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香港渣馬記

0
4594

01

香港,面積1104平方公里,約新北市的一半大,是全球十大金融中心之一,是個台灣人相當熟悉的地方,也是免稅的天堂,1997回歸中國後,政治情勢更加的敏感。

香港有一場以渣打冠名贊助的馬拉松,簡稱渣馬,繼前年銅牌、去年銀牌、今年預計可以達到晉升「金牌賽事」的資格標準,依國際田徑協會IAAF的規定,若想成為最高級的「金牌賽事」,必需有五名不同國籍、達金牌賽水準的跑者參賽。

02

今年新北市的萬金石馬拉松即將申請「銅牌」認證,這是台灣第一場達到申請國際認證標準的賽事。

賽事達到什麼樣的認證標準,對於參加比賽的職業選手而言是必需考量的,畢竟,在成績決定勝負的體育世界中,跑出好成績卻不被承認,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更何況馬拉松的訓練期非常的長,賽後的恢復期也很長,非計劃中的賽事,除非有奪得獎金的需求或打算以賽代訓,否則能免則免。

不過,大部份參加馬拉松的跑者並不是職業選手,這個認證對一般市民跑者而言到底有何意義呢?不用想太多,跑過自然就知道了。

03

早上氣溫有點冷,還是穿著外套出門吧。

2月16日上午6點,和夢走約在尖沙咀起跑點附近的街頭碰面,全馬挑戰組6:10起跑,全馬1組6:40起跑,全馬2組7:10起跑,我們報名的時報到的是吊車尾的2組。

04

6點,前方的挑戰組已經準備要起跑了,1組正在寄物

2組的寄物6:10才開始,所以想要混在挑戰組中起跑,是來不及的,但要混在1組中起跑,似乎還有餘裕。

05

起點在尖沙咀,終點在維多利亞公園,活動寄物車多達65台

為什麼不乖乖的等到7:10呢?不是有計時晶片嗎?幹嘛那麼猴急?

話說當初在報名時,挑戰組是給4小時內使用的,1組是給5小時內使用的,2組是給5~6小時的選手使用的,這個意思很明顯,如果我們和最後一組出發,應該會跑得很不順吧。

夢走的成績大約在3:15上下,我去年的海外最佳是3:45,照理應該要報挑戰組,跑起來才會比較順氣,但香港渣打馬的全馬數萬個名額在開放報名的3小時內就搶光了,而且所謂的3小時並不是全部一起3小時,是先搶挑戰組,挑戰組額滿搶1組,1組額滿搶2組。

06

未歸的酒客和剛出門的跑客撞在一起?

一個拿兩隻蕉、一個拿酒瓶和手機,還比來比去的,好好笑。

報名時不用提出成績證明,所以也不用想太多,除非要刻意等待1、2組開放報名,否則當然是先搶先贏,總之有報到比較重要吧。

還記得開放報名的當天早上9點多點了網站進去,當時就已經只剩2組,再不報就沒得報了,只好先報了再說。

賽前一晚經過尖沙咀時,看到主辦單位立了一面「超過7萬人為信念起步」的倒數計時看板,當時想到的是再過8小時46分就要和7萬多人一起塞在路上,參賽人數多到這種程度?興奮的只有主辦單位吧。

07

順利的寄完物,才一踏入賽道等候區,立刻就工作人員攆了出來,因為我們的號碼布上頭有深咖啡色的識別條,上頭標註了馬拉松2組,很好認,本想放棄乖乖等7:10,但夢走不死心,繞到前頭找了個穿得過去的圍欄,穿了進去,我們混在隊伍中,用手遮住那討厭的識別條,想說起跑就沒事了。

08

6:40準時起跑,賽道兩旁的工作人員出奇的多,我們跑的很尷尬,既不能靠邊,也不能太快,偶爾還要技巧性的遮掩一下號碼布,隊伍整體均速,將近7分速,有空檔時我們還是穿出去,就這樣大約只能跑出6分半的配速。

起跑後很快的就進入高架路段,3K時看到第一個水站,運動飲料堆得氣勢磅薄,是很特別的鋁薄包裝,工作人員預先把瓶蓋旋掉,一排一排把它們立起來。

拿了1包,容量有330ml,才3K,沒法喝太多,只好拋棄,心裡覺得好浪費又不環保。

09

過了5K,花了33分多,打破了區間最慢記錄,這時夢走忍不住了,決定開始穿越,我覺得有點危險,於是建議他把號碼布上的識別條折起來,用別針別住,這樣…總比大剌剌的露出來好。

