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衡的鐵人-涂景文重返226之旅】第六集 – 身體縮小,生活放到最大!

0
3266

 以前不是過得很頹廢,只是後來對生活的態度多了一點點堅持。

01-6DJ_7633

2013年12月底的某下雨天早上,已經是台北連續下雨的第16天。前幾天剛跑完「復出」後的第二場全程馬拉松恢復狀況良好。來自紐約的我早在念高中時已經習慣在雪地上跑步時穿短褲和長袖風衣。雖然長期居留台灣下來平時沒以前那麼耐寒,但是只要穿起跑步鞋來熱身一下還是不覺得台灣真的冷,反而即使下雨天涼涼的氣溫很舒服,讓我不想慢下腳步。尋著住在新店以來跑過無數次卻跑不膩的路線,看著GPS手錶每公里回報的時間都在4:16到5分鐘的範圍內,平路輕鬆維持4:40時,心裡想著,才幾個月前我從萬華沿著自行車道回新店,平路能維持6分鐘/公里已經覺得不錯。當時無法想像現在能輕鬆加速,自在翱翔的感覺,更無法相信我身上穿的T-shirt 從XL縮小到M的尺寸!

2013年對我來說是生平改變很多卻在多變中找回自己的一年。

首先,這一年是我正式轉業從事攝影工作以來的第二年,也是案子最多,客戶成長最快的一年。雖然包括客戶開發和服務以及攝影表現自認為還有很大的努力和進步空間,目前的固定工作量加上其他專案,婚紗,個人寫真以及廣告攝影案子已經足以過日子了。我沒有位於市中心的寬敞攝影棚,也沒有辦法請固定的助手做最貼切的客服工作,可是在內湖的攝影棚還算堪用。如果我無法在那邊發揮,基本上是我自己的功力和想像力不足而並非因為受限於場地。

這幾個月以來我很快就將運動重新納入我的日常生活。跟以前給自己的自我定位為「競賽選手」所不同的是,我幾乎不花任何時間在想運動的事情,規劃訓練,尋找運動方面的資料等活動。因此我常跟身邊的人說,最大的改變是運動在我的腦袋瓜裡所佔用的空間比一顆綠豆還要小,因為成功納入日常生活之後運動是我每天做的,不是我需要花時間去想的事情了。

攝影方面,隨著商業性案子的增多拍攝自己有興趣的題材的次數減少了。我之所以說「次數」是基於對自己較為嚴厲的態度,並不認為工作忙就無法找時間去進行自己的拍攝案子或背著相機出去享受純粹即興發揮的樂趣。這也是我未來一年中認為該更執著的地方之一。商業攝影之外習慣用傳統底片拍照的我可以用拍掉的底片捲數來計算這裡所下的功夫。有時一天就能殺掉兩捲,一個星期拍五捲,這樣的感覺還蠻充實的。

02_DJT8451b

「招財貓」個人作品系列作品

雖然覺得自己的非商業性案子不夠努力,我這方面還是有所收獲。去年春節期間開始進行的「街頭陌生人100面相」計劃有所斬獲。開始進行的「招財貓」系列停擺已久,計劃重新開始進行並加快腳步,而「再見華光社區」系列也拍到我已經無法透過觀景窗再看了。日前已經將兩年半以來在華光社區累積的作品整理出來並發表在我個人的網站。希望我拍下的影像能爲那個地方和其居民留下一些值得回憶的東西。

相信自己,試了才會知道

去年也是我重新披上萊卡的「戰袍」參加2009年4月以來的首次和第二次的三鐵比賽,分別是9月在台南的「LAVA馬沙溝515」以及11月初的Ironman Taiwan 70.3。兩場的比賽都帶給我珍貴的經驗,無價的享受,甚至意想不到的好成績。

Ironman 70.3的前一晚我睡得很甜,因為跟以往非常在意成績表現的那個涂景文不同的是,這次無論結果怎樣我都能接受。當然,心裡對成績有預期的成績,覺得應該不錯的時間,以及達到就可能欣喜若狂的好成績,但就是沒有預設「太爛」的成績。畢竟,才半年前的我只能穿著XL的T-shirt在場邊看別人玩。

03-IMG_6867

過年前回紐約老家的雪地玩跑

比賽那天由於海勢太危險游泳項目被取消了,而明智的大會將三鐵改成跑/騎/跑的二鐵。第一次的跑步是6公里,與原本游泳1900公尺所需要花費的時間不會差很多。起跑後我用很保守的配速,專注於自己的呼吸和步頻。轉換到自由車之後因為比較欠缺踏板上的訓練加上下雨天的路面溼滑我採取的策略是「生存」,也就是安全,順利完成,然後轉到最後的21.1K 半馬項目再看看還有多少力氣,多少毅力可發揮。結果,轉換出去之後我簡直無法相信我還能那麼順利地一路跑回終點並有比原先預期快一整個小時的成績!

