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酷寒去到熾熱 陳彥博四個月挑戰兩場世界最艱難耐力賽

0
286

“RELEASE OF LIABILITY, WAIVER OF CLAIMS, ASSUMPTION OF RISKS AND INDEMNITY AGREEMENT BY SIGNING THIS DOCUMENT YOU WILL WAIVE CERTAIN LEGAL RIGHTS, INCLUDING THE RIGHT TO SUE. PLEASE READ CAREFULLY! “ 免除責任,放棄索賠,簽署本文件即承擔風險和賠償協議,您將放棄某些法律權利,包括起訴權。請仔細閱讀!

「這份資料簡易來說,就是生死契約書,我清楚了解,這並不是和簽署文件一樣簡單,而是要多少的努力準備後,才能正式簽下的文字。我靜下心,簽下自己的名字,同時,也真正感受到,為自己努力做好全然的準備,才能在冒險中,獲取真正的心靈自由。」彥博回想著。

今年二月再次回到加拿大育空 700 公里的起跑線,從臨近北極圈的白馬鎮出發,沿路穿越森林、湖泊與山坡等險惡地形,在酷寒低溫中進行,限時 13 天。

育空北極圈白天僅有 7 小時,其他 17 小時完全是黑暗的。當陽光慢慢消失在地平線,黑夜再度籠罩,我內心會開始緊張…部分冰面都被雪覆蓋,無法判斷到底會不會一腳踩空!只能從登山杖的敲打聲來猜測冰的深度,步步為營的同時,小徑兩邊的積雪都及膝、甚至到大腿,拖著沉重雪橇幾乎無法前進。

最瀕臨死亡的一個夜晚,那天零下 37 度,風迎面而來毫不留情,即使穿了三件褲子,全副武裝,風還是直接穿透,體溫瞬間被帶走,不管我怎麼加速,身體都熱不起來。

「不行!繼續下去有可能會失溫!」接著到深夜 11 點,面罩、毛帽開始全部結冰,氣溫越來越低,我開始有強烈危機感,嘗試了各種備用裝備,體溫依然開始往下降,內心的恐懼開始出現…

這 700 公里遇到很多很多困難,或是睡眠不足產生的幻覺、幻聽,無法走直線,左搖右晃,腦袋也無法思考,不斷掙扎著,很痛苦,終於看見終點時,我眼淚已經流了下來。

終於實現和自己十年的約定,雖然賽前因為太忙而發燒了好幾天,身體在不適狀態下,仍然打破了 10 年前自己的紀錄,年齡沒有阻礙我的進步,以 10 天 6 小時 4 分鐘完成育空 700 公里橫越賽,保持亞洲最快紀錄!我很感謝自己繼續堅持著,對自己說一聲「謝謝你不放棄。」

身心尚未完全恢復,馬不停蹄挑戰沙漠250公里炙熱地獄

4個月內,連續挑戰2場世界十大最艱難耐力賽

回到台灣先由諾羅病毒洗禮後,繼續帶傷訓練,不到兩個月時間,再度出發前往堪稱地表最艱難的—摩洛哥撒哈拉沙漠 MDS 250 公里超馬賽。

賽事一開始即經歷沙漠風暴,第三日起氣溫開始飆高,賽道上曝曬的體感近攝氏 50 度,已經有 93 位選手棄賽。

第四站長距離 90 公里,當天 10 點出發時氣溫已經快 40 度,「今年是近 10 多年以來,氣溫最高,也是最多沙塵暴的一次。」大會人員不斷提醒著選手「今天氣溫會非常熱!一定要補充水分,救援直升機晚上是不會起飛的,在夜晚時的路線,請各位選手要特別注意自己的安全。」

過了第一個檢查站攀爬沙丘後,發現心跳很大力,手指開始有點麻,胸口也越來越熱,回想起戈壁 52 度熱衰竭昏倒的惡夢。撐著身體抵達 CP2,坐下來無法動彈,休息 40 分鐘之後,心跳還在 100 下,我知道已經有一點中暑了。

「Med! here!」沙丘上有人喊著,一位女選手沒有意識倒在地上,醫護人員正在靜脈注射,沒多久直升機就來救援了,我繼續往前,又看到左邊一位選手,用急救毯蓋著全身,醫護人員在一旁戒備,這景象越來越多,到晚上之前,直升機的聲音很頻繁,一直來來去去,很多選手出現狀況。

到了晚上,地表似乎無法散熱,夜裡 9 點多一樣高溫,抵達 53km 檢查站,胸口和手指開始發麻,尿顏色很黃,發現自己真的快中暑脫水。「落後太多了,為什麼會這樣⋯」「趕快起來!剩下 38km 而已了!」我躺在地上不斷和自己對話。看著其他國家選手互相鼓勵,一起扶持繼續出發,心裡感到些許羨慕,此刻的我,獨自起身,撐起腿、戴上頭燈,開始繼續獨自夜戰。

終於抵達終點已經是半夜 1 點多,倒頭就睡著了。隔天,看著自己的名次落後,不免感到失落。至今冠軍都是摩洛哥當地選手連霸十年,熟悉沙漠地形、適應高溫,在沙漠中以小團體集結前進速度飛快,唯一代表台灣出賽的我真的備感壓力。

腦袋想起 Kipchoge 在波士頓馬拉松後說的話:「人們總說贏是很重要,但參與及完賽也是一件美妙的事。」

「韌性是其中一個成功的要素。如果你不夠有韌性,什麼地方也無法到達,故此,堅持是一件美事,這正是所需要的。」是的,當結果不如預期時。態度,我們可以自己決定。

最後一天,沒有保留著衝刺前進,喘也好、痛也罷,我不都正享受著自己選擇最愛的事情嗎?把名次拋開,去奔跑在世界沒多少人踏過的撒哈拉沙漠,微笑著高舉雙手邁向天空,掛上獎牌,回頭向撒哈拉沙漠敬禮,謝謝這片大地給我的學習。倒空自己,下一場,休息後,重新出發。

全部選手 1085 位(近 30% 選手棄賽)總排名 41 位。

重返育空,拍攝賽事紀錄片分享感動

從二月的育空到五月的撒哈拉,在短短 4 個月內,連續挑戰 2 場世界十大最艱難耐力賽,在身體尚未恢復的狀況下,面對兩大溫差將近 90 度的極端環境,我抱著最謹慎的態度去完成每日賽程, 所幸平安完賽,也終於寫下台灣極地運動的新紀錄!這一切的努力,除了感謝大家,也要感謝贊助夥伴 China Airlines 中華航空、安麗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ISPO+ 伊仕柏、陽獅集團(Publicis Groupe)等單位的大力支持。

這次的育空 700 公里橫越賽,是彥博的選手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場冒險賽事,也想藉著參加這一場極為艱難的耐力賽,和世界說「台灣也可以做得到!」

目前已完成短片,未來希望能夠募資製作成電影讓更多人看見,接下來先在台灣休養身體,恢復訓練外,也將開始舉辦越野與冒險教育課程,希望能夠將自身的專業,推廣讓更多民眾學習與探索自我,並帶領青年好手一起為台灣運動環境加油!

揮別了兩場大賽的洗禮,彥博笑說要暫時休息一下,而後準備下半年的比賽。今年預定參加的比賽還沒公開,但預計是在 10 月份。休息一陣子、陪陪家人朋友以及照顧跑班,除了持續訓練之外,也想著如何把自己所學、所思考的一切傳承給未來的運動員。

 

【延伸閱讀】

露露檸檬推出六日超馬賽 以科研探索女性跑者潛能

支持臺灣田徑的新加坡好手 蘇睿勇揚言明年要拿下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