而我決定再等等,因為算一下時間,7:10出發的跑者,才剛起跑,再快也不應該出現於此。

夢走忽左忽右的穿越人牆,跑他的4分半去了,我還是耐著性子混在人群中,愉快的看著橋上的海景。

香港的跑友和我說,他們覺得渣馬的路線不好,這樣的路線不能代表香港,香港不是都是高架和海底隧道,我認同,就像台北市不是只有河濱和國道一樣。

不過,第一次跑新的路線總是十分新鮮,跨海大橋的宏偉和遠目的海景也相當漂亮,忍不住拍了一些照片,反正跑成這樣,已經很難平反了,花些時間拍照也是合理的。

10

拍完照,繼續上路,忽然有人在後頭喊我的名字~彥良~不會吧,夢走已經走很遠了,就算在路上做夢也不應該在我的後頭出現,該不會是被裁判抓起來了吧?

這…到底是該回頭望,還是該拔腿狂奔呢?

11

全馬綠色,半馬藍色,起跑時間不同,回終點的時剛好相撞。

仔細想想,夢走平常都叫我的渾名~法大,不會叫我的本名,轉頭一看,原來是在台灣一直無緣一見的黑貓哥,好巧,初次見面居然是在香港跨海的昂船洲大橋上。

我們邊跑邊聊,黑貓哥說現在正在備戰下個月初的南橫百K越野超馬,人生只剩下4件事,睡覺、吃飯、跑步和工作,渣馬只是來熱身的,還好我南橫只報了45K,人生可以複雜一點沒有關係。

12

回頭想找黑貓哥拍張照,不見黑貓只見鯊魚~這回渣馬看到好多鯊魚,訴求的是保護鯊魚~不要吃魚翅

橋上風大溼氣又重,強風陣陣吹來,感覺有些冷,這時,黑貓哥忽然從腰間掏出了一件雨衣,他說不能生病,生病就麻煩了,人生只剩4件事,生病當然不能包括在其中,果然薑是老的辣,我特意從台灣帶來的雨衣,還躲在Hotel的行李箱中睡覺。

告別了黑貓哥繼續上路,沒多久進入南灣隧道,穿出隧道後乖乖的排了洗手間,看一下時間和里程,大約11K,應該可以放心跑自己的配速不用再躲裁判了。

13

天氣微涼沒有太陽,是跑步的好天氣,路況也不錯,只是人流量實在太大,流速也慢,穿越、剎車、加速的戲碼不斷的上演,一路上不斷的超越,感覺非常的不順,14K後又上了另一座青馬大橋,這座橋比較窄,而且過了橋要折返,所以橋上塞了去程和回程的人,更是擠得熱鬧。

過了橋後還要再往上折進青朗公路,之後一樣是來個180度折返,狀況和橋上的折返差不多,23K進入長青隧道,這時沒有和折返的跑者對衝路了,狀況稍微舒緩一些,不過依然是塞,半馬之後這麼塞的馬拉松,這回算是首見了。

14

看到全半馬合流的盛況,就知道要一路塞回終點了。

路上的人潮在28K左右又進入了另一個高峰,因為這時和8:45分起跑的半馬2組匯流了,果然如預期的在31K左右找到逆向而來的半馬組跑堂”天靈靈”和”必大贏”,很開心的跨到人比較少的半馬賽道上,拍了合照,再回來繼續趕路。

15

江湖身上別著藍絲帶,是為香港朋友爭取「新聞言論自由」而別的。

32K左右電話響了,江湖探子回報夢走已經通過39K的江湖加油站,目前成績是第2組的第一名(完全無意義的計算方式),問我在那裡?多久才會通過?嗯,算了一下大約落後了3、40分,請他們再等等。

這時,人多到不行的公路賽道已經沒有什麼新鮮感了,感覺和台北的國道十分相像,33K後進入香港跑友說的又臭又悶的西隧,許多跑友開始大叫,聽說這裡要玩聲浪,大家好像玩得很開心。

16

出了隧道其實還要上一段高架道路,不過總算是接近終點了。

或許是天氣的關係,西隧(西區海底隧道)並沒有想像中的悶熱,不過空氣不好似乎是必然的。

16

用手機記錄的GPS路線圖

花了一些時間在路上拍照,到達39K時已經Delay了好幾分,江湖跑堂的「世界走破」應援隊已經在此久候多時,馬拉松活動加油的向來比跑步的更加辛苦。

17

世界走破香港站,完成!