04-IM70.3stack

目的換成意義

我常會想,如果跑步的意義受限於達到運動效果的目的這個層面,那麼我們可以把自己關在一個跟公共電話亭(現在好像只能在電影裡看到的那種)一樣小的空間原地踏步就好。剛開始接觸運動的時候我們可能只有單一的目的,如減肥,強化心肺功能等等,但是隨著時間的經過這個運動本身的動作即便一直重複著,運動中感受到的「生活風景」一直都在累積。減肥的目標或許達成了,也有可能變不重要了,而運動隨即產生了多種不同層面的意義。

我喜歡盡量用中文寫東西,因為一方面生活在台灣的我希望能用這裡的語言跟這裡的人溝通,但另一方面我常常覺得中文不但在視覺上好看也是具有豐富感情的語言。雖然如此,有時候我的母語更適合表達一些概念,而其中一個是 “running to” 和 “running from”的差別。

當我們的動機是被動的那就是running from,例如因為怕胖才運動,怕被繩之以法才遵守法律,怕死才吃,怕窮才工作等等。有時候是因為無法面對某件事情而逃避它的 running from,例如過去有很悲哀痛苦的過去的人最大的動機可能是running from the past (逃離過去)。只要看過警匪電影都能體會到一個道理:一直逃一直逃總會感到疲勞,而最終連胖胖的警察都能逮到你。Running to呢,這是反客為主,將被動轉換為主動的行為。 如果將目標轉換成積極的行為而「邁向」什麼,你能設定無數個目標更能享受求進步的過程。跑步和耐力運動其實很單純,要複雜也可以加入很多訓練,人,賽事方面的東西弄得很複雜,但是與其這樣「複雜」遠不如想辦法「豐富」它,爲你生活中增添更多色彩吧。

05-F1300025

新店「真武山」的風景

06-IMG_7477

恢復三鐵訓練,「小黃」重新出征

重返226臨時抱佛腳超馬計劃

從去年的11月2日比完Ironman 70.3到最近我將練習車「小黃」,泳鏡泳褲掛起來專注於跑步訓練。這幾個月中我沒有很嚴格的要求量或強度,但基本的週量達到80之後就順利維持在100公里以上。這樣的量在我心理上不造成任何負擔或壓力,反而跑步是一天內給自己的時間 - 愛怎麼用就能怎麼用,怎麼跑就這麼跑 - 簡簡單單。

接下來我將邁向「超馬」的階段,同時也需要兼顧三鐵這一塊。我2009年還沒完全停止運動之前早就想過將運動的重心放在超級馬拉松這一塊,但是除了2003年和2009年的兩場50公里超馬之外都沒有針對超長距離的跑步做好準備。今年我終於決定好好挑戰超馬的世界。日前我已經參加了新竹尖石鄉的「鎮西堡」54K超馬,而四月底以前還有幾場超馬,包括The North Face 50K,以及「久美原鄉70K超級馬拉松」,再緊接著我就選5月24日的LAVA 226在美麗的恆春半島再次玩226公里的超級鐵人賽。

07-226 pinball

由於這幾個月以來我專攻跑步,加上我還要跑幾場超馬,我本週已展開的「重返226臨時抱佛腳計劃」的內容和方法跟以前準備226的方式很不同。原則很簡單,一週內騎3-4次車並逐漸將一次長途騎乘的時間拉長到8-10個小時,以同時訓練踩踏自行車的肌力和跑超馬的耐力。跑步方面我要求自己一個星期內跑5-6次,有時長跑有時是騎完自行車的轉換跑都可以。同時,前陣子幾乎週週所跑的「真武山」32公里的長跑訓練改成非假日或隔週進行一次。而游泳呢… 唉,游泳對我來說是參加三鐵的必要之惡,我會去游泳池報到就對了。

我的作品掛在孕婦和新娘們在家裡的牆壁上,被客戶用於平面雜誌和網路廣告上,以及書本裡。2014年已經有兩本新書的封面使用我的作品,這是對我四年以來從三鐵引退並努力耕耘攝影這一塊莫大的肯定和鼓勵,也在未來的一年中將帶給我繼續加倍努力所需的力量。

我活越久越相信緣份這個東西。原本以為我跟鐵人三項的緣份斷了,現在發現只是進入了嶄新的階段。以「靜如處子,動如脫兔」的「運動生活家」或藝術家自許的我在接下來的時間裡面對的最大挑戰是如何隨著訓練量的增加繼續維持好不容易得來的生活平衡。無論如何,再過幾個月答案即將揭曉了。

08-f1090008

 圖、文:涂景文