文相當讚許:「家文現在排名世界第二,再給她一點時間,她肯定會是世界第一。」

高掛球拍英雌歸鄉

工作之餘的何秋美,過去時常鼓勵指導失聰朋友打球,希望透過分享網球的樂趣,鼓勵更多聽障朋友站出來,鼓勵身障朋友接觸運動。對近幾年教育部體育署推動的身心障礙運動平權與倡議,力表支持也相當有感,也談到台灣聽障網球運動員太少的問題:「現在聽障網球選手只有王俊偉、林家文跟我,如果我退休了,就沒人能跟家文組成雙打。」除了鼓勵身障聽障朋友出來運動之外,也希望政府能多支持身障、聽障運動員,給予更好的照顧與福利。

「我比較幸運,因為有企業在背後支持我。」何秋美說道,以推動網球運動聞名的四維企業,讓她能白天上班、午後打球,四十年如一日。「如果沒有家人跟公司在背後支持,我不會有現在的成就。」她說。

在今年的九月三十日,也是她在四維企業的最後一天,「四維體育推廣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楊蔚萌特地贈獎、送花給與祝福。

退休酒宴上與家人、朋友、四維企業同仁們合影,照片來源:何秋美
退休酒宴上與家人、朋友、四維企業同仁們合影,照片來源:何秋美

她的人生與網球、聽障奧運與四維企業密不可分,她不只是企業員工,更是四維企業的家人。四維企業也成為不遺餘力支持運動員的知名企業,數次獲得體育推手大獎,傳有美名。

照片來源:何秋美
照片來源:何秋美
照片來源:何秋美
照片來源:何秋美

60 歲已晉升阿嬤的何秋美,不只從工作退休,也即將褪下選手身分。至於是不是要再為國出賽爭光,她沒有把話說死,認為順其自然。「我現在很享受打球的樂趣,所以還是會一直打下去,至於未來是不是要參賽,順其自然吧。」她笑說:「體能要練起來很辛苦。」

眼前是準備 2023 年希臘世界盃網球賽,以及前往澳洲網球公開賽參加聽障賽。至於下一屆的東京聽障,她沒有想過,現在只想著專心帶孫子與陪伴家人、時不時參加地方賽事。但何秋美的骨子裡,對網球的熱愛與為國爭光的感動,仍然從未從血液裡消失。

【延伸閱讀】

倡議運動平權愛運動 動無礙團隊墾丁鐵人賽順利完賽

跑上愛與歡樂的馬拉松 愛運動動無礙徜徉米倉田中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