18

離開後想到沒有幫應援隊拍照,所以又折了回去,仔細看一下橋上和路邊,

只有江湖在此搖旗加油,似曾相似的冷清,台北人應該不陌生。

雖然這裡已經出了隧道,但路邊其實很冷清,不算是鬧區,許多路段也不太方便站人,加油的群眾非常的少,等到41K後才進入真正的鬧區,熱鬧的商圈裡擠滿了圍觀的群眾,這裡才開始有城市馬拉松的氛圍,不過活動已經快結束了。

19

41K,還是塞,而且走路的人也好多。

很快的轉了個彎,繞進維多利亞公園,時鐘上顯示的是4:41,扣掉和挑戰組起跑的30分鐘時間差,完賽時間大約是4:11左右。

20

工作人員真的非常的多,也很辛苦,獎牌的質量還算不錯。

香港渣馬跑完了,完賽的當下依舊十分的開心,不過對於主辦單位的人流操作和報名方式,也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因為除了5:30出發的半馬挑戰組和6:10出發的全馬挑戰組外,其他組別會塞爆是可以預期的。

21

來,完賽禮,一人領一包,前一天來報到時就看到這些小朋友在幫忙打包了。

簡單的說,挑戰組和最早出發的菁英選手享受到的,無疑是金牌的事賽的規模,但後頭隔了一段時間出發的全馬1組和2組,以及8:00以後每隔45分出發的半馬1組、2組和3組,無疑的就是在考量,能把”多少人”塞進賽道中的操作思維。
主辦單位算出來的”人流”極限值,我想應該就是”超過7萬人”吧,問題是這樣做,對大部份的市民跑者而言品質何在呢?

就拿我個人跑過2屆的東京馬拉松來比較,東京馬全馬3萬6千多人同時起跑,起跑前先按個人最佳的時間區段分區排隊,起跑後大家的速度雷同,所以跑起來很順,愈到後頭則愈順。

東京馬拉松沒有半馬的選項,這樣做很有道理,因為除非主辦單位能規劃出彼此不相衝突的賽道,否則,當里程不同、速度不同的全馬和半馬人潮衝在一起時,會亂會塞是必然的吧。

22

跑到30幾K還是這樣的人潮,真的…好驚人!

換言之,如果全馬半馬會衝在一起,那起跑時的分速度區段排隊出發,又有什麼意義呢?

渣馬的全馬加半馬總共分成7組出發,全馬挑戰組6:10出發,其後每隔30分出發1組,半馬除挑戰組特別早出發外,後面的3組於8:00開始,每隔45分出發一組。

半馬和全馬的路線是重疊的,半馬又比全馬晚了90分鐘以上出發,所以其中5組勢必因分段出發而彼此相衝,這犧牲5組去遷就2組的做法,非常不合理。

香港渣馬要申請金牌賽事認證的部份,只要合乎IAAF的各項規定,自是金牌賽事無誤,但其他的部份就只是在考量活動最大的利益而非跑者最大的利益,這點我覺得是非常可惜的。

23

報到時送的馬年紀念牌,質感也不錯。

當然,有人說香港渣打馬很像台北富邦馬,我個人覺得比較這兩個活動是沒有什麼意義的,不過不能否認的,這兩個活動官方色彩都相當濃厚,進步的空間也非常的大。

24

藍色的袋子是6:10出發的挑戰組,咖啡色的是7:10出發的2組,寄物袋分區交錯放置,這是其中一區,拍照時離起跑已過了5小時19分,挑戰組還沒回來的幾乎有半數之多!

當我在維多利亞公園收完操、換完衣服、吃完東西準備離開會場時,時間已經超過5個小時了,這時看到挑戰組的藍色寄物袋還是擺了滿滿一地時,我真的覺得香港渣馬的報名方式及分組起跑,真的有很大的問題!

25

對了,夢走最後跑了3:25,因為一路積極的閃人超車換得了腳底血泡一顆,並寫下個人海外最佳,這成績可能真的是馬拉松2組第一個回到終點領行李吃香蕉的吧。

聽說路上會有少量的香蕉,不過真的沒看到,跑渣馬補給請靠自己。

26

香港渣馬路上唯一補給品,敬請愛用。

總括而言,香港渣馬是值得一跑的賽事,獨特的海景和跑橋、跑隧道、跑公路的把人當車用之賽道規劃也是值得一試的。

但誠如香港跑友認為的賽道規劃不具香港城市馬拉松之代表性,42K的路程,大約只有2K會看到”市民”,所以,是否要跑第2次,就看個人喜好了。

至於台灣做得最差的交管,擁有金牌認證資格的渣馬自然好的無話可說,不過若想充份享受跑步的樂趣,還是認真的在開放報名的第一秒,就守在電腦前搶報挑戰組,比較好。

江湖跑堂LOGO

 

作者:江彥良

文章來源:2014 香港渣馬記- 上篇下篇

江湖跑堂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jianghuru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